第51章 带一句话

    夕无言道:“我回到了成忠健门下,那是个小门派,我跟成师傅说,宁为鸡,不为牛后,请成师傅不要嫌弃弟子!”

    众人一头,饮水思源,知恩图报,这是一个修炼者优秀的品质。

    夕无言又道:“我在成忠健门下一直修炼到二十八岁,那年,我修炼到第四层高阶,马上就要突破到第五层结丹,面临大部分修炼者最艰难突破的那个坎,成师傅对我说,一定要去大门派找高手指点,不然,说不定会卡在这里一辈子!”

    落花长老禁不住问道:“那你又去了哪个门派?”

    夕无言道:“我没有去哪个门派,我觉得,学了本事一定要用,墨寒师傅也讲过,我觉得去大陆上游历一番会更有意义,所以我抛开修炼,四处游历,那段时间,我在云山关和守过关,在山里和妖兽战斗过,甚至漂洋过海,去了传说中的天域界!”

    众人禁不住一阵感叹,这天域界可是传说之地,即使顶级的修炼者也往往有去无回,夕无言以不到第五层的修为就敢闯那里,真是勇气可嘉。

    接下来,夕无言讲了一段经历,他遇到一个女子,两人互相倾心,一起在外面历练,夕无言道:“一直到我四十岁那年,我们才回到燕霄国。”

    清笛长老问道:“轩师哥,那个女人是谁?”

    夕无言笑了笑道:“在游历的那些年,她一直在我身边,我那时不知道她是燕霄国的公主,直到我们成为眷侣后她才告诉我。”

    所有人都有些动容,想不到夕无言的双修伴侣竟然是燕宵国的公主,难怪他对燕宵国有那么深的羁绊。

    吴非暗道:“这位冰山长老的经历称得上传奇,不知我是否也有这样的一天?”他心中暗暗下了决心,自己来到这个大陆,不能只做一个匆匆过客,等有了安身立命的本事,就把父母和兄妹全部接来,反正他回去的时候,那里还是下一个瞬间。

    吴非并不知道这一次在天行大陆上的停留是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何时回去。

    清笛长老闻言心中一块大石落下,道:“轩哥,这么多年我们到处寻找你,却始终没你讯息,你可知道么?”

    这五位老人说话,好不容易将经历简略说完一个段落,夕无言忽然想起了站在一边的吴非,招手道:“你这孩子,过来。”

    吴非走过去,夕无言拉着他手对林之羽道:“这孩子跟我以前有几分相似,先前在山门外遇见,我还想带他走,但他不肯,这孩子年纪大了一点,修为稍微低了点,但我觉得他还有希望,你们可不要像师傅对我那样对他。”吴非心里感动,暗道:“原来冰山长老对我是一见如故,我还以为他有所图谋,真是小人之心了!”

    林之羽笑了笑,道:“轩哥,这你就不知了,前几天,蓝野和落花还想抢他做弟子呢。”

    夕无言看了看天色,道:“下个月的十五,在大围教举行的西北精英弟子比试,你们准备好了么,我是特邀的长老会嘉宾,本想推辞,因为怕见到你们我不知从何说起,今日所幸遇到这位林非小友,若不是他,我这六十多年的心结也无法化解。”

    林之羽道:“前几日大围教的南长老过来了一趟,我打算从本月考核的优秀弟子中选三位去参加。”

    夕无言道:“这次比试的前六名,可以去舒城参加神道的精英弟子比试,小竹林一定要尽量争取!”

    林之羽点头道:“这个自然,只是我们小竹林以药修为主,修为上与其他门派还是有一些差距。”

    这舒城算是神道各国中风景优美的地方,不但风景好,而且地理位置也极佳,舒城更是有神道三大家族之一的司马家,地位显赫。这三大家族分别是舒城司马家、燕霄国燕家和西北神道的慕容家,此外还有一个沈家和屠家也很有势力。

    夕无言道:“这次有六个名额,你们尽量争取到一个吧。”

    林之羽点头,道:“既然轩哥是嘉宾,那我们几个老哥们又可以碰头了。”他心中已定了林向善和林布风,剩下唯一一个名额才是要从考核中选出来。

    夕无言点点头,对吴非道:“今日之事,老朽必须得感谢你,这样吧,作为长辈,我可以送你一件上品法器,你想要什么,是攻击还是仿御?”他出口便许诺一件上品法器,林之羽等人都为之咋舌,小竹林的嫡传弟子都没有上品法器,这林非真是拣了个天大的好处。

    吴非立刻跪下谢恩,道:“多谢前辈厚爱,今日之事,并非晚辈帮忙,不过是误打误撞,所以,前辈的厚礼晚辈受之有愧。”

    夕无言呵呵一笑,道:“怎么,你觉得上品的法器还不够,想要一件神器不成?”

    吴非摇头道:“晚辈不敢,晚辈能不能不要法器,但是请前辈帮我一个忙?”

    夕无言道:“原来你是要我帮忙才推辞,说来听听,是什么忙?”

    吴非躬身道:“晚辈斗胆,希望前辈能答应。”

    夕无言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家伙有点意思,好吧,你说,但是我可不一定能帮得上。”

    吴非忙道:“是这样的,晚辈的一位师姐与大围教一位弟子有口头的婚约,她不愿嫁过去,大围教却纠缠不放,晚辈希望前辈能跟大围教的萧长老说一下,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请大围教弟子放弃婚约,不知可否?”

    众人闻言,神色都有些古怪,这小子放着上品法器不要,却麻烦夕无言传这么一句话。

    清笛长老面色一变,道:“轩哥,这事不用麻烦你,他说的那位师姐是我的弟子,婚约也是我答应的,如果兮涵真的不愿嫁到大围教去,我会亲自去跟萧长老解释,不劳您出面!”

    夕无言捋着短须,他如今解开了心结,脸色也和善松弛了不少,问道:“这位弟子是不是天香国色、非同一般?”

    清笛长老无奈地道:“什么非同一般,小徒相貌还算过得去,但是刁蛮任性,也是被我宠坏,一般人难以接近,其实,我是想替她找个好归宿。”

    夕无言对吴非道:“我明白了,只是带一句话过去,至于大围教的萧长老听不听,我可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