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解心结

    清笛长老长长地缓了口气,才又念道:“你终于走了,我的魂魄也走了!其实,平时在身边体会不到,离开了却痛彻骨髓,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心头肉,轩儿,师傅那些年确实做得不好,很多地方对不起你,但师傅还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回来,能原谅我,那样师傅就能死而瞑目,轩儿,现在你能原谅师傅么?”

    玉片上的话到这里就念完,夕无言泪流满面,哽咽道:“师傅,我原谅您,其实,在我心底,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我对您的那些恨那些怨,始终都没有报复之心!”

    夕无言解开了心底最深处的一个结,这六十多年来,只要一想起,他就无法安心,如今拨云见雾,豁然开朗,教他如何不悲喜交加、百感交集?

    等到大家终于将心情平复下来,夕无言问道:“师傅是怎么死的,这块玉牌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他和几位长老的修为不低,怎么六十多年后,一个都不在世上了?”

    林之羽双拳握得骨节爆响,他痛彻心扉地道:“怎么,你不知道,六十年前云山关被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魔神大战,各大门派精英尽出,师傅他带着五位长老全部参与了此战,结果,回来的是四具冰凉的尸体,还有两位长老的尸体都找不到了,师傅他老人家预知此战凶多吉少,所以出山前便留下这玉片,并让一乔法师代为掌管小竹林,同时指定我为小竹林未来掌门。”

    夕无言掐指一算,身子颤抖道:“这么说来,我离开小竹林才几年,师傅就去世了?”

    众人沉重地点点头。

    夕无言问道:“那个泥柯派,后来如何,他们有大围教的浩辰长老撑腰,有没有再为难我们?”

    林之羽哼了一声,道:“泥柯派掌门修炼邪术,终于万劫不归,他死之后,邪术被曝,泥柯派成为过街老鼠,早已不复存在,倒是近些年,附近冒出个州游帮,我瞧他们行事风格,与泥柯派有些相像,不过行事却更神秘。”

    吴非在荆棘山时,王良飞曾怀疑他是州游帮的奸细,这时再次听到,暗暗怀疑道:“难道这个州游帮是修炼邪术么,那他们和祺关城黎城主有没有联系,那个黎影黎小姐,是否也是州游帮的?”

    林之羽顿了顿,拉住夕无言的手道:“轩哥,回来吧,你来做掌门,一定能重振我们小竹林,将师傅当年的愿望达成!”

    夕无言艰难地摇摇头,道:“晚了,一切都晚了,别说我现在是长老会的长老,就算不是也回不来了,因为我必须对许多人,许多事负责!”

    清笛长老无力地道:“轩师哥,我知道,您现在是燕霄国的大长老,你,你是怎么到了燕霄国?”

    夕无言叹息一声,道:“我离开小竹林后,漂泊去了边界,一个凡人,没有修为,我只想离小竹林远远的。

    我没有家,不记得父母是谁,师傅曾对我说过,我是他从雪国领回来的,但我确实没有雪国的印象了,但我沿路乞讨,一路步行往雪国而去。

    有一天,我又累又饿,昏倒在路上,一支好心的商队收留了我,他们将我带到燕霄国,在那里,为了有口饭吃,我在一个小城加入了城务队,由于我能打造一些简单的器械,城主大人很快注意到我,还专门给我一个小房间给他的法器进行初级加工,几个月后,我忽然现自己恢复了修炼的能力,不由大喜,于是离开了那座小城,加入到燕霄国的一个小门派中继续修炼。”

    虽然夕无言说得轻描淡写,但其中多少艰难困苦,他却只字未提。

    清笛长老含泪道:“我们听到了一些传说,说燕霄国有一个少年,开始许多门派都看不起他,将他拒之门外,可是后来各大门派都抢着要,只要他肯加入,就可以指定作为掌门的接班人,那个少年,是不是你?”

    夕无言凄然一笑,道:“传说都是夸张的,我到十八岁才突破了第二层,第一个收留我的门派,掌门叫成忠健,他性格温和谦让,觉得我留在他门下,会耽误前途,于是想办法将我推荐到了青潇派去修炼。”

    几人都啊了一声,先前夕无言说他十八岁筑基成功,那是后来居上,过了蓝野、清笛和落花长老,要知道,蓝野长老是临近二十才堪堪突破。

    落花长老惊道:“青潇派是燕霄国第一大派,也是我们神道大陆第一门派,我们这边的大围教、云崀派跟他们比,连二流都算不上!”

    夕无言点头道:“不错,现在青潇派的掌门燕子尙乃是长老会第二长老,青潇派的第一长老常春子,是长老会的第四长老,还有青潇派的介素真人,她虽然不是长老会的长老,却也是第九层的修为,和我差距极小,青潇派人才济济,到那里我才现,十八岁筑基成功的修炼者比比皆是,我才刚刚突破,根本不算出色,所以门内对我并不重视,在那里呆了一年多,我就离开了。”

    众人十分惊讶,青潇派可不是一般的门派,别人想进去都要想尽办法,他居然轻易就离开?

    夕无言道:“不过,我在青潇派还是很有收获,我现,我们小竹林的修炼之道和青潇派如出一辙,几乎完全一样。”

    听到这里,林之羽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问道:“你是说第三层的修炼完全一样,那之后呢?”

    夕无言道:“第四层之前我觉得应该是一样的,在青潇派,只有真正进入嫡录阁名册的弟子,才能得到第六层以上的修炼功法。”

    林之羽有些失望,问道:“那离开了青潇派,你又去了哪里?”

    在场人中,只有林之羽知道,小竹林派和青潇派渊源极深,小竹林的创派祖师名叫林冯芝,青潇派的创派祖师名叫单青灵月,他们两人原来是师徒关系,因为种种原因,他们的关系成为一个秘密,甚至小竹林的弟子进门以后就必须姓林,林之羽想说却不能说,因为这个秘密只有掌门人和掌门弟子才能够知道。

    吴非正站在林之羽身旁,他变化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禁不住心里有些奇怪,难道青潇派和小竹林有什么不能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