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漠然的背后

    夕无言当时虽然昏迷,但也推测出大概,说道:“师傅,我醒来以后,向您解释当时生的经过,可是您根本不听我解释,对我冷冷说,你让我太失望了,我已废了你的修为,你下山去吧!”

    吴非暗道:“原来事情经过是如此,只是师祖他当时心情烦闷,加上必须给泥柯派一个交代,牺牲一个弟子在所必然,所以,当时的冰山长老成了最后的牺牲品。”

    夕无言声音有些激动,道:“我运行灵气,现浑身经脉阻断,已经不能运行灵气,知道自己成了凡人,于是对您大喊,师傅,您这样对我,还不如杀了我!师傅您当时举起手,又打了我一记耳光,您最后对我说的那个字,让我从此对您恩断义绝,彻底死心,那个字是——滚!”

    吴非终于明白,夕无言对师祖最纯真的师生情谊,在那一刻彻底崩裂,从此之后,他们之间再没有师生之情,再没有传道之恩!

    林之羽的眼角也沁出泪水,道:“轩哥,其实有件事我要向大家交代,您猜得没错,那个孙变牛并不是蓝野师兄杀的,蓝野师兄只不过换了他一枚回复丹,而真正让他死的,是我!”

    “什么!”

    众人都惊得呆了。

    林之羽道:“当时我们之中,是我的修为最高,蓝野师兄,你换给他的是不是一枚醒脑丸?”

    蓝野长老诧异地道:“不错,你怎么知道,我是想让他更清醒地感受痛苦!”

    林之羽冷冷道:“那样一个人渣,用一枚醒脑丸实在是糟蹋了,我撮了一团泥巴换了你的醒脑丸!”

    此言一出,众人恍然大悟,但孙变牛已死,他若不死,现在夕无言的人生际遇或许将完全不同。

    林之羽对夕无言道:“轩哥,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在你昏迷之时,我已向师傅承认了,杀孙变牛的人是我,我也不想弄死他,只是一时气愤,没有考虑到后果!”

    夕无言浑身一震,道:“这,这怎么可能,那师傅为什么还不肯听我辩解?”

    林之羽站起来,走到香炉边上,忽然伸手扣出了那块嵌在上面黄的玉片,转身道:“轩哥,这是师傅死前留给你的,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肯回来,肯到他的坟前烧上一炷香,就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这里记载着他想对你说的心里话!”

    夕无言浑身剧震,他有一种预感,这里记载的,一定石破天惊。他双手颤抖着接过玉片,一道灵气注入,那玉片刹那被点亮。

    清笛长老几个都知道,能点亮这块玉片上的记载,只有夕无言本人。

    众人紧张地盯着夕无言,只见他脸色苍白,身子连连摇晃,眼中顷刻泪如泉涌,他忽然大叫一声:“师傅!”竟一下拜倒在墓前,他压抑了六十多年的怨念,此刻突然释放。

    过了良久,清笛长老扶起夕无言,夕无言眼泪无声流淌,他将那块玉片递给她,道:“是我的错,师傅,我误会了您六十多年啊!”

    清笛长老接过玉片,这块玉片既然被夕无言打开,别人也就可以见到里面的内容。

    林之羽道:“师妹,你念出来罢,我们也想知道师傅他老人家最后说了什么!”

    清笛长老往里面注入灵气,看完那里面的内容,两道清泪淌了下来。

    “师傅是,是这么说的——”

    清笛长老擦去了泪水,郑重念道:“之轩,你能站在这里看到这块玉片,我相信,一定已经完成了入门那天,师傅对你的期望!从你入门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善良、执著的好孩子,但是,你的个性有些顽固,跟我小时候一样,我承认,有段时间,师傅急功近利,对你有些冷漠,但你们都是我的孩子,我多么希望你们每个人都一样出色,都能够站在天行大陆的高处!”

    吴非听着清笛长老那轻柔的声音,心情激荡之下,也流出眼泪,暗道:“是啊,真正的老师,怎么会不爱自己的学生,恨,何尝不是另一种爱?”

    清笛长老接着道:“轩儿,你恨师傅的是,为何要废你修为,赶你出山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因为大围教的浩辰长老和泥柯派的逼迫,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那个时候,我已经知道真正出手的是之羽,而并非是你,不是师傅要牺牲你,是我别无选择,之羽今后要担起小竹林的重任,所以只能让你一个人来承担!”

    吴非暗暗点头,换作自己,确实也不能牵扯太多人进来,况且,泥柯派认定是夕无言下的手,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清笛长老深吸一口气,又念道:“其实,师傅并没有废掉你的修为,而是用我的灵气帮你打通了经脉,你在半年后会现可以重新修炼,而且在突破第三层以前,修炼度会比之前快一倍,等到筑基成功后,会有怎样的进展,师傅不能预测,只能深深的祈祷和祝福,这是师傅眼下唯一能做的。”

    落花长老忽然扑到蓝野长老肩上,放声大哭,蓝野长老一呆,想要推开,却终于轻轻搂住她的香肩。

    吴非此刻才明白,夕无言并没有被废掉修为,反而比以前修炼要更快,这里面有林墨寒师祖的苦心,也有他自己的开悟,不然,短短的六十多年就修炼到第九层,这是什么样的天才,不过很奇怪,为什么蓝野长老、林之羽掌门的修为只有第七层以下,难道是小竹林的功法出了意外?

    吴非猜测得并没错,小竹林的修炼者,两百多年来,都卡在第六第七层,几乎没有突破到第七层以上的修炼者,这也是小竹林沦为二流门派的主要原因。

    清笛长老接着念道:“师傅知道,你临走时,师傅说的那句话那个字,一定深深伤害了你,可是轩儿,你知道么,师傅当时真怕忍受不住,将你抱进怀里不让你走!所以我不敢多说一个字,多说一个字,我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同时,我这么说,也希望你割断对我和小竹林的情义,因为如果你不能割舍,以后的修炼,会成为你的心魔,而不是动力!”

    吴非眼泪地无声淌落,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谁说男人冷漠,谁能知道他冷漠的背后,是怎样的一种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