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他是我杀的

    吴非心中暗惊,这位林之羽掌门十五岁就突破到第三层,可以称得上是旷世奇才,但是现在却被蓝野长老越,看来,修炼之道漫漫,并非领先一步,就永远领先。

    夕无言沉默了良久,才接着道:“师傅,那个时候,我已经长大,并渐渐冷静下来,觉得只要不放弃修炼,一直默默努力下去,就会出现奇迹!”

    吴非暗暗点头,醒悟道:“难怪刚才在山门那里他要问我,师傅若是看不起你怎么办,我说,不会的,若真这样,我只会更加努力,他当年的心情原来跟我一样!”

    夕无言道:“师傅,您还记得那次泥柯派上小竹林来挑战么,泥柯派是一个三流的小门派,他门派中出了两个第二层修为的弟子,就敢来挑战我们小竹林,您见到他们的弟子,大部分只有第一层修为,觉得杀鸡焉用宰牛刀,就让我去对付那个孙变牛。”

    吴非暗道:“林墨寒让冰山长老出战,这也是给他机会呀。”

    “师傅,您知道么,那一刻我心情是多么激动,为了在您面前表现,我出招凶狠,处处和敌人硬拼,没想到那个孙变牛十分厉害,他是第一层巅峰,却隐藏了实力,我还以为他跟我修为差不多,结果硬拼受伤,最后输掉了那场比试,虽然蓝师兄取得了胜利,但之羽掌门那时年纪太小,只和对方战成平手,您很不高兴,此后,对我比以前更加冷漠了!”

    林之羽忽然插嘴道:“轩哥,您错了!”

    夕无言一怔,道:“哪里错了?”

    林之羽道:“还记得你和孙变牛战后受伤,我给你那枚适意丹么?”

    夕无言感激地道:“记得,如果没有你那枚丹药,我不会那么快破除心魔,修炼到了第一层巅峰!”

    林之羽道:“那是师傅给你的,他知道你对他有怨恨,可是却磨不开面子亲自给你,所以让我转交。”

    夕无言身子又是一震,道:“师傅,这是真的么?”

    清笛长老叹了声,道:“是真的,那时我也在场,师傅对你有点恨铁不成钢,虽然表面上不喜欢,但是在他心底,你始终是他林墨寒的弟子!”

    听到这里,吴非眼角有些湿润。

    夕无言默然不语,他整理着思绪,良久才又道:“三个月以后,师妹向您恳求,您终于答应我跟大家一起去外面历练,这是我在小竹林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清笛长老道:“下面我来说吧?”

    夕无言点点头,清笛长老开口道:“那一次,之羽掌门带队,蓝野、我、落花和轩师兄在路上又碰到了泥柯派的人,泥柯派带队的是一个第三层修为的法师,他不忿上次没赢比试,就不断嘲笑我们,说之羽掌门第三层修为还打不赢他们的第二层的弟子,有本事跟他比,我还口说,我们之羽师弟十六岁不到,你们第二层的弟子已经二十岁了,那个孙变牛也在队中,他见了轩师兄,就跳出来出言奚落,师兄严格按照您的吩咐,没有跟他斗嘴还口!”

    落花长老道:“但是,那个孙变牛越说越离谱,后来竟调笑起我和师姐来,不但调笑,还仗着人多,朝我们动手动脚!”

    夕无言回头望了一眼,道:“他们对我说什么,我都可以忍受,但是调戏我师妹,绝对不可以,所以我忍不住冲到那小子面前,和他动手,那小子赢过我一次,说,手下败将,敢跟我性命相搏么?我说,有什么不敢!于是我们动手,那个孙变牛的战术我已经明了,功力我也提高到与那家伙相当,岂能再输他一次,最后我一招将他打成重伤,他后来竟然死了!”

    蓝野长老最后一个走上前拜下,道:“现在当着师傅的面,我也不再瞒大家,那个孙变牛其实只是受伤,他是我杀的,后来生的事,你们不知道!”

    听到蓝野长老这么说,只有林之羽神色不变,清笛、落花长老同时震惊道:“什么,孙变牛是你杀的,为什么?”

    蓝野长老低着头道:“我那时,暗中喜欢落花,孙变牛敢调戏她,我就施展手法,将他的回复丹换成了别的药丸,我以为那小子最多痛苦几天,谁想到他伤势过重,竟然一命呜呼,此后我冲击第三层历时数年,直到二十岁才成功,这是我的心魔,到现在,还时常纠结于心。”

    落花长老幽怨地道:“师兄,你什么时候喜欢过我,怎么,怎么从来也不说?”蓝野长老摇摇头,道:“我,我那时不敢。”

    落花长老双拳紧握,只想问一声:“那现在呢?”但她紧咬着嘴唇,终于什么也没说。

    清笛长老无奈地道:“那孙变牛死了,我们立刻遭到泥柯派围攻,所幸他们最高修为也就是第三层,被我们逃脱了!”

    落花长老接上来道:“我们几个都受了伤,好不容易逃回山门,那泥柯派又请了大围教的长老上门问罪!”

    夕无言看了一眼林之羽,道:“那个时候,其实我是知道我们之中有人换了丹药的,我以为是之羽师弟,他是师傅最爱的弟子,但既然动手的是我,当着大围教长老和师傅等人的面,我便一个人承担下来,师傅您气得眼睛冒血,一巴掌将我打倒在地,还狠狠踹了我两脚,说不能这么便宜我,然后我就昏死过去!”

    清笛长老身子微微抖动,似在抽泣,道:“轩师哥不和泥柯派的人当堂力辩,是不愿意说出孙变牛调戏我和师妹,他是顾全小竹林和我们的名节,师傅您其实是知道的吧,所以您对大围教和泥柯派的人承诺,将严惩罚肇事之人,同时,愿意赔偿泥柯派十枚白熊再生丸和十枚适意丹。”

    林之羽这时开口,他声音有些沙哑,道:“泥柯派来小竹林闹事的本来目的,就是讨要我们的适意丹和白熊再生丸,他们当时的掌门修炼邪术,走火入魔,一般丹药无法克制,所以他们半路上对我们挑衅,都是故意安排,听到师傅您开出的条件,他阴谋得逞,最后还多要了几件法器才善罢甘休,走的时候,说如果不处置轩师兄,他们还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