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师道之殇

    林之羽也迈步上前,跪在地上,道:“师傅,那天,之轩的修为也终于突破了第一层,他向您报告,您却只是冷冷地说,知道了!”

    林墨寒的墓在小竹林三十六峰之一的笃见山上,笃见山与笃宁山遥遥相望,中间居然就隔着狼牙峰。

    林之羽等人带着夕无言传送过来,穿过一片竹林,吴非觉得眼前豁然开阔,这笃见山上,居然有一个镜面般的湖泊,他听说过长白山的天池,暗道:“眼前这景象,只怕和天池也能一比了吧,一个二流门派就有这等规模的山峰,不知那些大门派,会有多大的地域?”

    吴非对小竹林有很多疑问,比如为何这里每个弟子入门后都要姓林,祖师爷的故事为什么竹牌上没有详细记载,他听林子纯无意中说起,好像小竹林和天行大陆上第一门派青潇派还有一些瓜葛,不过到底是什么瓜葛,林子纯也说不清。

    沿着一条青石铺成的小路,众人走到一块平整的草地上,只见草地尽头是一道绝壁,绝壁前立着一座三尺砖台,砖台上立着一块石碑,吴非瞧见那块碑上写着:“小竹林第七代掌门林公墨寒之墓。”

    一座香炉,正袅袅冒着青烟,这香炉是纯铜打造,造型很是古朴,香炉中间镶嵌着一块白色玉片,由于年代久远,玉片已经变成了棕黄色。

    墓前有两位弟子本是盘膝坐在那里修炼,见到这么多人出现,立刻躬身站起,夕无言见到墓地周围十分整洁,显然每日都有人来打扫清理,点点头,放开吴非的手,独自走了过去,林之羽挥挥手,那两个看守墓地的弟子立刻退了开去。

    夕无言先取出一支香点燃,插在香炉中,然后走到墓前,站在那里半晌不语,吴非微微一动,想要说点什么,林之羽朝他摆摆手,示意噤声。

    “师傅——”

    夕无言终于在墓前拜了下去,他开口道:“师傅,您知道么,这六十多年里,我几乎每天都要让自己恨您,而且,在心里我也不想承认您是我师傅!”

    林之羽等人脸上都露出痛苦之色,尤其是清笛长老,还忍不住拭了一下眼角,

    夕无言接着道:“我们几个都是您收养来的神根孩子,我是七岁那年入门,是您亲自对我进行考核,说我很有天赋,将来一定会成为小竹林的骄傲,那一刻,我是多么欣喜和自豪,我在心中誓,一定会好好修炼,不辜负您的期望!”

    吴非看到,清笛长老的身子微微抖,目光深邃,也陷入了回忆。

    夕无言沉默了片刻,又道:“入门以后,我和师兄弟相处得很好,但是我小时候非常顽皮,记得您第一次责罚我,是在我十三岁那年,有一天上完课,我带着清笛和落花师妹去山里玩,结果迷路了,很晚才回来,您对我大雷霆,罚我去狼牙峰面壁三天。”

    落花长老轻轻走过去,在夕无言身后跪下,道:“师傅,其实那次去山里玩,是我的主意,不能怪师兄,他怕我一个女孩子受罚不过,所以一个人承担了。”

    夕无言并不回头,接着道:“后来,我在修炼上遇到坎,师兄妹她们都修炼到凝气境,而我还没有突破淬体,您开始对我冷漠起来。您记得么,我十四岁那年,您要我们所有弟子尝试制作一件简单的法器,为了让您重新关注我,我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苦思冥想,终于炼制成功一件初级的法器!”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清笛长老走过去,也在夕无言身后跪下,道:“师傅,师兄凭借第一层的修为就做出一件初阶的法器,那时,我们第二层修为,却还做不出一件入门的法器!”

    夕无言接着道:“我做的那件法器的名叫夺荫伞,一共用了十二根伞骨,每一根我都设计了用处,这些伞骨,可以组合用,也可以单独用,而且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功用,您只消打开看一眼,就能知道其中的奥妙!但是——”

    说到这里,夕无言抽了口冷气,才又道:“您表扬了不少人,但是我和那些修为差的,您一个都没有提到,那把夺荫伞被退回来,我现上面的绳结都没有打开,我送给您是什么样子,您退回来就是什么样子!”

    吴非心中难受,这位林墨寒师祖,对待弟子实在是不公平。

    静默了片刻,夕无言又道:“后来,您从长老做到掌门,外出的机会多了,但一般您只带之羽师弟和两个师妹,我们这些修为低下的弟子向您鞠躬,您最多就是鼻子哼一声,经常爱搭不理,您知道么,我那时心理的伤害有多大?”

    落花长老叹了一声,林墨寒那时确实只喜欢带她们几个,几乎没有带过夕无言出去。

    夕无言接着道:“师傅,虽然您当时那样对我,我也没有恨您,因为谁叫我修为低呢?但是,您为何不许师妹、师弟他们跟我玩,跟我来往,甚至传道时,稍微走神,您就罚我们去山上思过,后来索性将我们十几个修为低的,另外分一个组,自己只教那些修为高的!”

    清笛长老道:“师傅,我知道您对我们好,但这让我们无法承受,记得有一次,我把您给我的一件法器弄坏了,您马上给了我一件新的,师兄他正好在边上看见,就说了一句,他的也坏了,结果您马上变脸色,说他不爱惜法器,要执事堂按规矩责罚!”

    吴非暗暗摇头,这位师傅也太偏心了,想起自己以前读书,那些会读书,有可能考取功名的学生,老师就悉心教导,而其他背书写字不行,老师就不爱搭理,孔圣人提出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古人都知道如此,为什么现在的老师要完全背道而驰,非逼着每个学生都按同一条路前进?

    夕无言接着道:“那段时间,我情绪低落到极点,和那些修为低下的弟子一样,有点自暴自弃,您对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有时却又对我严厉责罚!有一次,师妹偷偷给我送了一枚适意丹,您知道了,又大雷霆,说我巧言欺骗师妹,不安好心,还打了我一顿!”

    吴非暗道:“想不到这位冰山长老的童年这么悲惨,换作我,是否能这样坚持?”

    夕无言道:“我十六岁那年,之羽师弟迈过了第二层的坎,成为小竹林第一个十六岁不到就筑基成功的弟子,您那天有多欢喜,您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