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冰山长老

    吴非暗道:“这位前辈和小竹林的前辈一定有关系,他说出林墨寒三字的时候,有种特别的怨念,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传送阵白光闪烁,倏忽间,山门中多出三个人,这三人正是掌门林之羽、清笛和落花长老。

    三人出现在山门中,身上还罩着一层淡淡的防护罩,见到眼前的景象,都呆了一呆,林之羽望着那中年人,竟然愣在当场,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清笛和落花长老却是身子微微抖,神情十分激动。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道:“之羽老弟,当了掌门,就不认识我了么?”

    林之羽颤声道:“你,你是之轩?”

    中年人点头道:“不错,我以前叫林之轩,不过,现在已经不用这个名字了,我现在叫夕无言。”

    林之羽上前二步,紧紧抓住这位名叫夕无言中年人的手,目中竟闪烁着泪光。

    清笛和落花长老都手掌掩口,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林燕沙也是震惊,脱口道:“您,您是冰山长老,长老会第九长老,夕无言!”

    林之羽也是震惊道:“之轩哥,原来夕无言就是您,您就是夕无言?”

    那被称为冰山长老的夕无言道:“不错,我被小竹林逐出山门以后,就恢复了本姓,然后改名叫夕无言,六十年了,老弟你还好么?”

    吴非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中年人名叫夕无言,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小竹林赶走,难怪不愿和同门中人相见,他一时懵懂,问道:“夕前辈,您是长老会的长老,修为至少有第七层吧?”

    清笛长老嗔怪道:“你这孩子,满口胡言,长老会的九大长老都是第九层修为!”

    吴非呆愣道:“呀,是顶级!”

    林之羽拉着夕无言,清笛和落花长老也伸手过来,四个人四双手都握在一起,半晌,林之羽才抑制住心情,道:“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找你,可是你改了名字,这教我去哪里找,还以为你出了意外!”

    冰山长老夕无言淡淡道:“找我干吗,林之轩已经死了,现在只有夕无言。”林之羽伤感地道:“师傅他已经去世了,你还记着他的仇?”

    夕无言冷冷道:“如果当年不是那个人将我的修为废了,逐出山门,我也不会有今日的这点小成,所以,在我心里,那个人并不是我的师傅!”

    吴非听到夕无言当初是被废了修为逐出山门,心里不由惊道:“一个修炼者失去了修为重头再来,还能修炼到第九层,这需要什么样的惊人毅力和机遇啊?”

    林之羽黯然道:“是的,你可以恨师傅,但是你不知道,他老人家后来有多后悔,派了多少人去找你!”

    夕无言身子微微一震,脸上神色有些变幻,摆手道:“他找我干吗,还想再废我一次么,算了,六十多年过去了,这些事不提也罢!”

    林之羽见他动容,话题一转,道:“轩哥,我还是想这么叫你,这么多年没有你的消息,怎么突然出现了?”

    夕无言收回思绪,望向林之羽,道:“小竹林的规矩,还是这么无情、冷漠,刚才若不是这个小子,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他把事情经过简略一说,清笛和落花长老闻言,脸色顿时极其难看,林燕沙动辄要废吴非修为,这简直是胆大妄为!

    林之羽脸色一沉,向林燕沙问道:“冰山长老所说,是否属实?”

    林燕沙扑通跪倒,拜伏道:“回禀掌门,夕长老所说,句句属实,弟子一时冲动,或许惩戒过当,请师傅责罚!”他用了或许两字,是觉得自己按门规处置,并不算错,林小冈和林高此时已解除禁制,两人不敢怠慢,一起跪倒。

    林之羽沉吟道:“让一个刚入门的弟子独守山门,其错在你啊!”林燕沙连连磕头,道:“是,弟子错了!”

    夕无言道:“之羽老弟,现在我作为一个外人,觉得小竹林的门规有必要改一下。”

    林之羽道:“轩哥,请问是哪条?”

    夕无言道:“顶撞师长可废修为这条,我今日看到,差点又有一位弟子无端受此惩戒。”

    林之羽捻着胡须,点头道:“轩哥所言有理,这一条确实该废,如果弟子有理不争,一味顺从,那么以后长大,确实也没什么出息。”

    夕无言不知的是,小竹林自他以后,再没一人被废过修为,吴非如果被废,那他是六十年来第二个。

    “当——当——”

    小竹林的山峰上响起悠扬的钟声,林之羽狠狠瞪了一眼林燕沙,拉着夕无言的手,道:“蓝野兄在上面等急了,他还不知是你,还以为来了大敌,走,我们一起上山!”

    夕无言想了想,道:“既然见了你们,也该回去瞧瞧才是,好,你带路吧!”他拉住吴非的手,道:“林非,你跟我一起去!”

    林之羽点点头,对林燕沙道:“你们三个好好看护山门,回头我会让执事堂将此事查个清楚,一定要有一个交代。”

    林燕沙朝吴非的背影投去一个怨恨的眼神,心中暗道:“不要以为和冰山长老攀上关系,我就不能奈何你!”

    吴非有幸跟着夕无言、林之羽和两位长老一起传送到山上,见到蓝野长老,蓝野长老一时呆了。

    一番唏嘘和寒暄之后,夕无言环顾四周道:“六十多年没回来,小竹林还是老样子!”

    林之羽道:“是啊,如果师傅知道你现在修炼到这么高的境界,还成了长老会的长老,不知有多后悔!”

    夕无言站在聚会厅门外,拍着一棵老树,神情有些落寞,道:“林墨寒的墓在哪里,我想去看看,毕竟我和他师徒八年,去烧一炷香也还是应该的!”

    蓝野长老神色一黯,道:“其实,你走了之后,师傅整个人都变了,我们再也没有见他笑过,你心中有怨恨,但人死为大,我们几个还是希望你能够原谅师傅!”

    林之羽见夕无言神色复杂,道:“师兄,你不用多说,我们陪轩哥一起去吧。”几人在前面带路,夕无言拉着吴非,吴非能感觉到他掌心渗出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