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老子废了你修为

    林燕沙皱眉道:“涂家兄弟,这两颗老鼠屎,到处偷鸡摸狗,居然摸到我们小竹林来了,下次被我撞见,非要拆了他们!”他一转念,突然对吴非喝道:“你撒谎了!”

    吴非吓了一跳,道:“什么撒谎?”

    林燕沙冷笑道:“凭你的实力,能对抗两个第二层的修炼者么,说,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勾结了涂家兄弟,想要对我们小竹林图谋不轨?”

    吴非不想说出那位中年人,道:“没有,弟子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从来不知道什么涂家兄弟,他们两个是修为比弟子高,但我也不是没办法克制。”

    林燕沙连连冷笑,道:“把自己说得这么厉害,不但越级挑战,还一挑二,真是天才啊!”

    吴非忍不住辩解道:“弟子所说是实,请法师大人明鉴。”

    林燕沙脸上怒气更甚,道:“你才入门几天,就学会顶嘴了?子泓师弟跟我说,你不但喜欢狡辩,还喜欢说假话,我开始还不信,现在彻底信了,从明天起,你也不用去上课,到山上去清扫茅房吧,什么时候会讲真话了,什么时候再回来!”

    吴非怒气上涌,终于爆道:“法师大人,您对我有偏见,扫茅房可以,但是我说的句句是实,我会去找乔长老申诉的!”

    林燕沙挥手一掌甩出,道:“反了你还,信不信我直接将你逐出山门?”

    吴非伸手一挡,手掌上顿时出现了五道殷红的指痕。

    “法师大人,按照我们小竹林的规矩,做错事的弟子是要受到责罚,但是如果责罚有误,责罚人也要受罚!”

    林燕沙大怒,又是一记耳光挥出,刚才他被挡,这次一定要打到。

    吴非这次可不想再受他侮辱,身子一闪,让过这一击。

    林小冈和林高见吴非竟然躲避,立刻一左一右包夹住他,林燕沙怒极反笑,道:“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一个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弟子,很好,很好,我倒要瞧瞧乔长老怎么袒护你,不过,她老人家已经出去办事了,等下我们直接去找掌门大人!”

    吴非有些懊悔,暗暗自责怪自己,刚才忍一忍挨他打一下,这下闹大了,就算没有被逐出山门,自己在小竹林的日子以后也不好过,何况还没来由就得罪了林燕沙,但此时他既然已经开始顶撞,也不想再退让。

    “好啊,我正好问问掌门大人,让我一个外门弟子独自镇守山门,是经常有的事,还是特别针对我一个,三位刚刚离开,涂家兄弟就来闹事,这里面有没有阴谋,一定要查清楚!”

    听到吴非这么说,林燕沙气得身子抖,指着吴非道:“好,你一个外门弟子,竟然如此目无尊长,我先废了你的修为,再去找掌门大人说理!”他单手一抓,一道彩虹般的灵力出,吴非正在犹豫要不要抵抗下去,只觉得一股大力将他捆住,不由大惊。

    林燕沙举起手掌朝吴非顶门拍去,喝道:“你敢顶撞师长,我就有权废你的修为,这也是小竹林的规矩,你难道就忘了!”

    吴非心中大急,可是此时身子被控,完全没有应对的办法。

    “唉——”

    一声轻轻的叹息传来,黑色人影一闪,好像平地出现。

    林燕沙落下的手掌,忽然一个拐弯,反手一掌抽在自己脸上。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将林燕沙打得原地转圈。

    林小冈和林高瞧见他们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四十许的中年人,不由大惊失色,各自捏动竹牌想要向门内报警,那中年人手一指,喝道:“定!”

    两道白光一闪,林小冈和林高身子一顿,仿佛顷刻冻僵一般,顿时呆立不动。

    山门之中,一道浓郁的寒气笼罩。

    林燕沙被自己这蕴含灵力的一掌打得七荤八素,又被寒气一侵,身子微微抖,他想要去捏动竹牌报警,却现手上已空,那中年人手里忽然多出了一块竹牌。

    那中年人对吴非叹了声,道:“我若不回来,你岂不是冤枉被废了修为?”

    吴非恭敬地道:“多谢前辈相助,在下没有想到会如此被人陷害。”

    那中年人微笑道:“怎么样,你愿意跟我走吗,还是我帮你去找林之羽讨个公道?”他看也不看林燕沙,就当他不存在。

    林燕沙身子抖,他完全看不透这中年人的修为,他身上的强大压力,比掌门林之羽还要高多少。

    吴非施礼道:“请恕晚辈不能跟您走,我只想要讨一个公道,前辈肯相助,晚辈自然感激涕零,但我不能因为一两次委屈就离开这里。”

    那中年人笑道:“废去修为是一般的委屈么?罢了,我本来不想见林之羽,现在若是不见,估计你是难逃责罚了,那就见他一见!”说着,他一把将林燕沙那块竹牌捏成齑粉。

    林燕沙、林小冈和林高都是一呆,这中年人不给他们动手的机会,却自己向小竹林报警,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有什么企图?

    这小竹林的报警牌,内门弟子是向当值长老报警,林燕沙的竹牌是法师级,一旦示警,将直接通知掌门,见到中年人的行径,林燕沙脸上不由抽搐了几下。

    那中年人拍拍手掌,悠闲地问吴非道:“你怎么不把我说出来,那两个毛贼是我帮你打跑的!”

    吴非恭敬地道:“前辈您不是说不想和我门中的人见面么,我若说出,怕让您为难。”

    那中年人点点头道:“事分轻重缓急,连修为都要废掉,你不说还等什么?”

    林燕沙三人这才知道,原来两个小毛贼是这中年人出手,可是吴非居然说他能和两个第二层的修炼者抗衡,还真是会吹牛。

    吴非道:“是,晚辈下次知道了。”

    中年人道:“不过,你一个人对抗两个高你一层修为的修炼者,一定要先出杀招,不然,你可能根本就没机会施展。”

    吴非点点头,道:“是,多谢前辈指教!”

    林燕沙三人听到他们的对话,有些目瞪口呆,难道这小子真的能对抗两个高自己一层修为的攻击?

    中年人双手负在背后,幽幽道:“上次我经过小竹林,也是在这里徘徊了半天,即使林墨寒死了,我也没有上山去瞧一瞧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