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出了什么事?

    瘦子惭愧地道:“我,我只有十几块银石,没,没有金石。”胖子一听,怒道:“你这败家子,又把钱花到哪里去了!”

    吴非不耐,打断两人问道:“你们封印传送阵的黑色石头是什么玩意,还有么?”

    胖子摇头道:“没有了,这是骆驼曹卖给我们的,才一块银石,这是能阻断传送的黑水石!”他突然醒悟到,早知是黑水石,转手卖了,起码能赚几十块银石,还冒这险干吗!

    “你们没骗我?”

    “没有,绝对没有!”

    “你这次怎么不说废了我,打开宝囊瞧瞧就知道了呢?”

    吴非调侃着说道,胖子哪有心情开玩笑,讷讷道:“不敢。”

    看看天色,是正午时分,吴非暗道:“林子泓让这两小子来教训我,一定会腾出足够时间,但是过了这么久,那两个内门弟子估计也应该要回来了,我到底将这两人如何处理?”

    想到那中年人,吴非心中一紧,又想道:“不行,那人不愿意和我们小竹林的人照面,我把这两个家伙交上去,必然要提到他出手,到时燕沙法师他们问起来,只怕解释不清。”

    胖瘦二人不住哀求,见到吴非脸色阴晴不定,只道自己大限将至,哪个低级修炼者敢到人家门派去挑衅滋事,得手还好,一旦被抓到,必是杀一儆百,以儆效尤,也怪他们两人猪油蒙心,真以为可以占点便宜。

    吴非犹豫片刻,忽然啪啪两脚踢在胖瘦二人身上,将他们的禁制解开,喝道:“我又改主意了,你们两个还是滚吧!”

    胖瘦两人闻言以为吴非又在跟他们开玩笑,不敢置信,胖子道:“非爷爷,您老不是又玩我们吧?”

    吴非冷笑道:“你们有什么好玩的?”

    胖瘦两人觉得身上的禁制忽然解脱,忙挣扎着站起来,试着运行了一下灵气,现禁制解了两成,行走和使用传送符完全没问题,但动手肯定不成,他们又惊又喜,跪下朝吴非磕头,胖子道:“多谢非爷不杀之恩,以后我们两个成了凡人,也一定老老实实做人,再不去做伤天害理之事了!”

    吴非奇道:“你们这么喜欢做凡人么?”

    胖子盯着吴非手里的两个宝囊,咽了口口水,道:“自然是不想的,只是我们以后怕也做不了修炼者了。”心里想道:你拿了我们的宝囊,肯定是要废了我们两个,还说得这么好听干吗。

    吴非见他瞪着自己手里的宝囊,立刻知道他们心里所想,哼道:“当我稀罕你们的东西么!”随手一抛,将宝囊丢还给两人,道:“快点给我滚,别再让小爷我见到!”

    胖瘦两人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小子居然连宝囊都不要,要知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杀人夺宝,可以让自己的财富翻倍,在修炼之道上,又可以前进一大步,像这种机会还肯放过,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还不滚!”

    吴非有些不耐,要知道燕沙法师和两位师兄随时可以到来。

    “是,是!”

    胖瘦两人终于相信吴非所说是真,顿时如蒙大赦,胖子从宝囊中掏出一张传送符,正要点燃,瞥见吴非正瞪着自己,心中一惊,暗忖道:“难道他想趁我们传送的时候动手?”他这么一想,急忙从宝囊中将自己全部的金银石拿了出来,道:“这是小的孝敬非爷的,当我们两个赔罪好了!”那瘦子宝囊中只有十几块银石,觉得有些拿不出手,一时有些难堪。

    其实吴非瞪他,只是催他们快点走,没想到胖子把钱拿出来放在地上,刚想拒绝,转念觉得自己拿了,好像也没什么说不过去,于是挥挥手,道:“快点走!”那胖子这才拿起传送符,正要念出咒语,吴非忽然捡起地上的半边大锤,抛过去道:“把你们的垃圾也带走!”

    这锤子虽然不是乌金打造,也还是值点钱,胖子接过半边大锤,拉着瘦子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这才念动咒语传送而去。

    吴非捡起胖子的一包金银石,自言自语道:“要是海大人知道我这么做,估计会直接判我入狱两年!”想到海大人,他再次苦笑,突然一拍脑袋道:“不好,忘记问这两个家伙的名字了!”

    正在这时,传送阵出一阵白色光芒,吴非知道有人要传送过来,立刻跑到门口站稳身形,刚一站定,山门中已多了三人,林燕沙和那两个内门弟子出现在那里。

    吴非还没开口,林燕沙已经现了打斗的痕迹,眉头皱起道:“林非,这里出了什么事?”

    吴非施礼道:“启禀法师大人,刚刚有两个毛贼来闹事,被我打跑了。”

    林燕沙环顾一圈,问道:“什么毛贼,你为何不通知我们?”

    吴非朝那两个内门弟子看了一眼,道:“我刚刚捏碎了竹牌报警,可是没有任何反应。”

    林燕沙瞧见地上有一块裂开的竹牌,弯腰捡起来,对那两个内门弟子道:“胡闹,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内门弟子看了一眼,叫屈道:“法师大人,我给非师弟的不是这块竹牌!”

    吴非一呆,突然想到这家伙给自己竹牌的时候,使劲拍了拍自己肩膀,伸手到怀里一摸,脸上顿时露出错愕之色。

    林燕沙瞪着吴非,道:“什么东西,拿出来!”

    吴非从怀中拿出一块竹牌,林燕沙劈手夺过,一道灵气注入,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吴非知道自己又中了奸计,不由暗暗气恼。

    “你捏错了竹牌,知道这有多危险,万一来的不是毛贼,而是搞破坏或偷袭的魔道高手,会造成多大危险?”

    “是,弟子知错了,请法师大人责罚!”

    林燕沙哼了声,道:“此事我要禀报执事堂,必须严惩!”

    那两个内门弟子一个叫林小冈,一个叫林高,他们背着林燕沙,朝吴非露出得意的坏笑。

    吴非拳头捏得紧紧的,暗道:“你们暂且高兴。”

    林燕沙又问道:“两个毛贼是什么人,多高的修为?”

    吴非道:“什么人我不认识,一个是胖子,一个是瘦子,胖子用长鞭和大锤,瘦子用长矛,是第二层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