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给你们一条生路

    吴非闻言吓了一跳,他在竹牌上知道,这位林墨寒乃是小竹林的上代掌门,是现任掌门林之羽的师傅,此人口中对林墨寒如此不敬,难道真是寻仇来了?

    中年人朝山上望了一眼,情绪有些复杂,道:“你只是个外门弟子,就让你一个人在这里看山门,看来在这里也没什么前途,不如跟我离开这里算了?”他这话带有褒奖的意思,似乎对吴非十分赞赏。

    吴非感觉此人修为还远在林之羽之上,但初次见面自己怎么可以跟陌生人走,于是道:“不行,我既然入了门,便不能轻言放弃,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况且做人要有信义,我绝不可以不辞而别。”他觉得中年人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所以说话胆子大了些。

    中年人嘿嘿一笑,道:“你小小年纪话说得不错,不过,师傅领进门,这师傅要是看不起你呢?”

    吴非道:“不会的,要是真这样,我只会更加努力,一定要让师傅看得起!”

    中年人笑笑,道:“看不出,你还真执著。”他手一指胖瘦二人,道:“这两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

    吴非躬身道:“按照门规,他们胆敢到小竹林的山门来打劫,理应交给执事堂来处置。”

    胖瘦两人闻言,顿时哭丧起脸来,他们先前若只是想谋财,可能还不至于被抓到处死,后来见财起意,想要杀人夺宝,那就必死无疑。

    吴非想到竹牌内的记载,又道:“不过,这两人乃是前辈您擒获,晚辈自然无权处置!”

    中年人露出赞许之色,道:“很好,老朽现在就把处置权交给你吧,处置这种低级修炼者,实在脏了我的手!”他瞥了一眼传送石上那滩黑水,此时已经挥得接近消失,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老朽不想跟小竹林的人见面,要先走了!”

    吴非施礼道:“晚辈是小竹林外门弟子,名叫林非。”

    中年人点点头,道:“好,若是有缘,我们后会有期!”他身形一动,便平地消失。而此时,那滩黑水正好完全挥干净。

    吴非看着传送阵,奇怪的是,并没有人传送过来,那两个内门弟子也没有出现,好像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回来,吴非估计,若没有意外,一个时辰内,他们都不会出现。

    地上的两人吱唔着想要说话,吴非走过去,现那中年人封印的手法十分简单,竟然用的是小竹林最基本的封印手法,这个他还是这两天刚刚从林子纯那里学到,难道这个中年人是小竹林以前的弟子?

    吴非一道灵气拍去,胖子吐出一口浓痰,道:“非爷,您大人大量放我们两个走吧,就算废去修为,留下宝囊都可以,只要不交给你们的执事堂,叫我们兄弟做什么都愿意!”

    吴非摇摇头,道:“我要你们的宝囊干吗,这种强盗行径,我是做不来的。”

    瘦子哭得眼泪鼻涕横流,道:“林非爷爷,那您直接杀了我们两个吧,落到执事堂手里,会比死还难受!”

    见到两人可怜的样子,吴非想了一会,终于叹了声道:“你们两个见财起意,出手狠毒,原是要遭受重罚,但抓住你们的乃是刚才那位前辈,我代为处置,受之有愧,所以可以考虑给你们放一条生路!”

    两人闻言,顿时露出欢喜之色,胖子道:“多谢非爷,多谢非爷,您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吴非道:“条件没有,我先问一个问题。”

    瘦子道:“我知道,您是要问骆驼曹是哪个吧,他是个铁匠,住在新昶镇,消息灵通,我们哥俩就是从他那里知道今日小竹林山门会有便宜捡!”他说话竹筒倒豆子一般,生怕传送阵开启,突然送个法师或弟子过来,那时吴非想放都不能放他们走了。

    吴非点点头,道:“我今日放过你们,你们必须誓,从此以后改邪归正,不得再去做那伤天害理之事!”胖子和瘦子对望一眼,露出疑惑的表情,这修炼者之间互相杀伐,夺取财物来提升自己修为普遍存在,若说这是伤天害理,那以后就只有挨宰的份。

    虽然两人心中疑惑,但口中还是应承下来,胖子道:“好,我们以后保证规规矩矩做人,再也不动邪念了!”

    吴非见两人答应得十分勉强,当下奔到外面折了根竹枝回来,对着两人一通狠抽,骂道:“你们两个口是心非,我现在改主意了,还是将你们送到执事堂去,你看,这山门都被你们打坏了,我可不能一个人背黑锅!”

    胖瘦二人被打得皮开肉绽,开始还只以为吴非想消消气,一听这话,又哭出来。

    瘦子道:“非爷,不带您这么玩人的,您刚才明明答应放过我们了。”

    吴非哼道:“是啊,但你们存心骗我,我改主意不成么,不过,等下见了燕沙法师,我替你们求个情,就说你们是先谋财,半途起意才想害命!”

    胖子哭丧着叫道:“您这也叫求情呀,这分明是实话实说!”

    吴非哦了一声,道:“你不要我求情,那我就真的实话实说好了,你们二个受人指使,来打小竹林丹药的主意,嘿嘿,受谁指使呀?”

    瘦子惊骇道:“非爷爷,您这么说,那我们要是交代不出指使人,会被剥皮抽筯的!”

    吴非这才悠悠地问道:“那你们告诉我,指使人是谁?”

    两人同时叫了起来,异口同声道:“没有指使人!”

    其实吴非心里已有了推断,暗道:“林子泓虽然没有出面,但这件事他决脱不了干系,如果他只想教训我一顿,倒是好说,如果他是想要我的命,那还真的要好好计较了。”

    吴非从两人腰上解下宝囊,掂了掂,问道:“你们这里有多少钱?”

    胖瘦二人开始还以为吴非年纪小,可以糊弄一番,想不到他机智百出,将两人弄得欲死欲生。

    胖子咬咬牙,露出难看的笑脸,道:“非爷爷,您废了我们吧,我们成了凡人,这两个宝囊就是您的了。”

    吴非奇道:“我问多少钱,你就让我废了你们,要是我问你身上多少斤肉,你还能割下来称给我么?”

    两人人终于领教到吴非的口舌之利,胖子沮丧地道:“我宝囊里大概有一百多块银石,还有十块金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