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这小子是宝贝!

    咔的一声,胖子的大锤狠狠砸在那金光上,那是一柄紫光灿烂的大斧,那大斧被砸落在地,出当的一声响,却丝毫没有受损,而胖子的大锤则真的像西瓜一般,被切成两半!

    这下胖瘦两人都傻了,一个第一层修为的小子,随手掏出的东西都是非同凡响的宝贝,这柄大斧,分明是纯乌金打造,胖子的大锤虽然外面也包了一层乌金,但和这大斧一碰,根本不堪一击。

    这大斧是吴非在荆棘修炼时,从魔道人手中夺来的法器,乌金长枪已经交换给章少,这柄乌金大斧倒是一直留在身边没机会使用。刚才吴非本想使用盘龙盾,一想到那大锤太重,盘龙盾就算能阻挡,自己也扛不住,所以就甩出了乌金大斧。

    瘦子呆了一呆,忽然双眼放光,道:“兄弟,骆驼曹没骗我们,这趟没有白来,这小子是条肥羊!”

    胖子也露出贪婪之色,将袖子一卷,抽出一条蟒鞭,恶狠狠地道:“小子,你弄坏了大爷的法器,拿命来赔吧!”他们刚才还只想谋财,现在却是真正动了杀机。

    吴非暗道:“果然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除了林子泓还会有其他人么!”

    “骆驼曹谁?”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瘦子冷笑一声,长枪一抖,再次攻来。

    吴非暗暗叫苦,先前的动手,那那滩黑水还只缩小了三分之一,一对一,他不怕这二人中的任何一个,但一对二,就没什么把握了。

    眼见长茅刺来,吴非又闪身让开,那胖子站在七步之外,啪地一鞭抽来,吴非只感觉那鞭奇快,竟似没有受到瘦子怪力牵引,他急忙闪开,肩头噗的一声,绽开一道伤口。

    胖子怪笑道:“七步之外,我不受磁金枪牵引,小子,你死定了!”说完,他刷的又一鞭抽来,他与瘦子的这种配合,实在是天衣无缝,他们的这种打法,在相当的对手面前胜率极高,两人自觉与同等修为的修炼者战斗,至少是立于不败之地。

    吴非暗道:“磁金枪是个什么东西,倒是有点意思。”他受到牵引,反应却不慢,长鞭虽快,但一招用完,必须收鞭再来,间隔较长,吴非取出盘龙盾护在身前,那胖子再次出鞭,他就封挡住。

    瘦子惊呼一声道:“这是什么盾,这小子还有宝贝!”

    胖子喜极,道:”财了,这面盾牌价值不菲,怕是有钱也买不到!”

    吴非皱眉道:“这是我的东西,关你们什么事!”

    两人大怒,各自加快了攻势,但吴非一手举着盘龙盾,一手挥舞邪月刀,生生硬抗两个第二层修为的高手。他第一层修为这时已练到了最后阶段,与第二层差距并不太大,加上他手上的法器无论质量品质,都远胜这一胖一瘦两个修炼者,所以能勉强抵挡住他们攻击。

    吴非暗道:“我若是蓝月光在手,要取这二人性命,也只怕也不难!”

    修炼者之间,第一层与第二层的差距是三到五成,第二层与第三层是七到八成,第四和第五层的差距则达到一倍以上,所以第六第七层以上,别说一层的差距,哪怕中阶和高阶的差距也完全可能将对手击溃,但是低层却并非这样,胖瘦两人修为虽高,短时间内,长鞭也只对吴非产生干扰,并不能致命,

    吴非调整着盘龙盾的角度,不断封挡住胖子的攻击,一边用游斗的方式拖延时间,那瘦子在招术上不能取得先机,仅凭修为上的优势,想要击杀吴非也非一时半刻就能得手。

    眼看传送阵上那滩黑水逐渐缩小,已剩下不到十分之三,而吴非却左右闪躲,尽量避免和瘦子兵器相碰。那胖子终于看出端倪,叫道:“那小子修为不如我们,快将他逼到死角就无路可走啦。”

    瘦子闻言顿时醒悟,急忙将磁金枪平推,将吴非向山门一角逼去。

    又战数招,吴非终于被逼到一个角落,他心中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应该在竹林中和他们对战,那样,胖子的长鞭就不能挥作用。当下他悄悄摸出白色棋子,准备使出最后杀着。

    蓦地,一声清笑传来。

    胖子和瘦子闻声大惊,难道小竹林这么快就来人了?俩人停下攻击,四下张望,却什么都没现。

    吴非也不知道笑声从哪里来,但凭那人隐藏气息的能力,绝对是个可怕的高手。

    见三人停手,那声音叹了一声,道:“怎么不打了?”

    吴非抱拳道:“请问前辈何人,来我们小竹林有何贵干?”

    那声音道:“老朽路过,可不是专程来小竹林!”

    吴非听他念出小竹林三字时,语气中明显带了怨念,不由心头一紧,暗道:“这不是上门寻仇的吧?”凭借吴非的阅历见识,他知道有些武馆会被人踢馆子,门派之间也有寻仇,不知道小竹林有没有人来砸场子。

    眼前人影一闪,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出现在山门中,这人身高七尺有余,一张脸干净整洁,下颌留了一缕短须,脸色从容,但眉宇间的那一丝怨念却十分明显,吴非刚才听他自称老朽,可是看上去明明四十还不到。

    那胖子和瘦子露出胆寒之色,他们不知这中年人来历,所幸吴非也不认识此人,看来他并不是小竹林长辈,急忙跪倒磕头,胖子道:“前辈在此,我们两个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请您原谅!”

    中年人手指一弹,两道寒光射出,将胖瘦两人定在当场,转身对吴非道:“你不错啊,区区第一层修为,能和两个第二层的修炼者堪堪战成平手,是哪个长老的弟子?”

    胖瘦二人额头冷汗直冒,刚刚还指望此人是小竹林的死对头,可以放过他们,现在看来,这人分明与小竹林有交情,居然和这小子攀谈上了,遇到这样的高手,连逃都逃不掉,这下小命只怕要丢了。

    吴非谦逊地笑笑,道:“在下刚刚考入小竹林,现在还只是个外门弟子,没有拜在哪位长老门下。”

    那中年人十分诧异,随即冷笑数声,道:“林墨寒,你瞎了眼,你的弟子也都瞎了眼,难怪小竹林一代不如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