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三流门派?

    一股淡淡清香袭来,林子纯靠近吴非,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修炼界的人情世故、世态炎凉,你慢慢会体会到,如果无法改变,就逐渐去适应吧,能保持你心中的纯真,不去同流合污,这世上,已经不多了。”她说完,飘然而去,留下吴非一个人在苦苦思索,他所想的是:“为什么人的能力越强,却越自私?”

    在小竹林,木小熊成了吴非最好的朋友,木小熊看上去憨厚老实,其实心里明白得很,倒是恺笑笑,表面上聪明伶俐心眼多,实际上是个没心计的粗心丫头。说实话,吴非真有些思念林兮涵和思思,这些天不见,也不知她们过得如何?

    林子纯给吴非的感觉有些异样,她总是对吴非莫名的关心,甚至有意无意在他身上蹭一下,不过吴非也并不在意,师生之间有些触碰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第四天,林燕沙一早便找到吴非,将竹牌还给他,道:“今天你不用去上课了,跟我去涻山轮值吧。”

    吴非知道,这涻山是小竹林三十六峰的第一峰,又是出入的山门,说是轮值,其实就是看大门,但一般外门弟子轮值的机会并不多,大多是一名法师带两名内门弟子,想不到这么快自己就去轮值了。

    吴非躬身道:“是,法师大人,弟子遵命。”林燕沙见他丝毫没有不悦之色,有些诧异,道:“好,你先去用膳,我给你半炷香的时间,半炷香后,我在这里带你去涻山。”吴非点头道:“是。”心想:“反正我对小竹林也不熟悉,多见识下也好。”

    等到了山门,吴非现山下的风景还不错,小竹林派的山门修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中,说是山门,其实就是一栋青砖楼阁,里面布置了一个传送的法阵,可以传送到各个山峰,从外面看,显得古朴典雅,颇有三分麓风书院的风范,不过,风景再好,守大门就是守大门,并没什么意思。

    林燕沙还带了两名内门弟子轮值,吴非不过是带出来作陪衬,站了一会,左右无事,林燕沙交代几句便起身走了。他一走,那两名内门弟子说笑起来,毫不理会边上的吴非。

    吴非有些无聊,这地方没有人烟,凡人来不了,修炼者也不会经常来拜访,整个上午别说人影,就是野兽都没出现一只,一个内门弟子装作打个哈欠的样子,朝另外一人挤挤眼睛道:“哎哟,早上水喝多了,我去方便一下。”

    另一人道:“我也去,喂,林非,你看着点,别让不相干的人进来,万一破坏了法阵可不好。”

    吴非点头道:“好的,两位师兄快点回来,万一有人来,我也不知道应付。”

    一个内门弟子拿了一块竹牌过来,用力拍着吴非的肩膀道:“没事,有事捏碎它,我们就回来了。”吴非被他拍得有些难受,知道他们两个是想开小差,也不拆穿,笑道:“好,那师弟就在这里守着!”

    笃宁山上的一个僻静处,五个小竹林弟子站在那里,其中一人乃是林子泓,只听林子泓骂道:“你们四个笨蛋,说要好好教训下那小子,结果呢,连人家的毛都没碰到!”

    四人中的老大叫林大星,他叫屈道:“这两天,那小子根本没从山下上山,今天早上我还去过了,想守那小子下山,结果他也没出现。”林子泓道:“怎么可能,难道这里还有一条路我们不知道?”林大星道:“有可能,但附近我们也找了,哪有其他路!”

    四兄弟中的林大光插嘴道:“那小子会不会根本没住狼牙峰?”

    林子泓哼了声,道:“算了,教训那小子的事不用你们动手了,我另有安排,外门弟子中有两个叫林小熊和林笑笑的,你们去找茬修理一下!”

    林大星等人一头。

    林子泓挥挥道:“我跟燕沙师兄说了,今天让那小子去看大门,嘿嘿,你们几个笨蛋去狠狠教训一顿林小熊和林笑笑,若是再跟林非混在一起,打得他们满地找牙!”

    林大星四人互望一眼,露出狡黠的微笑,林大光卷起袖子笑道:“这次进来的外门弟子,修理还不够,是该再教教他们懂规矩了!”

    林子泓哼道:“你们原来的规矩是什么?”

    林大星道:“外门弟子的规矩,是每个月收入的五块银石,必须孝敬三块给我们!”

    林子泓眉头微皱,道:“外门弟子根本不需要用钱,以后每个月收四块上来,我不截留就是,多了的你们自己分吧!”

    林大星笑道:“是,是,多谢泓哥!”

    这次新入门的六十名弟子,每人多上交一块,便是六十块银石,原来那三块,有两块是上交林子泓的,这么算来,他们四个每人可以多分十五块,加上原来的,每个月可以得到三十块银石,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当然,林大星也知道,个别弟子的背后有长老、法师或其他来头,要刨除在外,即使这样,每个月多弄二十几块银石,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吴非当然不知道有人在背后算计,此时他一个人站在山门门口,心中有些奇异的感觉,为什么那两个内门弟子神色古怪,难道他们有什么企图?他将刚才那内门弟子抛来的竹牌拿出来,一道灵气输入进去,现这根本是一块普通的竹牌,上面没有任何记载和灵气感应,不由警觉道:“这莫非是林子泓的阴谋诡计?”

    就在吴非警觉时,竹林外竹叶摇曳,有脚步声传了过来,接着,一个痞里痞气的声音道:“这就是小竹林的山门么,怎么我觉得连个三流门派都不如啊?”

    另外一个尖锐的声音道:“你去过几个三流门派,是被人赶出来的经历多了吧?”

    吴非心头一紧,这两人看来不是什么好鸟,于是手上用力,竹牌应声而裂,可是如他预料一般,竹牌破裂什么都没生,那两个内门弟子根本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