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解毒之道

    走了几十步,吴非暗道:“我这么走来走去浪费时间,不如用音遁术试试,回到天行大陆后,还没施展过,别关键时候用不出来!”想到这里,他四下一望,现没人,这才拿出林兮涵给他的子母绿玉片,念动口诀,身子顷刻间消失在原地。

    吴非并不知道,在他施展音遁术上狼牙峰时,山下那条通向狼牙峰的必经之路上,林大星四兄弟正手持木棒在那里等他,这几人自然是要教训吴非,只可惜他们等到月上三竿,还是连吴非的半根毛都没等到。

    狼牙峰上,吴非出现在山顶,他离开狼牙峰的时候,在茅棚边上做了记号,想不到音遁术还是没修炼到精准,竟将他直接送到山顶,足足差了十来丈。

    其实音遁术修炼的是逃跑度,可不是要逃到哪个地方。

    吴非还没缓过劲,忽然一声低沉的吼声响起,接着一道黑影闪电般扑到。

    那黑影自然是林向善养的那头独眼狼犬阿虎,吴非不敢怠慢,身形一闪,飘然朝下面的茅棚滑去,口中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上来的!”

    谁知阿虎不依不饶,依然追着吴非扑到,吴非有些恼了,心想:“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恶犬,你这是看不起我么!”他伸手抛出韩七爷的云石,一片云帆将阿虎挡住,身子已经回到茅棚之中。

    阿虎被白帆挡了一挡,身子站在山壁的突起上吼叫了几声,这才得胜般地回屋去了。

    “看不出,你身上还有些好玩的东西!”

    山上的竹屋中传来一句话,林向善的声音还是那么懒洋洋。

    吴非道:“向善师兄,我的竹牌被没收了,换地方的事,今天没来得及跟子泓师兄说,所以,只好在这里先暂住,打搅的地方,请多多原谅!”

    林向善飘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再不作声,吴非耸耸肩,他趁着天还没黑,扯了些竹子将茅棚好好搭建了一番。

    好容易将茅棚弄得像间屋子,月儿已经升起,吴非望了一眼山上,暗道:“这位向善师兄修炼也太刻苦,足不出户地闭门修炼,也不知突破到第三层没有,听说筑基是个坎,迈过去,就能修炼上去,不过第五层的结丹更难过,有七八成的修炼者终其一生也只能停在第五层之下。”

    接下来的两天,吴非在林子纯这里学了不少药材的知识,也知道了一些药修的典故,对于药修之间的开鉴争斗,不由十分向往。

    在小竹林药修身份最高的,乃是清笛长老,她是宗师级别,其他人包括掌门林之羽在内都还只是大师,像吴非这样的弟子要修炼到初师,据说没有七八年的时间,很难达到。

    三年前小竹林有个天才弟子名叫林素望,他对药材的鉴别十分犀利,已经升到大师级,林子纯每每举例说到这位素望大师,眼神都有些奇异。

    吴非知道自己与清笛长老的入门一战已被人关注,所以行事尽量低调,就算有人故意找茬,他也赔笑着谦让过去。

    在上课的间隙,吴非向林子纯请教,因为他现,林燕沙受林子泓影响,对他总有些偏见,而林子纯则不然,只要吴非提问,就悉心指点,甚至在修炼上,也指出了吴非不少错处,要知道吴非的基础修炼,还是根据大平心法秘录的记载来进行,虽然小竹林的弟子身份牌上有第一层功法的修炼方法,但他还是习惯成自然。

    林子纯见吴非的提问不少是关于如何解毒,便送了一块记载着小竹林解毒心经的玉牌给他,道:“你这两天学了不少药材,这上面记的,是本门以往的一些解毒经要,你感兴趣,可以回去慢慢研究。”

    吴非叩谢道:“多谢子纯法师,这些资料如此珍贵,弟子一定好好珍惜。”

    林子纯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解毒之道非常繁复,我给你的只是入门,像变异之毒,普通药修穷极一生,可能都未必能精通。”

    吴非想问问变异之毒是什么,林子纯又道:“咱们一般的修炼者,以为有了回复丹,再重的外伤都可以治愈,所以这解毒心经,新入门的弟子大多不愿意学,难得你还感兴趣。”

    吴非问道:“回复丹是近年才炼制出来的吗?”

    林子纯笑道:“近一百多年吧。”她的笑有些失意,又道:“我们小竹林之所以在天行大陆的西北有一席之地,乃是修炼之丹一药难求,大家都想通过丹药快提升自己修为,可他们忘了,凡事有两面性,过多服用丹药,修炼到后期反而有害无益,因为往往他们花时间去找丹药,而忽视了修炼本身。”

    吴非点点头。

    林子纯问道:“你学习解毒之道是为了什么?”

    吴非道:“弟子有几位凡人朋友,他们中毒受伤时,我却无法相助,所以深感愧疚。”他经历了思思和林兮涵的毒伤事件,不想再次陷入同样的境地。

    听说吴非学解毒是为了救凡人,林子纯有些动容,道:“善哉,我以为你学解毒,是为了克制修炼邪术的修炼者,因为凡人在许多修炼者眼中,不过是一群蝼蚁。”

    吴非摇头道:“弟子虽不信佛,却坚信,众生平等,凡人是我的父母,我难道还去鄙视不成?”

    林子纯道:“说得很好,不过,确实有不少修炼者对自己的凡人父母并不孝敬,甚至冷漠,当然这是修炼本性决定的,他们不能被牵连。”

    吴非以前听苏云淼说过断舍,那是一些地方的修炼者和父母割断心神联系,这时听到不同的说法,有些奇怪道:“这是为何?”

    林子纯叹道:“修炼界太残酷了,很少有人没有杀过人,更少有人没有仇家,即使你两样都没有,还有魔道、神道的对立,你的父母亲人很容易成为你的心魔。”

    吴非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这也太残酷了,有父母都不敢认,这修炼界是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自己?”

    林子纯点头道:“你小小年纪,就能有这样的领悟,很不错,不过,修炼界的残酷远非你能所想,有些修炼者生下个没有神根的孩子,往往会将他抛弃或掐死!”

    “啊——”

    吴非惊呼一声,这天行大陆上的修炼者,虽然能力越自己所来之处,可是他们不知周公之礼,不懂孝道和礼义廉耻,更没有尊老爱幼之说,所为的一切,就是提高修为,好在这片大地上获得更高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