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你做阉人就可以了

    林嘉尤先接过竹牌,试了试,道:“可以用啊!”

    林白仁接过来试用了一下,道:“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自己不会用,怎能说用不了,还去向乔长老告状?”说完,他又把竹牌还给了吴非。

    吴非接过竹牌,他刚才瞧见林子泓已经偷偷换了一块竹牌,手法虽快,但还是有破绽。

    吴非没有揭破,接过竹牌道:“是么,那就好。”他正要说出向善师兄让林子泓给他换地方住的话,忽然手里一空,竹牌被后面一人劈手夺去。

    回头一瞧,那人竟是法师林燕沙。林燕沙刚从山上下来,听见这几人在这里说向乔长老告什么状,便走了过来。

    林燕沙拿着竹牌,问道:“子泓师弟,怎么回事?”

    林子泓还没开口,林白仁抢着道:“是这样的,林非师弟说子泓师兄给他的竹牌不能用,还向乔长老告状。”

    吴非摇头道:“我没有告任何状,不信你们去问乔长老。”

    林燕沙冷冷道:“林非,你以后有什么事,子泓师弟不能解决的话,可以直接去执事堂找我,不用向长老们打小报告!”

    吴非觉得这下冤枉大了,但他知道现在无法分辨清楚,只好点头道:“是,法师大人。”

    林燕沙掂着手里的竹牌,道:“你今天早上迟到,又不按规定着装,现在还向长老告状,本法师罚你三天不准在外门厨吃饭,晚上不准进自己的房间休息,自己去住的地方打坐思过吧,三天后若是表现良好,我会把这竹牌还给你!”

    吴非心里这个憋屈,他只是撞上乔婆婆而已,想不到这里的人情世故比自己原来的地方更加险恶,现在若强行辩解,怕是往后的日子会更加难过,当下弯腰行礼道:“是,多谢法师大人教诲!”

    林燕沙见吴非脸上不悦之色一闪,并没太过纠结,心里的气顺了些,点点头道:“好,你去吧,记得明天不要再迟到了!”他回头对林子泓道:“掌门正找你呢,快跟我上山!”

    林子泓得意地瞥了一眼吴非,对林燕沙道:“是,有劳燕沙师兄了。”

    见到林子泓几人离开,吴非这才想起向善师兄那里没他的住处,不由叹息一声,转身向山下走去。到了聆风居门口,现木小熊和恺笑笑站在那里。

    木小熊见到吴非,迎上来道:“怎么样,竹牌的事解决了没?”吴非将经过简略一说,木小熊道:“岂有此理,这,这是欺人太甚!”他掏出三个大馒头递给吴非,又道:“先别管那些,我帮你在馒头里夹了好多肉,你吃吧!”吴非点点头,道:“多谢!”伸手拿过馒头就啃。

    恺笑笑这时插嘴道:“我听说,一般门派里师兄欺负师弟是常有的事,他们现在还只是不给你吃住,以后考核修为的时候,出狠手来对付你,可要小心!”

    吴非哼了声,他对付过牛三斤、韩七爷那种市井高手,也对付过章少、彭亦坤那样的青年才俊,每一场都是生死战,对于门派内的切磋比试,倒是并不太看重,道:“我不怕,谢谢你们关心我!”

    三人边聊边往山上走,恺笑笑忽然伸手一把揪住木小熊的耳朵,道:“你昨天让我当众出丑,要怎么赔偿!”

    木小熊咧着嘴道:“放手,快放手,你要我怎么赔我就怎么赔,大不了我长大了娶你还不成么!”

    恺笑笑呸了一口,松开手踢了木小熊一脚,道:“想得美,嫁给你这种流氓胚子,老娘还不如去佛国出家呢!”

    木小熊揉着耳朵,使劲道:“好,好!”

    恺笑笑听了更加生气,又要来揪耳朵。

    正打闹间,山上下来四个内门弟子,这四人走路都打横,显得十分霸道,其他弟子见了,立刻远远让在一边,好像老鼠见到猫一般,吴非三人跟着别人一起恭敬地让在一边。

    那四人走过去,其中一人不屑地道:“这就是刚才告状的那小子?”另一人道:“是啊,昨天几个长老还抢着要他呢,真是看走眼了!”先前那人放声笑道道:“瞧他们歪瓜裂枣的样,咱们还是离远点!”

    木小熊大怒,抬腿就要冲过去,吴非急忙拦住他道:“我都不气,你干吗呢!”木小熊怒道:“非师兄,树争一张皮,人争一口气,就算打不过他们,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吴非道:“风物长宜放眼量,你在意一时的得失,怎能有大的作为!”

    恺笑笑点头道:“是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走着瞧。”

    吴非奇道:“那四人是什么人,干吗大家这么怕他?”

    恺笑笑恨恨地道:“你不知道,这四个都是人渣,他们四兄弟,叫林大星、林大光、林大石和林大元,昨天我们一入门,他们就跑来跟我们讲规矩,要我们每个月的银石拿出一部分来孝敬他们,有几个师弟不肯,立刻被他们打了!”

    木小熊哼道:“原来就是他们四个,我昨天正好去茅房了,没有碰到,不然动手的,肯定少不了我一个。”

    吴非点点头,道:“内门弟子欺负外门弟子,说不定嫡传弟子也欺负他们,不过,他们怎么没来问我要?”

    恺笑笑道:“听说你跟向善师兄住在一起,我想,他们是不敢去招惹向善师兄吧?”

    吴非揉揉鼻子,道:“这么说来,我是因祸得福了?”

    恺笑笑道:“非师兄,他们这么欺负我们,你说我能不记恨他们么?”

    吴非心里狠道:“若是来问我要银石,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他摸了摸宝囊,上次手铳没有对阿虎使用,下次一定要这几个家伙尝尝。他口中对恺笑笑道:“这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老是记着,累不累呀?”

    恺笑笑撅嘴道:“我就要记着,木小熊,你让我出丑,我跟你一辈子没完!”

    木小熊无奈道:“别啊,你出家了,难道要我也做尼姑么?”

    恺笑笑道:“不用,你做阉人就可以了!”

    木小熊吓得一个哆嗦,道:“姑奶奶,您饶了我吧!”

    到了山腰,三人分手。

    吴非找到往狼牙峰的那条山道下山,木小熊和恺笑笑也各自回自己安排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