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双生姐妹

    木小熊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吴非,朝他竖起一根大拇指。

    这时众弟子才有些明白。

    林子纯道:“作为药修,在修炼之外,我更多的是带你们出去釆药,记住,只有自己采到手,才能百分百确信,别人再说得好,也要保持怀疑,不然,你辛辛苦苦釆了几十种药,最后一味没有鉴别,结果制出的就是废药,但我也并非说药铺卖的全是假劣,而是你们凡事要有一颗怀疑之心,就像刚刚我告诉你们,这三枝花外观有区别!”

    吴非暗暗点头,这林子纯还是有些道道,她让这些孩子在学习中保持疑问,并非教些死知识,看来自己在小竹林还是能学不少东西。

    林子纯的课有些枯燥,因为是基础课,对于识别不同药材、药性、产地,至少有一半弟子兴趣不大,他们心里想的是如何提高修为,以后好成为内门和嫡传弟子。

    吴非并没因自己年纪大,混在一群小孩中就些觉得尴尬,他倒是认真听讲,将这些东西全记在一张空白的玉片上。

    下午,林子纯带了众弟子去山中参观小竹林的制药作坊,这里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药师,他们的工作就是分辨药材,吴非跟他们很快攀谈起来,又长了不少见识。

    林子纯对吴非的所为有些诧异,这少年修为不算低,刚入门就有第一层修为,听说几个长老都想收他为徒,应该对药师兴趣不大才是,想不到居然能如此好学。

    到了放学,众人被传送回来,木小熊带着吴非去外门厨,这外门厨在笃宁山的山下,由数栋竹楼组成,牌匾上聆风居三个大字十分抢眼,打饭时,众弟子凭竹牌各取所需,吴非的竹牌是废牌,打饭的厨子检验之后皱眉道:“这位弟子,对不起,你今日不能用餐!”

    吴非心中恼怒,道:“请问内门厨在哪里?”

    那厨子讥笑道:“外门厨你都进不去,还想去内门么?”

    吴非忍住火气,道:“我去找人。”

    那厨子道:“找谁都没用!”他以为吴非是做错事,被罚不准吃饭。吴非哼了声,道:“大叔,您告诉我就成,有没有用是我的事。”

    那厨子朝山上指了指,道:“内门弟子在山上吃,你去吧,小心被赶出来。”木小熊拉了拉吴非,悄悄道:“你别急,一会我给你带点吃的出来。”吴非笑了笑,道:“不用。”转身朝山上走去。

    修炼者并不像凡人一样需要每天进餐,小竹林的厨房更多是给门下弟子一个休息交流的地方。

    内门厨别号悠然阁,建在山腰的一座瀑布边上,有五间竹楼组成,景致十分优雅,比之山下的聆风居要清幽不少,吴非刚到门口,便被一个矮个弟子拦住,那人皮笑肉不笑地道:“林非师弟,你是在山下用膳,别走错地方。”

    吴非见他叫得出自己名字,拱手道:“这位师兄如何称呼,在下来找子泓师兄。”

    那人哈哈一笑,道:“我叫林白仁,你叫我仁哥就成了,子泓师兄他刚刚好像吃完走了,要不你明天来找他吧。”

    吴非微微一笑道:“是么,向善师兄让我给他传句话。”

    林白仁知道这位向善师兄有些不好惹,便问道:“什么话?”

    吴非摇头道:“向善师兄让我直接转告。”

    林白仁心中冷笑,向善师兄怎么了,泓哥还真怕他不成。

    “行啊,那师弟明天早上来吧,记得早点来,不过,子泓师兄也未必每天来用餐,所以你要有准备哟。”

    吴非点点头,正要离开,就见乔婆婆从悠然阁中走出来,他有些奇怪,怎么乔婆婆也在这里用膳?

    乔婆婆身边跟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们长相可爱,模样是一般无二,连头也都扎成一个马尾甩在脑后,吴非暗忖道:“她们应该是一对双胞胎,不知跟乔婆婆是什么关系?”心中想着,人也迎了上去。

    见到吴非出现在这里,乔婆婆有些诧异,吴非忙向她施了一礼,恭敬地道:“乔长老好。”

    乔婆婆道:“你怎么来这里了,在下面学得如何,还适应么?”

    吴非道:“都还好,我来找子泓师兄,可惜他不在。”

    “谁说他不在?”

    乔婆婆身边二个女孩异口同声道。

    吴非一呆,他回头去看林白仁,却已不见人影。

    左边那女孩笑道:“你是林非师弟吧,子泓师兄他明明就在里面吃饭,还没吃完呢。”

    右边女孩问道:“是林白仁还是林嘉尤告诉你的?”

    吴非被两个矮他半头的女孩叫师弟,有些不好意思,道:“两位师姐,你怎么知道是林白仁、林嘉尤?”右边女孩不屑道:“他们两个都是林子泓的跟班,我最瞧不上!”

    正说着,只见林子泓带着林白仁和林嘉尤从悠然阁中跑出来,他见到乔婆婆,先上前施礼,又对吴非道:“林非师弟,你是来找我的吧,有什么事我们到那边说好了,不要影响乔长老母女说话。”

    吴非这才知道这对双胞胎竟是乔婆婆的女儿。

    乔婆婆点头道:“行,你们有事去说好了,我明天要去栄城处理一段纠纷,现在有些话要跟两个丫头讲讲,林非,你有什么要求跟子泓提就是了。”

    吴非点点头,道:“是,多谢婆婆!”他觉得还是叫婆婆更顺口,叫乔长老有些生分。

    两个女孩一起对吴非吐了吐舌头,跟在乔婆婆身后朝山上行去。

    待乔婆婆三人走远,林子泓脸色一沉,道:“林非,你很好啊,入门第一天就向乔长老告状了?”

    吴非掏出那快废竹牌递给他,道:“我没有告状,这块牌子用不了,请师兄给我一块能用的。”

    林子泓并不去接竹牌,冷笑道:“告状就告状了,还不敢承认!”

    吴非真想在这人脸上踩上两脚,但他还是忍住火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问心无愧。”

    林子泓哼了声,接过竹牌。

    “这竹牌怎么了?”

    “这牌子不能用。”

    林子泓一道灵气注入,片刻后,他满脸愕然的道:“谁说的不能用,你们两个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