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刁难

    林燕沙道:“现在你们去上课,大家排好队依次进来,不许出错,谁出错罚谁!”说完指挥当先的一个女孩走到阵法中间,只见白光一闪,她人已凭空消失。

    三十个孩子有次序地走入阵中,吴非在这群孩童中是最高的一个,自然最后进去,他刚跨入阵法,便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竟出现在一间宽大的学室中。

    这间学室十分明亮,像是个圆形的山洞,但山壁却是贝壳般光的岩石,里面围着中间放了四排课桌椅,中间一张大竹椅上坐着一位中年妇人,她身材丰满,长相还算清雅,但比起清笛和落花两位长老,还是差了不少,吴非认得这是御风堂的法师,昨日出现过。

    那妇人见吴非出现,环顾四周一圈,点头道:“好,人都来齐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

    众弟子开始还交头接耳,被她严厉的目光扫过,顿时安静下来,那妇人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子纯,是小竹林第三层的法师,从今日起,我负责外门弟子的辅导和修炼,除了这些,还教你们小竹林的药学。”

    林子纯扫了一眼众人,问道:“你们都采过血了,是不是每人了一块玉牌?”

    众人点头,林子纯道:“你们知道这块玉牌是做什么用的吗?”

    有弟子回道:“这是药修的身份牌,我们有了这块玉牌,就可以去参加开鉴,开鉴赢了,可以提升自己的等级。”

    开鉴是药修之间的比斗。

    林子纯道:“不错,药修分为五级,他们是初师、次师、大师、宗师和圣师,用这玉牌参加开鉴,每赢一次,就增加一道红痕,赢到九道,就上升一级,若是连败九场,就要降级。”她说到这里一顿,目光落在吴非身上,道:“你,站起来!”

    吴非一怔,暗道:“难道这位法师也要为难我?”他一边想着,还是站了起来。

    林子纯道:“我们小竹林以药修闻名西北神道,你知道附近还有哪些门派也是以药修见长?”

    吴非虽然在神道大陆上游历过一段时间,却并不了解哪些门派是炼药炼丹。林子纯见吴非答不上来,示意他坐下,道:“在我们西北神道,除了小竹林,就是一品堂,其他只能算二流,大家记住,以后遇到一品堂的药修,我们绝不能客气!”

    吴非不知道一品堂是什么门派,但林子纯既然这么说,他也就记在心里。

    林子纯正要往下说,忽然白光连闪,学室中又出现了两人,这两人居然是林燕沙和林子泓。

    林燕沙对林子纯态度似乎有些冷淡,两人相距十余步,林燕沙站定抱拳道:“子纯法师,抱歉要打断一下!”

    林子纯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站到一边。

    林燕沙对众弟子道:“今天是你们外门弟子第一天上课,我和林子泓师弟代表门中长老,对你们进行抽检,抽检不合格者,今天的课不用上,也不许吃饭,直接去爬山。”

    吴非心中冷笑,林子泓这是故意刁难我来了,抽检什么,直接点我名就是了。

    果然,林燕沙指着吴非道:“林非,你站起来,背一下我们小竹林的门规!”

    吴非站起来,感激地望了一眼木小熊,又瞪着林子泓,道:“我们小竹林的门规一共是十条——”他刚从木小熊的竹牌上得知内容,现在自然能一一背出。

    林子泓的脸色从得意变成了诧异,暗道:“我忘了这小子有师妹暗中帮忙,很好,你以为我整不到你么,咱们走着瞧!”

    林燕沙又抽检了两人,问起门派传承和作息时间,这两个弟子察看过竹牌,自然也一一作答。

    抽检完毕,林燕沙和林子泓离开。

    林子纯回到学室中间,道:“好,现在我们正式上课!”她没有接着讲别的药修门派,至于一品堂有什么厉害之处也没未提及,而是说起小竹林的擅长来,那是如何识别药材。

    林子纯从宝囊中取出三朵红花,道:“作为修炼者,这里的每个人都具有神根,刚才的抽检其实没有必要,因为你们可以做到对读过的文字和图形过目不忘,但植物不同,它们之间有些差别极其细微,甚至外形几乎一样,然而药性却迥然不同,现在你们上来瞧瞧,看看谁能说出它们的区别?”

    吴非排着队和其他弟子一起走到前面,见那三朵花类似月季,只是花枝上没刺,除了颜色深浅略有不同,其他居然没什么不同。

    等每个弟子都观察过这三枝花,林子纯问道:“你们谁看出这三枝花的区别了?”

    有人举手道:“它们的气味不同!”

    林子纯笑着摇头道:“它们气味是略有不同,但如果仅凭气味,那最好的采药师,怕也不能完全分辨。”

    又有人举手道:“它们颜色有深浅!”

    林子纯依旧摇头。

    其他人猜了花枝,花叶,都没猜对。

    吴非托着下巴,想起晏子春秋中记载,橘生淮南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于是对木小熊道:“以我看,这三枝花应是一个品种,没区别,但生长的环境不同,所以制成药后,药性才迥然不同。”

    木小熊摇头道:“不会吧,我觉得应该是有区别。”

    见到再没弟子举手,林子纯笑道:“其实很简单,这三朵花,如果用肉眼观看,它们的区别是没有区别!”

    众弟子闻言都咦了声,满脸狐疑,林子纯笑道:“这种花名叫霁玉,在没有结出果子前,仅仅凭借察看是不能区分开来的。”

    众人心中疑问,那你还要我们看它,是什么意思?林子纯猜到大家心里所想,道:“我要你们看,是让大家在学习上,要有勇气怀疑一切,我恨遗憾,为什么你们之中就没有一个人能提出疑问呢?”

    木小熊想要举手,刚才吴非明明说中,怎能说没有一个?吴非一把将他手按住,摇摇头,示意他没必要去争辩。

    林子纯说到这里,取出三个净瓶,又取出一个水壶,往里面倒了些乳白色的液体,然后将三枝花插入瓶中。

    不一会,令人惊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三枝花迅生长结果,其中一枝结出的是白色果实,另外两枝却是紫色和蓝色。

    林子纯道:“现在你们看出差别了吧,霁玉霁玉,自然白色才是真正的药材,但白色的果,只长在空气稀薄的高山顶上,长在河边湖边结蓝果,长在山下平地结紫果,可是,霁玉不能在结果以后才去提炼,要在结果前就晒制,如果你是买的霁玉,以后结出来的果不是白色,那么炼出来的药,就是失败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