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你的竹牌呢?

    就在吴非愕然间,他身前突现两道黑影,它们一左一右扑到,这两条黑影一般无二,连动作都如出一辙。吴非此时周围没有立足之地,要么从陡峭的山坡上滚落摔下,要么被狼犬咬中受伤。

    情急之下,吴非双手向皮囊伸去,他回天行大陆时,身上带了三支手铳,两支是他从朱由真王府得来,还有一支是从严小寿那里得来,现在放在晏畅身上有一支,吴非自己带了两支,想不到回到天行大陆,居然第一次要用在这里!

    就在吴非握住手铳即将抽出的霎那,一声轻叱传来,两道黑影竟幻化成两道黑烟,消失在原地。

    “你,叫林非?”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向善师兄么?”

    吴非努力寻找声音的来源,同时暗暗放回两支手铳,先前这最后一招,他庆幸没出手。

    “吱——”

    随着一声响,一间小屋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白少年。

    这少年身上一袭翠绿衣衫,是小竹林弟子的标准装束,他腰间系着一条黑色宽带,身形颇为修长,他两腿微动,便行云般飘到吴非面前。

    吴非看清那少年面目,心中有些惊异,这少年五官方正,浓眉大眼,本来应是和善的一张脸,眉宇间却凝聚着一股说不清的煞气,而且煞气之外带着一股浓郁的傲气,与以前的王良飞有几分相似,吴非暗忖道:“这位便是向善师兄么,看年纪只比我大两三岁,为何头全白了?”

    吴非记得,那魔道的天才少年彭亦坤的也是满头白,但眼前这少年的白好像是假的,因为他的头根部有一截泛黑,可能是用法术故意让自己显得卓尔不群。

    那少年打量了吴非一眼,冷冷问道:“是谁安排你到狼牙峰来的?”

    吴非行礼道:“是子泓师兄让我在这里住。”

    那少年哼了一声,道:“外门弟子居然安排到这里来,看来你得罪了人,今天不早了,我不赶你走,明天你去跟林子泓说一声,让他给你挪个地方!”他一指山峰上的三间屋子,又道:“这是我练功和睡觉的地方,那是阿虎的房间,你不可以睡!”

    吴非一怔,道:“阿虎是谁?”

    那少年讥讽地道:“你不是和它动手了么,刚刚差点还死在它口下。”

    吴非这才知道那独眼狼犬名叫阿虎,原来这峰顶的屋子被他一个人全霸占了,不由茫然问道:“那,那我住哪?”

    那少年朝山下努努嘴道:“那里!”

    吴非朝下一望,只见脚下十数丈处,山壁上有一道裂缝,裂缝中搭了个茅棚,应该能勉强容一个人的身。

    那少年说完,再不看一眼吴非,转身飘回屋中。

    这分明是赶吴非走,他心中郁闷,这位向善师兄太目中无人,小竹林怎么尽是这种角色?当下开口道:“向善师兄,请问明日子泓师兄若是没地方可安排,怎么办?”

    “我林向善说的,他敢!”

    那少年的声音从屋中飘出,他到这时才承认自己的身份。

    吴非只有苦笑,林向善的声音又飘出来道:“他若不给你换,你就只能睡下面,记住,晚上在下面别弄出任何声响,若是出声影响我修炼——”他手一挥,屋里阿虎传来一声低沉的咆哮,一道凌厉的杀气又逼迫而来。

    吴非无奈地耸耸肩,想了想,自己若和这位师兄争辩,必然会吃亏,况且他养的那只独眼狼犬阿虎也不好对付,自己轻易还不能用手铳,眼下只有先忍着,等找到机会再和林向善算账,于是转身朝下面那茅棚走去。

    这茅棚由几根竹子搭建,顶上也没有顶棚,就是扎了些细竹枝,若是刮风下雨,必然无可躲避,吴非又去折了些竹枝,将茅棚四周遮挡起来。

    忙完这一切,天已全黑,吴非坐在茅棚中,盘膝而坐,刚刚进入修炼状态,忽然听到头顶有人出啸叫,接着是低沉的嚎叫,这声音带着愤懑,却是林向善和阿虎无疑,他不许吴非出声,自己却在这里吼叫。

    吴非在茅棚中布置了一个隔音罩,将自己和上面那声音隔开,这才迷迷糊糊进入了修炼状态。

    第二天一早,吴非从修炼中醒来,现自己搭建在茅棚外的竹枝,有一半被风吹走,想起杜工部那两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不禁摇头。

    从自己的皮囊中随便找出点东西吃了,吴非在茅棚边的山壁上做了个记号,才爬下山,然后在山涧中又洗漱了一番,这才来到演武场,现昨日通过考核的那些外门弟子在列队采血。

    两个法师正给那些采血完毕的弟子分组,这次考进来的外门弟子六十人,一共分成两组,身材高大的林燕沙瞧见吴非,不由眉头皱起,喝道:“林非,你怎么才来,给你的衣服呢,怎么不穿!”

    林子泓没有跟吴非说这些,所以吴非根本不知道什么时间集合,不禁愕然道:“我,我不知道。”

    林燕沙哼道:“正式入门第一天就迟到,还不按规定着装,你这第一个月银石收入,全部没收!”

    吴非知道是林子泓玩的鬼,但也没有分辨,林燕沙一指队伍后面,道:“先采血,然后去那里排队!”吴非点点头,采完血,每人了一块玉牌,吴非不知道这玉牌是做什么用,反正了就收下,他自觉地排到队伍后面,顺便将林子泓给他的衣服穿上,对于外门弟子每个月五块银石的收入他倒并不介意。

    排在吴非前面的正是昨日获胜的木小熊,他瞧见吴非,低声笑道:“非师兄,你怎么回事,睡过头了么,早上也不来外门厨吃饭?”

    吴非一呆,外门厨是外门弟子吃饭的地方么,道:“没人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

    木小熊问道:“你的竹牌呢?”

    “喏,这就是了。”

    吴非取出昨日林子泓给他那块竹牌递给木小熊,木小熊探了一探,面色有些怪异,他掏出自己那块给吴非,道:“这是我的,跟你不一样呢。”

    吴非一缕灵气注入,现那竹牌中记载了不少东西,先是小竹林派的传承简介,其次是门规,门规不多,总共才十条,接着是外门弟子每日的功课,分为识别药材、釆药、碾磨、炼制等,然后是每日作息和用膳的时间和地点,最后注明考核的时间是每两个月一次,连续三次考核不合格,将失去每月的银石收入,连续六次不合格,降级为外门药师,这是小竹林最低等级的弟子,基本是修为低下又没修炼前途者居之。

    匆匆浏览完毕,吴非将竹牌还给木小熊,这时林燕沙带着他们这组三十个外门弟子走进一个由晶石和竹枝组成的传送阵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