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向善不善

    林子泓掏出一套小竹林的服饰和那块竹牌给他,道:“那座山峰,名叫狼牙峰,是我们小竹林的三十六峰之一,山上有几间屋子,最右边住的是向善师兄,他修炼到第二层了,左边那几间都是闲置的,在那修炼非常安静,你就去那儿吧,里面被褥什么都有,记得,明天上午要来演武场,新人都在那里领牌采精血!”

    领牌是指领弟子牌,拿到弟子牌才算是小竹林的正式弟子,另外还需要采集精血,精血牌在弟子离开门派时会归还,弟子若是出了意外,门派内的精血牌可以感知位置和距离,以起到保护作用,所以一般的门派弟子,外人还是轻易不敢得罪。

    吴非心里暗骂:“我又不能御剑飞行,每天爬到那座山上去,来回起码要两三个时辰,你这是故意刁难我!”他伸手接过竹牌,忍住怒气道:“多谢师兄。”

    林子泓指着前面道:“你顺这条路下山,狼牙峰上去只有一条路,别走错了,触碰到护山法阵就麻烦,师兄不送你了!”

    吴非点点头,又问道:“好,上午去演武场是什么时候?”

    林子泓并不回答,指着那块竹牌道:“你进房间的竹牌,就是你的临时身份牌,它可以解开房间的禁制,我们小竹林的竹牌跟玉牌有相同之处,都可以记事,你回去查看一下便知,门规什么都写在上面,记得,不要犯门规!”

    吴非行礼道:“好,我知道了!”

    见林子泓身子几个跳跃便消失在竹林中,吴非叹了口气,转身向山下走去,走了一段,还看不清山下有多远,便停下脚步,掏出林子泓给他的竹牌,一道灵气输了进去。

    竹林中,林子泓和一高一矮两个小竹林弟子正聚在一起捧腹大笑,那高个弟子名叫林嘉尤,矮个的叫林白仁,两人都是林子泓的死党。

    笑了一会,那林白仁先停下来道:“泓哥,你给那小子一块废竹牌,上面啥都没有,他上了山也进不了房门,除非撬锁,明天早上迟到、背不出门规,不知老师会如何罚他?”

    林子泓笑道:“我就是要戏弄他!”

    林嘉尤道:“那小子若去告状,长老问起竹牌之事,你怎么说?”

    林子泓不屑地道:“我就说他自己不小心拿灵气抹去了,他能怎样!”

    三人又是一阵大笑,林子泓道:“我们师兄弟中有一句口头禅,叫向善不善,布风真疯,这小子拿块假竹牌住到向善师兄隔壁,不知道向善师兄会如何修理他?”

    林白仁道:“向善师兄不好接近,尤其出手没个轻重,上次师兄弟过招,他硬将晨师弟一条手臂生生切断,清笛长老那么好的医术,都差点没接上,万一他不小心将林非弄死,那就好玩了。”

    林子泓哼道:“不会,向善师兄出手是犀利了点,但师兄弟间,还没弄死过谁。”心中却咬牙道:“弄死正好,林子焕不是死了么,再死个林非算什么。”

    林向善和林布风都是小竹林第二层巅峰的弟子,两人一个是冷僻,一个是坏脾气,极不好相处,但因其修为高,门中对两人也就容忍了,所以林向善才独住狼牙峰。

    演武场所在的这座山,是小竹林的笃宁山,吴非下山,找了半天才找到上山之路,说是上山,那石梯就是在山上凿出的台阶,有些地方连台阶都没有,需要攀爬过去,吴非暗想:“换在以前,自己别说爬这山了,就是望一眼,也都心怯。”

    足足爬了一个时辰,天色暗了下来。

    爬上山顶,吴非站在山顶四下一望,只见周遭本来翠绿的山峰在夕阳中,像被涂抺了一层浓郁的橘色,变得墨影斑驳。

    狼牙峰上并没吴非预想的那样有块平地,虽也长了些细竹,但它是斜斜的一个坡,峰顶像刀刃般,一般人走在上面都会滑下山去。

    那坡上的几个突起处,有三间竹屋,都是利用地势,嵌在山石间,竹屋一小半是竟是悬空着。

    吴非摇摇头,他还真分不清左右,到底哪间是向善师兄的屋子,哪间自己可以住,他拿出林子泓给他那块竹牌,这块牌子里什么都没记录,完全是空的,也不知能不能开门进去。

    正犹疑间,忽然一道凌厉的杀气从自己身上掠过,吴非急忙开口道:“是向善师兄么,师弟林非有礼了!”

    昏黄夕阳下,微风从身上刮过,竟带着一股奇异的寒意。

    吴非喊了二声,山上竟毫无动静,那道凌厉的杀气却越来越浓,他心中暗惊道:“不对,这人对我怀着极大的敌意,他莫不是想置我于死地吧?”

    这么想着,吴非又前进了一步,蓦地,一声低沉的闷哼传来,那凌厉的杀气仿佛立刻就会被激。

    令吴非毛骨悚然的是,他根本不知那人在哪里,为何要对自己怀有如此大的敌意,现在他握紧邪月刀,向前又跨了一步。

    那闷哼变成一声怒吼,一团黑影从天而降,朝吴非直扑而下,吴非现在身法比以前要快了许多,他一个侧翻避过那黑影,一只脚险险踩在一块山石上。

    那黑影十分灵活,不等吴非站稳,身子便弹了回来,一道血腥气息直扑吴非面门。

    如此迅猛的攻击,令吴非不得不全力回应,他邪月刀向上一挑,身子猛然后仰,那血腥的气息擦着鼻尖刮过。

    两人交手已有两招,令吴非震惊的是,那黑影到底是什么,他都还没有看清!

    黑影咆哮一声,身子在山石上一点,反身朝吴非双腿扑到,一张血盆大口也朝他双腿咬去,吴非刚站直身子,觉察到身后的风声,不敢怠慢,双足一点腾身而起,在空中一个倒翻,邪月刀朝那黑影出一道暗红色光芒,黑影身法虽快,但刀芒之下,连续的进攻终于被打断,它身子一缩,避开刀芒,返身又要扑来。

    这下吴非终于看清,原来这条黑影竟是一条身长六尺的独眼狼犬!

    不用说,这必然是那位林向善师兄的宠物。

    吴非先前将那狼犬逼退,便不想让它再近身,当下一道一道刀光出,将那独眼狼犬逼得左扑右跳,但吴非占上风还没多久,那独眼狼犬身子一晃,化作一团黑雾,忽然消失不见。

    ps:本书中文,请支持阿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