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被人盯上

    吴非啊了一声,道:“哪三种,融合了会怎样?”

    清笛长老道:“炼制某些奇异的法器,用你们的血,成功率会倍增!”她停了停又道:“这三种血,第一种是龙之血,但现在我们天行大陆上已经绝迹!”

    吴非若有所思,暗道:“我们华夏人被称为龙的传人,难道跟这有关?”

    清笛长老道:“第二种,是蝾螈血,蝾螈血又被称万能血,万能血在凡人和修炼者身上很少出现,不过,他不像龙之血那么绝无仅有,要找到还是有可能的。”

    吴非点点头,清笛长老继续道:“这第三种,是紫鼬血,有这三种血,就可以融合蓝莹血,但有一点有限制,那就是融合的两种血,有一人必须是修炼者,还必须修炼到第二层,才能挥作用!”

    听到这里,吴非和思思对望一眼,吴非禁不住道:“祺关城主!”

    思思脱口道:“比武招亲!”

    “我们若是落在那些人手里,会怎样?”

    吴非有些后怕。

    清笛长老道:“我不知道他们会拿你们来做什么用,也许会等你修炼到第二层之后来杀你,若是邪派,会将你们炼成僵尸,随时取血,若是所谓正派,则会把你们大脑摘除,变成离魂之人!”

    吴非二人吓得毛骨悚然。

    其实清笛长老还没有说透,因为眼前两人对自己血液完全没有概念,她心中隐隐感觉,如果这两种血液混合,有可能制造出一具恐怖的魔物,那就是神傀,神傀是天行大陆上的三大禁物之一,很是恐怖,一旦炼制成功,即使对上第九层的顶级高手,也有一战之力,另外两件禁物是晦冥百绝转生瓶和天变魔体。

    清笛长老停了停,道:“这么说来,你们两个已经被人盯上了?”

    吴非神情凝重,道:“有这可能。”他将在祺关城的情形简略说了一遍,想到祺关城拍卖神奴和比武招亲都可能是设计好的圈套,不由脊背一阵凉,自己不娶黎影逃婚,竟是躲过一场生死大劫?

    听到吴非说出黎俊伯的名字,清笛长老道:“此人我听说过,据说有些手段,不然也不会当上祺关城的城主,至于他修炼邪术或邪器,没有证据不好说,我奇怪的是,为何离开祺关城大半年,他没有去抓你们?”

    吴非不敢说出自己传送回去,其实只过了个把月,道:“这个我还不知,也许他是想等我修炼到第二层吧。”

    清笛长老哼了声,道:“我最鄙视邪术修炼,一旦被我查清楚,必将其彻底灭掉!”

    吴非道:“我们在小竹林,他们知道后会不会来下手?”

    清笛长老摇头道:“不太可能,修炼邪术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况且你们也没有证据。”

    吴非摸摸脑袋道:“想不到我们的血液这么稀少,那不是要成为天下修炼者的猎物了?”

    “一般的修炼者并不会去关注,因为邪术的修炼,极易走火入魔,成功者万里无一!”

    清笛长老安慰道。

    思思吐了吐舌头,笑道:“他们走火入魔还好,我们两个变肉干了,那可不好!”

    吴非道:“亏你还笑得出来!”

    清笛长老伸手过来道:“你们的血液极少有人关注,但一旦有人注意到,那就可能万劫不复,以后不论遇到谁,都不要再提起了,切记,切记!”

    吴非和思思忙一头。清笛长老道:“对了,你刚才用的什么法器,我还未见过!”

    吴非将从章少那里得来的两枚棋子递过去,道:“这是弟子侥幸得来的仿神器,先前用的是白色这枚。”

    清笛长老拿在手里察看了半天,又掂了掂,赞了声道:“这是非常好的仿神器,而且怕不只是仿神器这么简单,这里面的器灵,我无法捉摸,你至少可以用到第五层,即使一流大派的内门弟子,也不太可能拥有这样的法器,记住,拿出来用的时候一定要隐蔽,小心被人觊觎!”她将两枚棋子递回来,吴非点头,郑重地收好两枚棋子。

    这两枚棋子其实并不珍贵,真正珍贵的是棋子中蕴含的器灵,吴非并不知道,若将这棋子上的两只器灵炼制到一件法器上,那时的威力才恐怖地增长,只不过雌雄同体的法器并不好找,他需要等待机缘。

    此时,吴非心中对林兮涵的感激又加深了一分,若不是她坚持要自己加入小竹林,自己怎会遇到这位端庄高贵,外冷内热的清笛长老?

    因为这段耽误,所以当三人出现在小竹林演武场时,间隔了良久。

    林之羽交代了林子泓的任务,自己带着一些弟子走了,乔婆婆对林子泓道:“林非师弟你好好安排,有什么需要向我禀告。”

    林子泓点头道:“是,婆婆,我一定用心安排。”

    小竹林里,比长老低一级的是法师,由第三层以上修为的弟子担当,不过,小竹林修炼到第三层以上的,基本已年近四十,人数也不多,只有八人。

    林子泓协助执事堂的法师安排那些外门弟子,唯独将吴非晾在一边,吴非暗自道:“我倒要瞧瞧,你怎样公报私仇。”

    待所有弟子都安排完毕,林子泓对剩下的那执事堂法师道:“林非师弟跟那些小孩子住一起不方便,我来单独安排吧!”

    那法师叫林燕沙,是个身材高大的壮汉,他闻言点头,没有异议。

    林子泓道:“燕沙法师,麻烦您把狼牙峰的竹牌给我吧。”

    林燕沙微微一呆,道:“狼牙峰,向善师弟那里么?”

    林子泓道:“是啊。”

    林燕沙瞥了一眼吴非,取出一块竹牌抛给林子泓,道:“掌门让你安排,那我走了。”

    两人拱手道别,林子泓回身对吴非道:“林非师弟,你跟我来!”吴非点点头也不言语,跟在他身后向前行去。

    穿过竹林,两人走上山腰,此时天色渐晚,林子泓忽然停下来,指着对面一坐山峰道:“师弟,你瞧那边风景如何?”

    对面的山峰十分陡峭,像一支巨大的竹笋,又像一颗猛犬的牙齿长在那里,吴非一呆,不知他耍的什么阴谋佹计,点头道:“风景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