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神秘蓝莹血

    先前吴非带着清笛长老去见思思,新昶镇不远,片刻便到。

    吴非给晏畅他们租的就是普通凡人住所,思思正在屋内休息,她的伤刚好,还是觉得有些虚弱。

    两人进了屋,清笛长老见了思思咦了一声,这少女长得太好看了,比之林兮涵也是春兰秋菊,各有所长,她伸出一只手拉起思思的衣袖,露出一段雪白的藕臂,只见思思的右手之上,一颗鲜红的丹砂印记印在臂弯处。

    清笛长老脸色宽松下来,她搭上思思的脉门,眉头忽然一皱,问道:“你,就是吴非的神奴?”

    思思不知道清笛长老是什么人,见主人对她非常恭敬,于是点头道:“是啊。”她收起手里的手帕,这帕上还有她刚咳出的一口积血。

    清笛长老却一把拿过那血帕,用手指轻轻擦了擦,目中闪出微微的光芒,她又问吴非道:“你只有这一个女神奴?”

    吴非想到先前清笛长老说不信思思是处子,有些脸红,道:“晚辈修炼浅薄,其实一个神奴都是不敢收的,除了思思,没有其他人。”他的手和思思一握,两人通感,各自身上隐现一道黄光。

    清笛长老点点头,叹了一声,道:“真是难得!”又转向思思,面色柔和了许多,道:“你叫思思,来自佛国?”她刚才验证到思思素洁高雅,是个完完整整的处子之身。

    思思点头道:“是的,前辈。”清笛长老微笑道:“说起来,我也出生在佛国,只是许多年没有回去了。”

    思思惊异地道:“前辈,您也是佛国的呀,您这么高的修为,在佛国,一定会受重用的,怎么出来了呢?”

    吴非去过佛国,说来还救过佛国的六公主泰朿,泰朿公主留给他一块五彩玉,上面记载了一些功法,泰朿公主希望吴非去找她,但他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

    传说佛国有一枚转世之环,谁能打开便能成为新的佛主,这有点类似转世灵童的传承,只是近几百年来,没人能打开转世之环,所以佛主的继承就由老佛主指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转世之环好像消失一般,现在已经无人提起。

    清笛长老一叹,道:“不提也罢,对了,你身上的毒是怎么回事?”

    思思一呆,道:“什么毒,主人不是和我一起将毒解了吗?”

    清笛长老生气地道:“解毒?你把解药拿出来我瞧瞧!”

    吴非惊道:“难道,难道思思的毒还没有解开么,她已经服用了两颗解药了!”他将中了毒仙子的毒简约说了一遍,清笛长老沉吟道:“第一次是服三颗,第二次是四颗,最后一次要服五颗,这毒药果然很厉害,我很多年没有碰到这么厉害的施毒高手了,现在你是用修炼者的功法帮她解毒,貌似解了,其实是潜伏更深,第二个月未必作,但是第三个月一定会作,而且作起来,几乎无救!”

    “那,那怎么办?”

    吴非慌乱起来。

    清笛长老想了一会,道:“我或许可以替她解毒。”

    吴非一听,喜极道:“那弟子就求长老治好思思,只要您帮我解了她的毒,无论您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清笛长老有些奇怪,道:“为了一个凡人,你什么都愿意?”

    “是的,思思救过我的命,我不能抛弃她!”

    “这么说来,我若是救了她,让你离开小竹林也是可以的了?”

    吴非想了想,道:“不错,若是前辈提这个条件,在下心里虽然不愿,但也只能接受。”

    清笛长老道:“我改主意了,你这个弟子,我小竹林收下了!”

    吴非不知清笛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跪在地上拜道:“多谢长老。”

    清笛长老叹息一声,道:“收是收下了,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她改变初衷完全是因为被吴非刚才那番话说服。

    “这个条件是单独对弟子的么?”

    “不错,这个条件是,你入门后不许去找涵儿!”

    吴非心想果然如此,你还是怕林兮涵喜欢上我这个资质平庸的弟子,于是道:“好,我答应您不主动去找她说话,但是她来找我怎么办?”

    清笛长老道:“她来找你,你必须避开,偶然碰见,只能点个头,当然,我会约束她不去找你。”

    吴非咬咬牙答应道:“好,我答应长老,吴非进小竹林的目的本来就是修炼,不是为了兮涵师姐!”

    听到这话,思思忽闪着大眼睛看着吴非,眼中的表情有些诧异。

    清笛长老拉住思思的手,道:“丫头,我对你还有个条件。”

    思思不知为何有些慌乱,道:“长老您说,思思只要能做到,一定答应。”

    清笛长老道:“我要收你做义女。”

    这话一出,思思和吴非都是一呆,思思是个机灵的女子,一呆之后,立刻拜倒。

    “义女闵思岑这里拜过干娘,我给您磕头了。”她连磕三个响头,清笛长老扶起她道:“思思,说来也是有缘,不过你跟我上山,没有我的允许,和主人是互相不能见面的,这个你可做得到?”

    “嗯,我能,只要主人没有意见。”

    吴非道:“我当然没有,能治好思思,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思思心中非常欢喜,眼前这位前辈修为高深,她肯收自己为义女带上山,说不定还有其他的缘分,道:“前辈抬爱,思思幸之如何,但不知道要多长时间不能见主人?”

    清笛长老道:“至少一年吧,等你毒伤去尽,等他离开小竹林,想带你去哪里就去哪里。”

    “多谢前辈。”

    “先别感谢,有件事你知道不知道?”

    思思见清笛长老面色凝重,惊讶地道:“什么事?”

    清笛长老拿着思思先前咳出血的手帕,道:“你知道你的血是蓝莹血么?”

    思思有些茫然,道:“我知道自己的血很难找到主人,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吴非也奇怪,这蓝莹血是什么玩意。

    清笛长老道:“你看你的血干了,散出一层幽幽的蓝光,这种血液,只有极少数人才有,有人称它为蓝蝇血,也有人叫它蓝莹血,我收你做义女,不单是因为你是我的同乡,更是因为这血,传言说,蓝莹血非常神秘,只能和三种血融合!”她望着吴非一字一顿道:“你能收思思做神奴,你的血一定是这三种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