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输了,裸奔

    吴非觉得她说到佛国声音有些异样,暗道:“这清笛长老莫非有亲属在佛国?”口中道:“好啊,可是我们怎么去?”他收好被清笛长老划烂的云帆,心中却是想道:“这次破成这样,修补起来不知要花多少金石。”

    清笛长老道:“新昶镇是吧,你跟我走!”

    两人出了小竹林的山门,清笛长老从怀中掏出一支拂尘般的东西,这拂尘上的白毛有些特别,一根根晶莹透亮,闪着奇异的光芒,她伸手一挥,身子呼地腾空而起,吴非被清笛长老拉着,低头一瞧,吓了一跳,只见脚下空空,有云雾在飞掠而过,他什么都没踩着,可是还飞在天上,心中惊道:“这,这就是御空法器的飞行么!”上次乔婆婆带他飞行,可没有清笛长老这么快。

    在清笛长老带着吴非御空飞行的同时,演武场里又是另一番景象。

    林兮涵带着萧逸、王良飞、林子泓三人下了台,她寒着脸对着萧逸道:“师叔,您不愿跑这二十圈也行,我们的婚约便就此作罢。”

    萧逸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道:“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林兮涵道:“师叔,我劝您还是就此打消念头,不然您就跑二十圈好了,不过,就算您跑这二十圈,我也不会嫁给您!”

    萧逸去拉林兮涵的手,道:“涵儿,那个吴非,你就这么喜欢,他好像只有第一层的修为吧?”林兮涵甩开他手道:“谁说我喜欢他了,再说,我喜欢谁跟修为无关,师叔,还请您自重!”

    林子泓见起了争执,悄悄向后退去,才退几步,被王良飞一把拉住,道:“师弟,你输了钱,还有十圈没跑的!”林子泓红了脸道:“掌门、长老都在这里,我,我等下跑行不?”

    王良飞摇头道:“不行,没人看,你跑有什么意思!”

    林子泓哭丧着脸道:“可是,我若现在跑,一定会被掌门责罚的。”

    王良飞双手一摊道:“这我可管不着,你赌的时候怎就不怕责罚!”

    林子泓鼻涕眼泪一齐流下,道:“我,我,我——”他我了半天,也不知该怎么说。

    林兮涵忽然转身道:“等等,我走了,你们再跑,我可不想看到你们的丑态!”萧逸闻听此言,豁然开悟道:“师妹,你可不能走,这是你的赌约!”

    四人在台下说得热闹,台上的林之羽、蓝野长老等人却是有些惊疑,清笛长老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未回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南长老拱手道:“掌门大人、蓝长老,清笛长老她——”林之羽皱眉道:“清笛长老做事一向稳重,也许是生了什么意外,我们等一会好了,等下回来,她必有解释。”

    蓝野长老伸了个懒腰,道:“那你们在这里等吧,我先走了,等下他们回来,安排那个小子去给我看山洞!”

    林之羽吃了一惊,道:“师兄,这次只是外门弟子的考试,那个吴非若是通过了考试,也要修炼一年以后,才能成为您的嫡传弟子!”

    蓝野长老皱眉道:“哪来这么多规矩!”

    乔婆婆摇头道:“不行,吴非是我收来的,他应该到我去安排,蓝长老你不能仗势欺人!”

    林之羽奇道:“那个吴非修为这么低,年纪也不小了,你们干嘛还抢着要?”

    小竹林有四大长老,他们是清笛、蓝野、落花、乔,小竹林之所以在各大门派中以隽秀出名,正是因为门派中的长老女子占了多数,这位落花长老亦是一位美妇,论年纪她在四大长老中最小,论修为却是第三,今日她一直安静地坐着,这时忍不住掩嘴笑道:“我从未收过弟子,那个小子有点意思,不如给我吧!”

    蓝野长老道:“给我,我先说的!”

    乔婆婆道:“凭啥呀!”

    南长老心中窃笑,暗忖:“小竹林倒底还是个二流门派,就这么一个资质低下的少年,十七岁了,才刚刚修炼到第一层,你们还争来抢去,真是不知所谓。”

    林之羽头疼道:“别争了,等下清笛长老回来,说不定也要收他呢!我看,我们几个谁都别收,就按普通的外门弟子对待,一年后,他若考察合格,愿意入谁门下就入谁门下!”

    乔婆婆哼道:“那我是肯定没分了,那小子绝不会选一个老婆婆作师傅的!”落花长老笑道:“这是哪里的话,选师傅又不是选老婆,未必那小子还看得上妾身呀!”

    蓝野长老点点头,有些痛心地道:“要这么说,我也没戏,老朽以前逼着弟子练功,还造成了意外,除了兮涵那丫头,哪个弟子不怕我呀!”

    林之羽笑道:“还是让那小子修炼一年再说吧,说不得明年你们谁也不喜欢他了!”

    蓝野长老点头道:“还是掌门说的是,我赞成!”

    乔婆婆和落花长老一头。

    林兮涵听他们争着要收下吴非,心中不禁生出一股骄傲,暗道:“我看中的人,一定是最好的!”

    忽然间下面传来一阵惊哗,林之羽低头一瞧,就见一条人影裸地围着演武场狂奔,他骇然道:“这是谁,在干什么!”身子一动就要下台去阻拦。

    蓝野长老嘿嘿一笑,伸手阻拦道:“那小子打赌输了,在跑圈呢,别管他,就当没看见!”

    林之羽愕然道:“什么,出这种事你叫我别管,你还是蓝野师兄吗?”

    蓝野长老道:“这次闭关让老朽相通了很多东西,凡事莫强求啊!”

    南长老讥笑道:“小竹林派真有意思啊,我们大围教可不会出现这种事情!”蓝野长老悠悠道:“是么?”话音未了,只见又一条的身影围着演武场狂奔起来,他跑得比先前那人还快,南长老看清了那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逸。

    林之羽当掌门这么多年,从未出现过这种事情,小竹林派的女弟子不少,若是任由他们这么无聊跑下去,以后还怎么约束门下,他身形一动,出现在演武场中,手里一道匹练挥出,将林子泓裹个正着,随手又是一道匹练挥出,裹向萧逸。

    萧逸的修为远在林子泓之上,遇到突然袭击,本能地身形一纵,居然堪堪避开林之羽的攻击,林之羽有些恼怒,心里想道:“这家伙是喜欢现世么,哼,你大围教喜欢出丑,那我懒得管了。”他挟着林子泓一个闪身回到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