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许打涵儿的主意

    林子泓叹息道:“师妹,只剩最后一招,这位吴非兄弟只怕回天无力了吧?”

    林兮涵脸上笑道:“我对非师弟很有信心,是吧,萧师叔?”

    萧逸苦着脸,摇头道:“师妹,我输十倍的银石可以么,这输了不穿衣服跑十圈,师兄实在做不来。”

    “愿赌服输,你这么不男人,干脆别赌了。”

    萧逸十分迟疑。

    林子泓道:“师妹,我觉得可以,萧师兄多出十倍的钱,这证明他很诚心了。”

    林兮涵摇头道:“不行,要么这样,我再加一个赌,师兄你赢,萧师叔可以不跑,但是我赢了,师兄跑十圈,萧师叔跑二十圈,如何?”

    萧逸有些迟疑,虽说跑圈加倍,但要赌吴非输,他更有把握。

    林子泓却道:“师妹,这不公平吧?”

    林兮涵哼道:“我现在给了师叔选择的机会,哪里不公平?”

    萧逸一咬牙道:“好,只剩一招了,我就赌子泓师弟赢,但我也要加一个赌!”

    林兮涵道:“要赌我嫁给师叔么,不行!”

    萧逸道:“师妹,你的一切要求我可都答应了,难道师兄一点要求都不能提?”

    王良飞一直注视着场中,没怎么说话,这时忽然插嘴道:“我赌兮涵师妹赢,条件对等!”

    林兮涵不知王良飞为何要帮她,不由调侃萧逸道:“若萧师叔是这样,我还真的可以考虑给你一次机会!”

    吴非站在场中,有些愕然,他第二招就算不济,也有诸多后劲,可是清笛长老一掌便全部化去,让他有一种有力用不上的感觉。

    见到吴非呆,清笛长老淡淡道:“你前二招我太失望了,希望这最后一招能让本长老有所改变。”

    吴非神色依然平静,他悄悄从宝囊中摸出章少输给他的二枚棋子,掂了掂,只留下白色棋子握在手心,拱手施礼,用刚从林兮涵那里学来的传音对清笛长老道:“前辈,弟子凭实力确实无法取胜,不过,您先前说过,弟子不管用什么法器,什么方法,只要将您逼出圈外,就算通过,所以请恕弟子无礼,我这次将用出一件仿神器。”

    清笛长老摇摇头,叹了口气,暗道:“你若不说出来,或许还有一丝机会,既然说了,那是半点机会也没了。”忽然又想道:“他身上还有仿神器,倒是难得,萧逸能这么年轻修炼到第四层,与他是大围教萧长老之子的身份有关,这小子应该是爱慕涵儿,我一定要想办法阻止。”

    场中看好吴非出现奇迹的几乎没有,连林兮涵都没半点把握。

    王良飞虽然不看好吴非,但他觉得吴非必然能加入小竹林,这是他预感的结果。

    众人以为吴非最后一招一定会更加蓄力,谁知他游走了几步,忽然喝道:“第三招来也!”身子向着清笛长老直奔过去,他手中的邪月刀也收进宝囊,双拳紧握,不知攥着什么。

    听吴非说要使用仿神器,清笛长老林便在周身加持了一道防护,她相信,以吴非的修为,就算用一般的神器,也很难伤到自己,她要吴非知难而退,不再打林兮涵的主意。

    清笛长老防护中心是四周一步方圆的距离,范围不大,但一般修炼者根本无法靠近,吴非在冲到离她仅有五步之遥时,觉得有股大力在朝外推,身子好像冲进了一堆棉花,他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于是猛地左拳张开,一块白色的云石出现在手中,清笛长老看得真切,这是一块品质不错的云石,想道:“这小子要干吗,他的仿神器呢,就是拿这个来诈我么?”

    与此同时,清笛长老又看见那块云石后还有一张黄色符纸,她猛地一呆,这分明是一张普通的传送符,心中惊道:“这小子什么意思,知道三招无法撼动我,就此要遁走?”

    说时迟,众人只听吴非一声轻叱,那符纸点亮的同时,两人间蓦地凭空多出一道巨大的白帆!

    众人愕然间,清笛长老已是一掌划出,那白帆顿时裂开一道口子。

    就在清笛长老手掌划过白帆,她看到吴非紧握的右拳松开,一枚白色的棋子亮了出来。

    这枚棋子只是一闪,清笛长老出手竟然慢了半分,她突然间明白吴非的全部计划。

    “不好,我上当了!”

    这枚白色棋子,是枚迟滞法器,它的作用就是让对手出招有所迟滞,对手功力越低,迟滞时间越长。

    清笛长老眼睁睁看着吴非的云帆触碰到自己,传送符黄光一闪,顷刻间,两人就消失在当场。

    演武场上人去场空,所有人都懵了,脑中一片空白,吴非没有将清笛长老逼出圈外,但却将她带走,这,这是怎么回事?

    半晌,蓝野长老哈哈大笑,道:“好小子,有想法,好!”

    小竹林的掌门林之羽也抚须微笑道:“清笛长老一生谨慎,今日却轻敌了一回,这孩子,很有想法!”

    林兮涵拉着蓝野长老胳膊道:“大师伯,怎么回事,师傅他们去哪了?”

    蓝野长老一指对面山上云雾缭绕的竹林,笑道:“这小子,利用他那云帆和你师傅相接触的瞬间,动最普通的传送符,将自己和你师傅传送出去了,真是天才的想法呀。”他并不知道刚才的一瞬间,吴非还使用了白棋子的迟滞,蓝野长老只看到吴非的云帆和传送符,那细小的白棋子却没有注意。

    其实,如果不是清笛长老主防守,吴非动传送符的瞬间,她就可以一掌击毙对方,哪里还有时间来带她走。

    林兮涵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来,我赢了?”她一把夺过林子泓拿着的钱袋,对满脸猪肝色的林子泓和萧逸道:“愿赌服输!怎么样?”

    萧逸差点一口鲜血喷出,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看走了眼,吴非这小子太狡猾,居然想出这种法子来欺骗清笛长老。

    先前他们的赌局被蓝野长老用隔音罩隔绝,南长老并不清楚他们到底赌什么,这时见萧逸脸色如此难看,问道:“萧贤侄,你输了什么?”

    萧逸还没回答,林子泓哭丧着脸,道:“我的银石,全部的家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