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倘若师妹输了

    两人仅仅相距十步的距离,吴非凝聚出九成的功力,忽地一道光芒劈过去,口中叫道:“第一招!”

    刀光暗红,带着血色,到了清笛长老面前,陡地一个盘旋,竟从侧面攻到。这是吴非最近琢磨出来的新招术。

    清笛长老伸出两根雪白玉指,轻轻一捏,那道暗红的光芒竟被她两指一掐即灭!她轻叹道:“你还没有领悟到这把刀的真髓呀!”

    吴非暗惊,清笛长老两根手指上只带了一层极淡的柠黄色光芒,她最多是用了三成功力,就把自己这近乎全力的一击给化解掉。

    吴非胸口起伏,他双手交合,开始了第二招的凝气,这次的凝气十分缓慢,但邪月刀的颜色从暗红升到赤红,清笛长老眉毛微微一挑,看来这小子第一招也没有用全力,自己倒是真的轻视他了。

    林子泓在台上哈哈一笑,林兮涵瞪了他一眼,走过去坐在他边上,道:“你笑什么,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她其实知道吴非胜机渺茫,但实在不能忍下这口气。

    “师妹要赌什么?”

    “我赌三招后,吴非师弟一定赢!”

    “师妹,难道你希望师傅输呀,好吧,我跟你赌,你赌什么?”

    林兮涵想了想,道:“赌一个月的花销!”

    小竹林的二层弟子每个月可以领到五十块银石,在所有门派中还算富裕,有些小门派,只有十几块银石。

    林子泓道:“师妹,我可不忍心让你输得没钱买衣服!”

    这时萧逸走过来站在两人身后,笑道:“我也来赌一个,可以么?”

    林兮涵哼了声,不去理他。

    林子泓媚笑着道:“可以,萧师兄赌谁赢?”

    萧逸道:“我赌师妹赢。”

    林子泓知道他是讨林兮涵欢喜,五十块银石对一个四层弟子来说,并不算什么。

    林兮涵笑道:“好啊师叔,你赌我赢,子泓师弟就要输两个月的花销了。”萧逸笑道:“只要师妹喜欢,都随你!”

    林兮涵斜了他一眼,道:“师叔,您这我可不敢当!”

    萧逸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还可以再加一个赌!”

    林子泓奇道:“再加一个赌,是什么意思?”

    萧逸道:“倘若师妹输了,我替她出,师妹赢了,都算师妹的!”

    林兮涵撇撇嘴,她心里很不喜欢这个萧逸,这人年纪大她许多,还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

    王良飞这时也走过来,道:“算我一个,你们赌多大的,我输加倍,赢了也算兮涵师妹的。”

    林子泓心中窃喜,吴非对清笛长老,胜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别说他三招休想撼动清笛长老,换成自己和其他的第二层弟子,也不可能。

    四人正说话,忽然蓝野长老出现在身边,道:“你们几个竟敢在看台上开赌,真是无法无天了!”手一挥,一个隔音罩将他们与其他长老弟子隔开,这才又道:“老夫也参加,条件么,输了加四倍,赢了算涵儿的。”

    林子泓心中又是嫉愤,又是欢喜,嫉愤的是这么多人要拍师妹马屁,欢喜的是,自己赢钱十拿九稳。另外他还有些奇怪,蓝长老以前是严苛古板出名,怎么现在像是刻意改变自己?

    林兮涵是负气出邀赌,想不到一下这么多人参加,欢喜道:“好啊,好啊,不过子泓师兄,你输得起么?”

    林子泓掏出一个钱袋,摇了几下道:“这里有五百多个银石,是我全部的家当,输了都给你!”

    演武场中情形这时又生了变化,吴非开始绕着清笛长老游走,他手中的邪月刀变得赤红,出道道白气,林之羽点点头,暗道:“这孩子灵气十分精纯,若是练到第二层,邪月刀的全部威力挥出来,清笛未必不退一步就可以接下。”

    林兮涵眼珠一转,对萧逸道:“师叔,我若输了您真愿意替我出么?”

    萧逸微笑道:“这是自然。”

    林兮涵对林子泓道:“那好,我跟你还加赌一条!”

    “行,只要你赌吴非赢。”

    “好,那我加赌一条,谁输了,谁就脱光衣服在演武场跑十圈,萧师叔,我输了,你代我跑!”

    蓝野长老眉头微皱,这丫头两年不见,怎地如此口没遮拦?他不知道林兮涵跟晏畅在一起一段时间,鬼主意学了不少,林兮涵想到的是,即使自己输了,也要羞辱下这个纠缠不清的家伙。

    “这,这可不行——”

    萧逸立刻反口,他虽然不在乎钱,却不愿意出丑,以他堂堂四层高手的身份,若真这样做,那可是丢人丢大了。

    “师叔,您刚刚说的话就可以反悔,这让我很怀疑您的诚心。”

    “这,这和诚心无关,反正除了这种事,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

    蓝野长老将眼一瞪,道:“谁敢在这里耍赖,本长老绝不放过他!”他对林子泓喝道:“你输了的话,你跑不跑?”

    林子泓一脸的无所谓,道:“愿赌服输,我当然跑!”

    蓝野长老对着萧逸道:“老夫听见你说了,只要师妹喜欢,都随你,原来都是口里说说的,既然这样,你也不用来我们小竹林提亲了,还是趁早走吧!”

    萧逸结巴道:“我,我没赖呀!”

    蓝野长老冷笑道:“那你等下输了,不跑试试!”

    吴非并不知道台上几人开赌,他聚气良久,清笛长老却依旧好整以暇站在那里,她表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是有些奇怪,吴非第一招基本已尽了全力,第二招还选择硬拼殊为不智,如果他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改变策略才是。

    僵持的时间并未持久,吴非蓦地一声吼,身子一纵,邪月刀平推而出,刀上赤红的光芒水波一般,奔涌而出。

    林子泓嗤地一笑,这一招用在实力相当的对手身上,基本是废招,因为对手不会呆在那儿承受这一击,用在实力差距大的对手身上,更是荒谬,因为对手可以用实力的差距来消弭这一击。

    林兮涵心中着急,她对输赢并不在意,她是担心吴非不能进入小竹林。

    “波——”

    清笛长老玉掌轻扬,一道白色的柔光击出,吴非这一记蓄势良久的攻击,顷刻被化解掉,所有的余波和后劲,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周围人群好像都没感觉到灵气波动,但这一招居然就这么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