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那弟子就僭越了

    乔婆婆望了一眼南长老,心道:“你将吴非排除在几大门派之外,如此一来,上次荆之修炼的奖励,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吞没,这小子忒笨,我一片好心,他竟半点也不能领悟!”

    吴非不知乔婆婆的用意,她重提荆棘山修炼,就是要帮他争回战利品,至少要大围教给个说法,至于吴非能不能入小竹林,抑或进来后找个借口赶他走,那是后话,只要他是主动参加荆之修炼,都不能排除分配奖励。

    乔婆婆叹息一声,道:“好,那我的问题就算问完了,吴非,你知道你抽的是什么签么?”

    “是三招之签。”

    “你有幸了,这三招之签,乃是我们小竹林长老之中的一位,亲自对你出手。”

    吴非一呆,问道:“怎么个出手?”

    “很简单,三招攻或守,你能接三招或他接你三招而不后退。”

    吴非想了想,自己只能攻,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上骜登藩主,怕是一招都接不了,而自己手上的法器,尤其是章少给他的仿神器,那一黑一白的棋子,具有迟滞和加的变化,他正找不到对手演练,于是道:“那我选攻好了,只要动摇长老一步就行吧?”

    乔婆婆笑了笑,道:“你选好了?”

    吴非点头道:“选好了。”他望向林兮涵,只见她朝自己做了个哭脸,很是丧气的样子。

    乔婆婆道:“你选守的话,由哪位长老出战,可以自己挑,你选攻,却是我们长老来决定,谁来出战。”

    吴非这才明白,如果他选一个长老,让乔婆婆出手,她未必会下全力攻击,但其他长老就不好说了,他们没必要对自己手下留情。

    清笛长老缓缓站了起来,身形一动出现在场中,道:“那么,就由本长老来考核一下你的修为!”

    吴非后悔万分,自己真是没动脑子,千挑万选,最后还是找了条最难通过的路。

    王良飞走到林兮涵身边,揶揄道:“林师妹,看来吴师弟好像不太顺利呀,今日能不能入小竹林都是两说呢!”

    林兮涵跟其他长老都可以求情,唯独师傅这里今天求情无效,叹了一声,道:“是啊,对了,王师兄能不能帮我个忙?”

    王良飞道:“什么忙,让我介绍吴师弟入大围教么?”

    “不是,拜托你有机会跟贵教的长老提一下,让大围教多收一些女弟子,不要老是打别派女弟子的主意!”

    王良飞本是好意想安慰下林兮涵,但他不会说话,揶揄的口气令林兮涵十分反感,立刻被反击回去。

    萧逸眼睛眯成一条缝,他对这个清灵的少女却是越喜欢,暗道:“你越是拒绝我,我便越要得到你,那姓吴的小子,我是不会放过的!”

    场中的吴非有些尴尬,毕竟清笛长老隐藏的敌意他还是能感受到,自己修为太低,不要说与萧逸比,就是和王良飞比都差了老大一截,不过他心中对林兮涵的感觉有些说不清楚,是邻家小妹还是倾慕的对象,居然无法分辨。

    忽然人影闪动,蓝野长老出现在场中,清笛长老一怔,道:“师兄,你要干吗?”

    蓝野长老摸摸后脑,面色古怪地道:“师妹,我闭关后也没有和谁动过手,这三招,不如由本长老来接吧?”

    清笛长老道:“师兄,你现在都是第七层的高手了,杀鸡焉用宰牛刀,还是由我来吧。”

    蓝野长老道:“没事,师妹你知道我是攻强守弱,由我来接三招正好!”

    两人一时争执起来。

    吴非苦笑,也不敢插言,这时掌门林之羽站了起来,笑道:“两位长老不必争执,谁出手都一样,不过,师兄今日刚刚出关,在外门弟子招考大会上出手,还是有份啊,不如还是清笛长老出手好了!”

    掌门开口,蓝野长老不好再坚持,只得道:“好吧,那就麻烦师妹了。”随即对清笛长老传音道:“师妹,不必太为难这小子,我看,还是放他一马吧。”

    清笛长老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蓝野长老回到座位上刚,背上又被人狠狠掐了一把,不必说了,自然是林兮涵。

    清笛长老伸出一只玉手,在身前地上划了道圈,也就是一步的距离,淡淡说道:“你可以出招了,不管用什么法器,什么方法,只要三招内将我逼出圈外,就算你通过。”

    微风吹起,演武场四周竹林摇曳,出均匀的沙沙声。

    乔婆婆朗声道:“好,现在考试开始!”她一个闪身,身形在瞬间退到看台边。

    吴非站在场中,望着风姿绰约的清笛长老,心神微微一荡,他忽地想起上次在祺关城的比武招亲,那次黎影的三枝飞龙都被他用盘龙盾接住,其实论实力,他是远远不如奉三思和莫珈俊的,但黎影却判定自己获胜,今日这三招,清笛长老却绝不是黎影。

    想到黎小姐,吴非心中一阵歉意,暗道:“她现在还好吗,有没有找到如意郎君?”忽然又想道:“这女子在我身上做了印记,若不是兮涵师姐告知,她可以一直追踪我,我干吗还对她心存愧疚?”

    正走神间,清笛长老一声断喝,道:“你还不出手么?”

    吴非吓了一跳,行礼道:“长老,您,您还没有开启防护屏障——”清笛长老冷冷打断他道:“接你的进攻,不需要。”

    “是,是。”

    吴非手一伸,手中出现了邪月刀,这把刀他是从韩七爷那里缴来,先给了思思,后来自己用了几次,觉得也还称手,最后把黑松香飞刀给思思,自己则用这把邪月刀。

    清笛长老明显露出失望之色,问道:“你这刀哪来的?”

    吴非一愣,道:“怎么,这刀不行么?”

    清笛长老道:“这把刀适合第二层修为的人使用,你用,还早了,威力不出来!”

    吴非点头道:“是,弟子暂时还没有太合手的武器,不过,凑合着用了。”

    清笛长老点头道:“那你来吧!”

    吴非略一沉吟,心中有了计划,道:“好,那弟子就僭越了!”他手一动,灵气灌入邪月刀,邪月刀出一声低鸣,刀身也透出一股暗红的光芒。

    清笛长老微微点头,这小子已经修炼到第一层,并不是最弱,即使在外门弟子中,也不算垫底,倘若没有涵儿这一节,便是让他入门也没关系,只可惜,涵儿若是被他这样的男人骗去芳心,以后不知要受多大危险,为了涵儿的幸福,只好做一回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