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三招之签

    乔婆婆醒悟道:“不错,以前我们是二流门派,外门弟子收多了,会被人认为有野心,现在蓝长老的修为到达元神境,周围这些门派,以后都要看我们眼色行事,多收几个弟子又有什么关系。”于是清了清嗓子道:“既然掌门和蓝长老这么说,那就允许恺笑笑也加入小竹林!”

    恺笑笑感激得连连点头,道:“是啊,我要不是怕木小熊受伤,真的遇到敌人,肯定会补两刀的!”

    木小熊也道:“是的,笑姐是不忍心伤我。”

    吴非周围几个刚比过,但是被淘汰的几个孩子开始窃窃私语,他们战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进小竹林。

    小竹林虽然不是一流门派,但药修的地位在修炼者中然,只要修为达到第五层,就有可能得到宗师的名号,一旦成为药修宗师,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乔婆婆道:“规矩是刚刚订下的,所以从现在开始生效,先前的几对,莫说实力远不如恺笑笑和木小熊,就是真的过他俩,也只好说声对不起!”

    林兮涵嘻嘻一笑,道:“大师伯这是帮你呢。”

    吴非道:“要我和这些小朋友交手,真怕伤了他们。”

    接下来几场比试要弱许多,有个别小孩甚至连第一层凝气境都未入,吴非瞥了一眼周围的小孩,心中感觉很是奇异,林兮涵见身边的孩子几乎都下过场,问道:“咦,你抽签的对手是哪个,怎么还没轮到?”

    吴非摇头道:“我不知道,反正对手是谁都不认识,所以我连看都没看。”

    林兮涵见他手里攥着一根竹签,一把夺过来,看了一眼,立刻双眼直。

    吴非觉得她表情变化太大,正在奇怪,却听到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回头一瞧,就见清笛长老站在背后,脸色很不好看。

    觉察到不对,林兮涵猛地回头,她看见是师傅,不由吐了吐舌头,叫道:“师傅,您怎么也过来了?”

    清笛长老冷冷道:“跟我走!”

    林兮涵起身道:“师傅,非师弟这签——”

    清笛长老哼道:“我的话,你没听见?”

    林兮涵望了一眼吴非,把那支竹签还给他,想要提醒他什么,却又觉得师傅是真的在生气,只好沮丧地跟着清笛长老走了。

    吴非奇道:“一支签而已,我抽中谁有什么关系,难道这些小孩中,有比章少更厉害的?”他所面对的敌人,最强的自然是魔道的几位藩主,但真正动过手,则是豞行者彭亦坤和智兽派的章易帆,至于牛三斤和韩七爷,虽是第二层修为,还不算什么劲敌。

    眼看所有人都上过场,吴非将手中的竹签翻了过来,就见上面写了两字——三招!吴非很是诧异,这三招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三招内打赢一个孩子,打不赢算我输?

    只听乔婆婆在场中喊道:“下面是最后一场,请吴非出来。”

    吴非闻声而起,那群小孩见他一个人走入场中,出一阵哄笑。但小竹林的一众弟子望他的眼神都有些妒意,因为刚才他还跟林兮涵坐在一起说说笑笑。

    乔婆婆道:“吴非,在考你之前,有三个问题你必须回答,若是说谎或者不愿回答,下面的考试也不用继续了。”

    吴非有些奇怪,乔婆婆上次对自己是外刚内柔,她不惜跟南长老翻脸,也认下自己进小竹林,为何这次态度变了?当下道:“为什么我是三个问题?不过,只要弟子回答得上来,一定知无不言。”

    乔婆婆哼了一声,道:“你只要回答便是,不用跟我饶舌。”林子泓在台上撇撇嘴,道:“是的,师妹一定是被他花言巧语,舌绽莲花给骗了!”

    林兮涵看了左边不远位置上的萧逸一眼,道:“我不会给人骗,尤其是大叔!”

    林子泓凑近清笛长老,低声道:“师伯,我听说那姓吴的养了个女奴,非常漂亮,她就在新昶镇上租住。”

    新昶镇是离小竹林派最近的一个凡人聚居点,清笛长老闻言眉头皱得越厉害,她对林子泓喝道:“我问你这些了么?”

    林子泓想告吴非一状,没想到碰了个钉子,不由讪讪退开。

    乔婆婆道:“好,吴非,我问你,你是有师承来历的,上次荆之修炼你是参加的,对不对?”

    吴非道:“婆婆,您不能这么问我。”

    乔婆婆一愣,道:“为什么?”

    吴非道:“您刚才说我先回答三个问题,您这第一个问题应该这么问,吴非,你有没有师承,我回答没有,然后第二个问题,我再回答您,我参加了荆之修炼!”

    乔婆婆生气道:“我问你答,再废话一个字,你就不用考了!”

    吴非点头道:“是,婆婆!”

    蓝野长老对林兮涵回头一笑,道:“乔长老也不是吃素的,这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林兮涵担忧地道:“我不是担心非师弟回答不上,我担心他抽的签不好,我们小竹林多少年没派过这支签了。”

    蓝野长老奇道:“这小子抽了三招之签?”

    林兮涵撅嘴道:“可不是,师傅不想让非师弟入门。”

    蓝野长老嘿嘿一笑,道:“现在下结论还早呢。”

    这时在场上的乔婆婆又道:“好,就算你有师承,我们小竹林也是可以带艺投师,你的修为已经进入了第一层,怎么可能没有师承?”

    吴非道:“是啊,我就是自己胡乱修炼的。”乔婆婆向吴非使了个眼色,道:“那是谁送你去荆之修炼的?”

    吴非心里奇怪,乔婆婆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还真不知,在下出现在山口时,北岭派的奚彬蓉与苏云淼正好少个伙伴,在下稀里糊涂就被拉进去了。”

    乔婆婆失望地道:“人数我们是计算好的,怎可能少一人,你分明是说谎!”吴非双手一摊,道:“我可以对天誓,绝无半句虚言。”

    “咳,咳。”

    有人咳嗽二声,只见南长老站了起来,道:“这点老夫可以作证,经我们查实,东岭派唯一的参加荆之修炼的弟子,在半路上突然迷失心智,两个月后才清醒过来,此事他们的蒙掌门已亲自调查,猜测可能是练功走火入魔,但他能够清醒,却是非常奇怪。”走火入魔能恢复过来,并不多。

    吴非暗忖:“这一定是君香阿姨下的手,是她安排我去修炼。”他上次来到天行大陆,遇到君香阿姨,那位君香阿姨是一个神秘人物,不但给了他蓝月光,还送他去荆棘山修炼,吴非一直想找到她,问问为什么。

    乔婆婆点头道:“原来如此,看来老身错了。”

    吴非对南长老遥遥一抱拳,道:“真的要多谢前辈作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