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见真章吧

    “你别乱起外号,长得黑一点就是黑猪啊,他也不胖好吧?”

    吴非小声道。

    “我说是黑猪就是黑猪,你以为你好多少,你是小白猴!”

    林兮涵双手叉腰,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吴非暗暗摇头,听说女人善变,怎么连林兮涵都一样?

    周围几个孩子早听得忍俊不禁,听到小白猴都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林兮涵环顾四周一眼,道:“你们说他是不是长得像白毛猴呀?”

    一个男孩讷讷地道:“这位哥哥,好像不是很像——”

    林兮涵将眼一瞪,道:“你叫什么名字,外门弟子考试,是不想通过了?”那男孩立刻道:“现在有点像了,刚才不是很像,因为他、他脱了毛,我没认出来!”

    吴非哭笑不得,道:“你别吓唬小孩,这样不好。”

    这时测试比武又已开始,现在出现在演武场中的两个孩子,男孩年纪在十一二岁,名叫木小熊,人如其名,一副憨直的样子,身板也比一般的孩子壮实,与他对战的是个女孩,上身是紫色紧身衣,下身穿花裙皮靴,长相倒也俏美,十三四岁的样子,名叫恺笑笑。

    吴非问道:“这报名还可以用乳名吗?”

    林兮涵翻个白眼,道:“乳名也是名,你的乳名是叫非非吧?”

    吴非伸出大拇指,道:“涵涵,你真聪明!”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林兮涵忽然脸上一红。

    清笛长老远远望见,眉头拧成一个疙瘩,暗道:“涵儿这孩子,心性就是这样纯真,我帮她挑中的,都是有前途的年轻人,怎么就不喜欢?”想到慕容明月,她又是一阵揪心,那孩子家世和修为都不错,偏偏被魔道人害死了。

    场中的两人互相行礼,木小熊从怀里拿出了一面盾牌,恺笑笑却是抓出一把飞刀,两人一个主防御,一个主进攻,倒是天生一对对手。

    恺笑笑步伐轻灵,她开始在场中游走,双手不断挥出,有飞刀不时从手中出,木小熊傻傻地站在那里,手里的盾牌像是寻常木板,看似不堪一击,但恺笑笑的飞刀射到他盾牌上,竟都被弹了开去。

    战了片刻,恺笑笑有些着急,她一道灵气加持在飞刀上出,那飞刀的流光极其灿烂,木小熊恍如未觉,也不管这次的攻击来势凶猛,依旧将盾牌横在身前。

    “笃——”

    飞刀直接钉在盾上,刀尾颤个不停,木小熊好像被吓了一跳,待看清自己没有受伤,刀头也未穿透盾牌,开口道:“笑姐,我盾牌没事,可以承受你的攻击,你放心再来!”

    恺笑笑见自己的攻击不能把对方怎样,气道:“熊包,你有种放下盾牌接我一刀!”

    木小熊道:“我放下盾牌可以,笑姐你要放下飞刀么,你放下飞刀,可不一定是我对手!”

    恺笑笑气得花枝乱颤,道:“好啊,那你放下盾呀!”

    木小熊闻言,嘴角微微一翘,居然真的把盾牌收起来,道:“好,那我们就体技见真章吧!”

    恺笑笑道:“你这么大个子,跟一个女孩子比体技,羞也不羞!”她边说便飞身扑来,木小熊道:“是你说放下盾牌,怎么我就羞了?”

    “木小熊要糟!”

    林兮涵叫了声。

    只见恺笑笑身子飞扑过来的同时,身上两道流光直射木小熊,这一下变化太快,木小熊啊了一声,身子一缩,像个皮球般向后滚跌而出。

    恺笑笑身子落地,得意地笑道:“我说了不用飞刀,可是没说不用飞镖!”

    “你,你耍诈!”

    木小熊的声音带着痛苦。

    吴非呵呵一笑,道:“恺笑笑要糟!”

    林兮涵疑道:“不会吧?”

    话音一落,只见缩成一团的木小熊忽然在地上一滚,在靠近恺笑笑的同时,一把将她两只脚抓住,倒着提了起来。

    恺笑笑穿的是花裙,这一下被倒拎起来,露出里面白生生的两条大腿,不由大惊道:“流氓,流氓,你快放下我!”

    木小熊也现不对,急切间一松手,恺笑笑摔跌在地。

    林兮涵奇道:“你怎么知道木小熊使诈?”

    吴非笑道:“你瞧他貌似非常憨厚,可他收盾牌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我就猜他是有准备!”

    林兮涵点头道:“这也被你看出来了!”

    恺笑笑爬了起来,红着脸捶木小熊,木小熊傻傻站着,任她粉拳在身上乱砸。

    “住手!”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只见场中多了一人,正是乔婆婆。

    恺笑笑连忙停止打闹,低着头站在那里,木小熊也呆呆地站着,等候乔婆婆训话。

    乔婆婆手一指道:“你们两个,修为都不弱,恺笑笑,你小小年纪,就知道加注灵气来进行战斗,只是自以为小聪明,却最终失算,所以这一场是你输了。”

    恺笑笑眼泪汪汪,道:“婆婆,我这次没打好,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么?”

    乔婆婆摇头道:“不能,因为机会是自己争取的。”她接着又道:“木小熊,你能抓住机会,一举反击成功,心智和修为都达到要求,所以,你通过考试!”

    恺笑笑两眼泪水汪汪,转身要朝自己位上走去,忽然蓝野长老开口道:“不对,怎么可以这样选人啊!”

    乔婆婆一怔,道:“小竹林历来外门弟子都是这么选的,蓝长老是什么意思?”

    蓝野长老道:“我知道历来是这么选,可是这一组的两个人实力都很强,你选强的自然不错,而下一组,万一两个人实力都很弱,稍强一点的也能入选,这不公平吧?”

    乔婆婆道:“外门弟子这么多,要是循环筛选,比几天都比不完,再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抽不到好签,怪谁?”

    蓝野长老道:“既然是不好的规矩,为什么不可以改?我看这个小丫头身法灵活、心思机敏,让她跟木小熊再打一场的话,绝对不会落败。”

    乔婆婆有些语塞,她向掌门林之羽看去。

    林之羽站了起来,笑道:“恺笑笑这丫头不错,吃亏在经验不足,她若是再给木小熊两飞镖,木小熊的诡计就不能得逞,所以我们小竹林今年多收几个弟子也没关系!”他望向乔婆婆的眼神露出责怪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