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插足

    小竹林是一个修炼门派,但正如其名,这里的风景十分秀丽。

    吴非现这里的一座座山,好像一根根笋尖般从地上突起,虽然并不太高,却十分雄奇,难怪此地叫小竹林,并不是因为这里竹子多,而是山的形状像竹笋。

    令人郁闷的是,跟吴非一起报名的人,基本都十一二岁的孩子,虽然他们修为不高,甚至刚刚入门。

    蓝野长老也不管众弟子对他行礼,拉着林兮涵衣袖直往看台上走去。

    “大师伯,我上台去坐可不好。”

    林兮涵不想跟萧逸打照面,上了台,他又来纠缠怎么办。

    蓝野长老指着台上的南长老和王良飞道:“是不是他们两个欺负你,看师伯帮你找回场子。”

    林兮涵悄悄一指南长老身后的青年,对蓝野长老道:“坐在南长老后面的那个大叔,就是萧逸!”

    “哦,那个大叔呀,是老了点,跟你不配,他边上那个小白脸是谁,好像还不错。”

    “不嘛,大师伯,你说的那个小白脸叫王良飞,是大围教二十岁以下最出色的弟子,现在修为到第三层筑基了,但是涵儿对他一点想法也没有!”

    林兮涵指着杂色衣衫看台上一脸无奈的吴非,道:“大师伯,他就是吴非,您一定要帮我想办法招他入门!”

    蓝野长老有些无奈,道:“我堂堂小竹林的第一长老,钦点一个外门弟子,会让人笑话的。”

    林兮涵拉着蓝野长老胳膊,嗔怪地道:“我师傅对吴非有成见,会故意不收他的,您要是不帮我,我以后都不找您说话了!”

    蓝野长老望了吴非一眼,自语似的道:“这小子也没比那个姓王的小白脸耐看多少。”

    林兮涵生气道:“大师伯,您怎么也没正经了?”

    见到蓝野长老出现,林之羽微微吃惊,暗道:“师兄他这次闭关不知修炼得如何,看他气色不错,应该小有成就吧?”他示意测试暂停,自己带着众人迎到台边。

    “想不到师兄今日出关,可喜可贺。”

    蓝野长老笑道:“有啥可喜的,不过有涵儿在,就挺好。”他不肯放开林兮涵衣袖,拉着她还是上了看台。

    南长老也起身迎上来,抱拳道:“早知蓝野兄今日出关,南某当备礼恭贺才是,你瞧我,实在是仓促了,不过二年未见,蓝野兄越年轻,不知这次闭关,修炼得如何,干吗还隐匿修为,是怕老哥嫉妒么?”

    蓝野长老笑着回礼道:“托南兄的福,这次闭关老夫小有斩获,贺礼不贺礼无所谓,南长老只要肯把身上的烈蜥魔晶拿出来送我,就满意了。”

    南长老心中暗骂,五品的魔晶,你说要就给你呀。口中却道:“蓝兄说笑,早知你要烈蜥魔晶,我就不把它练成七色甲了。”

    蓝野长老道:“无妨,我只是这么一说而已,南兄的气度天下谁人不知,要不你把七色甲给我作贺礼如何?”

    南长老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有没有提升,想起自己好歹是大围教的长老,小竹林的长老就算修为比自己高半层都要比他矮半截,便道:“这个不好意思,七色甲,南某还想自己留用。”

    林兮涵嗤地一笑,道:“南长老,我大师伯是跟您开玩笑呢,他闭关突破到第七层中阶,哪还用得上七色甲!”

    “多,多少?”

    南长老怀疑自己听错了。

    “第七层中阶!”

    林兮涵大声道。

    南长老哈哈一笑,道:“你这小丫头就喜欢开玩笑。”他记得两年前蓝野长老才第五层修为,他是因为关门弟子林子焕去世,心情积郁才闭关修炼,怎么可能连升两层,达到拥有元神的境界,况且,小竹林的功法有一道门槛十分难过,已经很多年没有出过第七层元神境的高手了。

    蓝野长老哈哈一笑,收起隐匿,道:“说来老朽实在是侥幸,涵儿说得没错。”

    南长老神识扫过,顿时一个趔趄,他狼狈地道:“恭喜蓝兄,贺喜蓝兄,蓝兄是近几十年来,小竹林的第一位元神高手,这个我们西北长老会的座次要重新排位了!”

    林之羽欣喜万分,道:“师兄这次修为连进两层,真是大好事!”他身后一位美妇,乃是小竹林的落花长老,她瞧见蓝野长老,却没太大惊喜,反而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幽怨。

    这位落花长老也是天姿国色,并不比清笛长老差多少,最主要的是,她比清笛长老要略为年轻。

    站在后面的萧逸却是眉头皱了皱,小竹林出了个七层高手,虽然还是比不上大围教,但自己要逼迫林兮涵嫁给他,易掌门对小竹林施压,就会慎重考虑了。

    这时前排重新排座,蓝野长老当仁不让坐了中间,林兮涵却抽空溜下台,跑到吴非的看台上,在他身边坐下。

    吴非苦笑道:“你坐在这里,不是摆明让你师傅更不喜欢我,让其他师兄弟更嫉妒我!”

    “不管,我喜欢坐哪里就哪里。”

    “我还没入门,你就先帮我树敌,真不知道你是保护我,还是害我!”

    “当然是保护你了,在小竹林,不帮你树几个敌,你肯定修炼偷懒。”

    林兮涵身体恢复后,居然也使起小性子,一点也不像在荆棘山、昌沙洲和嵩江府时乖巧。

    吴非知道这里有清笛长老和乔婆婆等人宠她,不由暗忖道:“我来小竹林入门,到底是错是对?”他本来想去北岭派找奚彬蓉和苏云淼,但林兮涵执意不许,认为小竹林的修炼条件比北岭派要好,至少丹药要多。

    一道锐利的目光射来。

    吴非一愕,抬头看向主台,只见萧逸朝他投来仇恨的目光,心中一惊,暗道:“那位青年想必是萧逸,师姐要跟他解除婚约,他一定认为是我插足。”转眼又看见王良飞的目光,只见他满目狐疑。

    王良飞记得上次乔婆婆带吴非走,就已经收了他当小竹林的弟子,怎么现在还要考?

    林兮涵道:“那个萧黑猪大叔,不肯跟我解除婚约,还拿大围教来压我,幸好老天有眼,大师伯的修为突破到第七层,哼哼,大围教如果真的用强,有大师伯给我撑腰,谅他也要好好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