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师傅的承诺不算

    萧逸脸上有些挂不住,道:“这个,这个——”

    清笛长老上来打圆场,道:“你萧师兄确实是跟我说的,他就是顾忌到这点,才没跟你说。”

    林兮涵哼道:“是啊,师傅您还没跟弟子商量呢,怎么就定下来了,您瞧,现在外面到处流传,说我下个月就要嫁给到大围教去,萧师叔,这是哪跟哪的事?”

    萧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满以为清笛长老答应,这事就板上钉钉,十拿九稳,所以才把消息传出去,想不到现在林兮涵似要一口否决,不由心中忐忑,嗫嚅着道:“师妹,不是这样的,你若觉得婚事太过仓促,可以改期嘛。”

    林之羽和南长老面上都有些挂不住,本来他们以为是件好事,现在却好像要出变故,林之羽咳嗽两声,带些歉意道:“今天小竹林招外门弟子,南兄可有兴趣一起去瞧瞧?”

    南长老点点头,瞥了一眼萧逸,道:“好。”

    林之羽对清笛长老道:“那这里就麻烦师妹了,你好好劝解劝解。”也不等清笛长老点头,就带着南长老和王良飞出门而去。

    林兮涵见他们走远,这才对萧逸道:“对不起,萧师叔,兮涵没有福分,我不想,也不能嫁给你!”

    萧逸身子微微一震,呆了半晌,才道:“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说?”

    林兮涵语气放缓,但依然很坚决地道:“上次是师傅给你的口头承诺,她也没有定下来,我是不答应的,所以才离开小竹林去找你,想到大围教跟你说清楚,可是半路上出了意外,遇到魔道的几个藩主,还被他们抓了,好不容易逃出来,时间也过了大半年,所以到现在才有机会说。”

    萧逸有些失落,他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清笛长老,道:“你干吗不传递个信息,师兄我直接来小竹林就是了?”

    林兮涵鞠了一躬,道:“对不起,是兮涵办事不周,让师叔误会了。”

    萧逸毕竟涉世颇深,修为也高,这时他已镇定下来,道:“是什么改变了师妹的心意?”

    林兮涵摇头道:“没有什么,我只是不想嫁人。”

    萧逸摇头道:“师妹,慕容明月师弟的死,是个意外,你现在心情不佳,我可以理解,但我们的婚事已定,现在时间过去大半年,要取消不可能,不过师兄我可以再给你一年的时间,等你心情好了,我们再来商量。”

    其实连吴非都不知道,林兮涵在心中那个人去世后,就一直心如止水,认定世间已没一个男子能入她眼。

    这次轮到林兮涵呆了,问道:“为什么不能取消?”

    萧逸微笑道:“得到清笛长老的应允后,此事我已向我们西北各派的掌门和长老们通报,我们易掌门十分重视,这次来,还特地带了礼物,如果姑娘拒绝,便是不给我们大围教面子,要与我们为敌!”

    大围教掌门名叫易自伶,外号一指穿山,修为更是达到了惊人的第八层,小竹林是远远无法与之抗衡,这时萧逸抬出掌门大人来,分明就是带了胁迫的意思。

    听到这话,一直没有出声的清笛长老终于忍不住了,道:“老身当时记得只是口头答应,我说,如果小徒没有意见,这门婚事可以考虑,怎么就变成应允了?”萧逸道:“长老一诺千金,况且师傅之命,做弟子的怎可不遵?”

    林兮涵道:“如果贵派掌门大人误会,弟子愿意亲自去向易掌门和其他长老道歉解释!”

    萧逸淡淡道:“师妹,本派掌门和那些长老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你是这么不喜欢在下,还是因为那个叫林非的师弟?”

    林非就是吴非。

    林兮涵闻言色变道:“你也知道非师弟,我和他清清白白,不过,我确实是有些喜欢他,所以希望师叔不要勉强师妹了!”

    这话一出,清笛长老心中也是一震,自从林子焕去世后,这小丫头还是第一次承认自己有喜欢之人,不由心中暗道:“怎么她喜欢的都是那些修为低下,没有实力的修炼者,不行,那个林非,一定不能让他进小竹林修炼。”

    萧逸脸色不变,道:“林非是么,按我们大围教的规矩,在下是可以向他提出挑战的,不过,为了师妹着想,我看还是算了!”

    林兮涵脸色白,吴非若是对上萧逸,必然有死无生,于是说道:“师叔为什么一定要娶我?”

    萧逸向清笛长老望了一眼,清笛长老尴尬地一笑,道:“好吧,我有点事,那你们两个自己说清楚也好!”说完,清笛长老也退出了院子。

    等到清笛长老离开,萧逸这才幽幽道:“师妹,你还不懂我的心意么,何必这么执著,有时,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比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要幸福得多。”

    林兮涵摇头道:“师叔,您根本不懂我的心。”

    萧逸举起手,想搂一下林兮涵,林兮涵向后猛地退了一步,萧逸笑笑,放下手向院门走去,到了门口,又停下脚步道:“其实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师妹好好考虑一下,在下是真心喜欢师妹,为了小竹林的未来,有些约定是不可以更改的。”

    林兮涵无力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娶我?”

    萧逸抬腿向外面走去,他声音远远飘来,“不为什么,我就是喜欢师妹,我可以再给师妹一年时间,一年之后,不论你答不答应,都要嫁给我!”

    林兮涵脸色更加苍白,哇地吐了一口鲜血出来。她从麓风书院回来后,身上的伤虽然被师傅治好,但远还没恢复到正常,这时被萧逸刺激,自然一时受不住打击。

    一阵清风吹过,林兮涵的头有些散乱,她一个人站在院中,有些哀伤地道:“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不应该害怕,是不是,师弟?”她忽然想到吴非今日被编排在外门弟子中接受考试,他若没被小竹林录取,出去可是很危险,也不知有多少人要害他,怕是刚才得罪的萧逸也会拿他开刀,于是急忙向院外奔去。

    才到院门,林兮涵差点跟一条灰色人影撞在一起,定睛一瞧,不由呆了一呆,道:“大师伯,您,您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