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涵儿悔婚

    清晨。

    朝阳落在一片竹林中,竹叶细密,阳光落到地上,像撒了一点一点的耀斑。

    林中一条青石小道上,一位中年女子带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穿过这条林中小径,朝山上走去。

    那中年女子是个美妇,约摸三十几许,她双眉弯弯似月,美目凝眸如星,肤如凝脂,头在脑后高高挽起,上面插了一支银髻,身上穿的是一身青袍,衣袂飘飘,很有一种缥缈出尘的味道。

    那少女是一袭翠绿的衣衫,身形妙曼,长相更是清秀端丽,只是她脸色微微苍白,仿佛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山上有一座古朴的宅院,两人一路不语,到了院前,那美妇回转身子,问道:“涵儿,你想好了么?”

    少女脸上神情带着哀求之色,道:“师傅,弟子想好了,弟子不愿嫁给萧师兄。”

    美妇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欲向院内走去。

    那少女忽然拉住美妇衣袖,道:“师傅,您为何不让吴师弟入我们小竹林呢?”那美妇哼了声,道:“我不喜欢他!”

    少女道:“为什么呀,师傅,他救了弟子的命,资质又不是最差,怎么说也符合本派挑选弟子要求的。”

    那美妇怒道:“他是救了你的命,可他还差点害了你的命呢!”

    少女拉住美妇的衣袖,使劲摇着道:“师傅,您别生气,弟子下回不敢了,您是不是因为弟子不肯嫁给萧师兄而不让他入门?”

    那美妇板着脸道:“一码归一码,你这次闯的祸太大,差点回不来知道么!”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林兮涵,这位美妇,自然是林兮涵的师傅,小竹林派清笛长老。

    林兮涵吐了吐舌头,道:“知道,但我也不知道会碰上魔道的人,对了,师傅您说了一码归一码,可不许反悔!”

    那清笛长老叹了一声,她对这位爱徒是又爱又恨,自己虽然想替她找个好归宿,但终是拗她不过,于是道:“你的事,你自己解决,萧师兄现在就在里面,你不想跟他订婚,自己去跟他说吧!”

    “萧师兄又亲自来我们小竹林了?”

    林兮涵吓了一跳。

    清笛长老道:“可不是,你这次出去大半年,还有两个月便是上次约定好的婚期,你萧师兄过来也是正常。”

    林兮涵没想到去吴非家乡,回来竟过了这么久,转眼姓萧的又来纠缠,一跺脚道:“那好,我去见他,跟他说清楚!”

    清笛长老一下拉住林兮涵,道:“等一下,你不要冒失,带萧逸一起来的,还有大围教的南长老,你就算想要退婚,也不得无礼。”

    林兮涵哼了一声,道:“我知道,是那个不公平的南老白!”她记得南长老是白须白,所以称他为南老白。

    “谁在背后讲我坏话?”

    院内传出一个男子爽朗的笑声,林兮涵吐了吐舌头,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只见院内大树下,站着四个人,她朝树下的一位老者和中年人先深施一礼,道:“弟子见过掌门大人,见过南长老。”

    南长老还是当初在荆棘山出口的打扮,一身棕色粗布长袍,只是脸色比当日和善不少,他身边那老者,正是小竹林派的掌门,称为小竹林药神的林之羽。

    这林之羽看上去四十不到,他身材不高,略显清瘦,但气度不凡,尤其双目炯炯,目光扫过,让人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穿透力,但此时林之羽完全没有掌门的架子,跟南长老满脸堆笑。

    林之羽点头道:“南兄,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是走吧,兮涵刚刚回来,他们年轻人自有话说。”

    南长老朝林兮涵笑道:“是啊,我们二个老家伙应该知趣了。”

    林兮涵拦住两人道:“掌门、南老,你们可不许走,兮涵要说的话,可没什么听不得。”

    两人听了哈哈大笑,见清笛长老也从门口进来,倒是停下脚步,并未离开。

    南长老身后跟着两人,这两人林兮涵都认识,一个是身形修长,肤色略黑的青年,正是大围教的精英,号称剑仙的萧逸,另一个竟是大围教的青年才俊王良飞,她在荆棘山中打过交道。

    萧逸长相十分平淡,但身材结实魁梧,王良飞虽然飘逸俊俏,可是站在萧逸身旁,居然完全被压制,并不显得出众。

    众人见了礼,萧逸刚才一直没有说话,这时上前一步,微笑拱手道:“兮涵师妹,好久不见了,你想让南长老听什么呀?”

    林兮涵斜了他一眼,并不理会,却朝王良飞一瞥,惊奇地道:“我听说奉师兄已修炼到第三层,没想到几天不见,王师兄也到达了第三层的修为!”

    王良飞笑了笑,谦逊地道:“哪里,哪里。”在小竹林掌门和南长老面前,他以往的张狂基本收敛。

    萧逸并不在乎林兮涵的冷淡,道:“良飞师弟可是我们大围教的天才,云崀派的奉三思突破第三层后,不到一个月,我们良飞师弟也突破了。”

    林之羽眉毛跳了跳,这大门派毕竟是大门派,小竹林现在二十岁以下,还没一个修炼到第三层的弟子。

    林兮涵对王良飞笑道:“呀,要恭喜王师兄!”又对萧逸冷冷道:“萧师叔,我想我有些话可能没跟你说清楚!”

    听到林兮涵叫自己萧师叔,萧逸有些愕然,他上次来小竹林见她,林兮涵还称自己叫师兄,怎么今天却变了,听说她这大半年跟一个刚入门的小子厮混一起,莫非变心了?不由诧异道:“师,师妹,什么话要说清楚?”

    林兮涵冷着脸,质问道:“你上次来小竹林,就没跟我说过要提亲,怎么一转身乘我不知就跟我师傅提亲!”

    萧逸面上一红,讷讷道:“我,我本打算当面提亲,但怕唐突,所以先跟清笛长老说了。”他心中却有些不悦,自己堂堂第四层的高手,要娶一个第二层的修炼者,天下不知有多少女修要排队期盼,你还这么高傲,以后嫁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兮涵道:“什么唐突,那时慕容明月师兄刚刚去世,你跟我师傅提亲也不合适吧?”

    慕容明月是云崀派的弟子,他之前和林兮涵有婚约,在荆之修炼中遇到豞行者彭亦坤,不幸遇袭身亡。

    其实林兮涵去荆棘山修炼,也是想跟慕容明月见面,她要推掉这门婚事,可是还没机会说,就遇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