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魔尊者的背篓

    泽儿摇摇头,道:“不是拒绝,是我根本不知答应了您,以后会生什么。”魔君嗤笑道:“你是害怕,做本君的传人就要杀了雪国三老,难道你没有杀过人?”

    泽儿一惊,他自责自己杀死烈爷,但要他故意去杀人,还是下不去手。

    “要成为世上的强者,先要心狠,不牺牲千百万性命,如何能站在最高峰,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若眼前这关都过不去,那本君只好长叹一声!”

    泽儿默然。

    魔君又道:“我要怀疑你胆量不足,所以你还不能算个修炼者!”

    泽儿咬牙道:“我不是没胆量,我只是不想无端杀戮!”

    魔君笑道:“好啊,那让本君瞧瞧你的胆量!”

    泽儿问道:“我若答应了你,你有什么保证?”

    魔君傲然道:“本君的话,就是保证!”

    泽儿道:“那你先前说找了六十年,才找到传人是什么意思,难道魔君殿下快要死了?”

    一声沉沉的叹息。

    “不错,本君的肉身已修到极致,元神也再无法夺舍重生,以后会怎样,还真不知道!”

    泽儿奇道:“再也无法夺舍,难道您已经夺舍几次了么,修炼到第九层之后,不是可以活很久么?”

    魔君怪笑两声,道:“你还真是个雏,夺舍最多不过三次,本君活了近五百年,难道你不知?”

    泽儿歉然道:“您说的这些,我还真的不知,甚至连您的话是真是假都无法判断。”

    魔君大笑,笑声里带着古怪,道:“你果然什么都不知道,真是个奇才!”他有些哀伤地道:“当年跟我争天下的那几位,不知是升天,还是湮灭了,本君很怀念啊!”

    泽儿道:“修到第九层,也只有五百年的寿命么?”

    魔君道:“确实,凡人觉得五百年不可企及,但是对修炼者来说,五百年也不过弹指间,神道那个第一长老叶大千肯定是个骗子,本君纵横两道时,他还没出生!”

    泽儿也叹息一声。

    魔君问道:“喂,小子,别叹气了,你答应做我的传人了吗?”

    泽儿问道:“魔尊者是什么人,我成了您的传人后,他将如何对我?”

    魔君迟疑片刻,道:“他可以成为你的守护者。”

    泽儿觉得魔君的语调有些怪异,他不想被人监护,以前周重生就是将他管得死死的,一点自由都没有,泽儿忽然问道:“我和你现在这样说话,魔尊者他听得见么?”

    魔君呆了一呆,小心地道:“他,他听得见吧,魔尊者修炼过一门秘术,可以和本君心脉相通,我们说的一切,他想听的时候都可以听见!”

    泽儿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魔君和魔尊者到底是什么关系,表面上似乎是魔君控制着魔尊者,其实好像并不是,因为他们沟通了半天,魔尊者一句话也没说。

    泽儿道:“我知道了,请容我仔细想想。”

    “好,你可要想清楚,如果错过,将永远没有再次选择的机会。”

    魔君的声音忽然变得遥不可及,一瞬之后,泽儿再也感受不到魔君的存在。

    凤娅琪见泽儿呆滞在那里大半天,推了他一把,道:“你怎么了?”泽儿清醒过来,摇头道:“没,没什么。”

    脚下的湖水已渐渐退去,仅仅没到几人的膝盖,泽儿索性盘膝坐下,练起功来,凤娅琪则靠在他身上打盹。

    时间悄悄飞逝,转眼天边已经泛白。

    灵气运行了三周,泽儿停止了吐纳,看向魔尊者和雪国三老,四人头上白雾缭绕,显然还在拼斗灵力,魔尊者脸色十分憔悴,原先乌黑的头变得花白,身体也摇摇欲坠,雪国三老更是形容枯槁,三人已经靠在一起,若是没有互相支撑,只怕顷刻就栽倒在地,他们苍白的脸上,嘴唇都瘪了进去,仿佛满口的牙都掉光了。

    “看来,我现在可以出手了。”

    泽儿咬牙站起来道。

    凤娅琪道:“那你感受一下他们的气息,比你还弱的话,说明他们最后一丝灵气都已耗尽,连元神都无法逃逸,这是出手的好时机!”

    泽儿围着四人转了两圈,觉得他们战斗已经结束,魔尊者气息极其微弱,只能勉强坐着,而雪国三老几乎瘫倒,见到泽儿靠近,雪国三老脸上露出喜色,向他艰难地点头,示意快点动手,而魔尊者则露出戏谑之色,泽儿暗道:“我和魔君心脉相通,他应该已经明白。”

    凤娅琪有些着急,道:“你怎么还不动手,你不动手我动手了!”她四下张望,想要找出个什么武器来,泽儿从皮囊中找出一把长刀,也不知烈爷是从哪里缴来的,这把刀长而细,刀身有如长剑般轻巧,却犹如一泓弯月。

    “好啊,你快动手!”

    凤娅琪催促道,她话音一落,忽觉后脑被人重重一击,一阵晕眩后,软到在地。

    出手的自然是泽儿,他扶住凤娅琪放坐在地上,在她耳边低声道:“对不起,有些事,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唉,你这是何苦?”

    魔君的声音又再响起。

    泽儿哼了声,忽然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他走到四人面前,忽然大声道:“我不要被人安排一辈子,如果以前是,那以后绝不再是!”

    刀光一闪,魔尊者一颗头颅瞬间飞起,鲜血喷洒在湖面上,有如绽放了一朵血莲,魔尊者一双眼睛鼓出老大,他至死也不信自己会是这样的终结。

    泽儿刚才手上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砍下魔尊者的头颅并不是一件难事,反而有些畅快淋漓。

    “咦,你干了什么?”

    魔君十分诧异,但好像又有些激动。

    泽儿咧嘴一笑,道:“这不正是你期待的?”他沾染了一身的鲜血,拿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魔尊者身子慢慢栽倒,泽儿一只手扣住了魔尊者的背篓,将它拎了起来。

    雪国三老脸上露出微笑,他们不知道这孩子刚才在犹豫啥,但既然他杀了魔尊者,显然就是站在自己这边。

    泽儿将背篓后盖打开,瞥了一眼,里面是一尊木雕佛像,他露出释然的表情,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三老见泽儿把背篓背在自己背上,都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