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拿不定主意

    三老中的老三道:“我说那小子,不是你的女人,干吗这么急着拉她上来?”

    魔尊者耻笑道:“我都怀疑三位是不是神道的修炼者,问出这样的话!”他说完这话,忽然心中警醒道:“不好,我莫要中计了!”

    三老确实在借机拖延时间,他们先前的战斗中已经服用了药丸,最后这一击,虽然又服用恢复丹药,但是效果明显差很多,现在他们拖延的时间越长,就可能恢复得越多,魔尊者虽然自忖占了赢面,但拖延下去,万一出了变故可是麻烦。想到这里,他一步跨上,手中一道红芒向三老劈去。

    “波——”

    一声奇异的响声响起,一个柠黄色的光团闪现,魔尊者的红芒接触到那光团,好似被黏住一般,再也无法挣脱,他大叫一声道:“不好,和蛟!”说完一个趔趄,半截身体一下沉入湖水中,而雪国三老也是同时沉到水中,他们三人排成一串,后面两人都是双掌贴在前一人的后心。

    泽儿见魔尊者想要后退,身体却不由自主地被黄色光团吸引过去,他琢磨着和蛟是什么东西。

    这和蛟一旦施展,双方就是集毕生修为的生死之战,根本无法逃逸元神。

    须臾间,光团寂灭,魔尊者的身体已被被拉到白童颜的老者身前,双掌一下贴上了对方的双掌。

    魔尊者大是后悔,刚刚四人离得太近,没想到对方施展了这个拼命的技能,拼斗修为是他最不愿接受的方式,自己一个人要赢三个人,可不是那么简单。

    “卑鄙,无耻!”

    魔尊者开口大骂,但一道灵气侵入经脉,他立刻闭口不言。

    泽儿拍着凤娅琪的后心,见到四人如此诡异地连成一串,不由更是心惊。凤娅琪刚才落在水中,连呛几口,被泽儿一拍,清醒过来,她一边咳一边挣扎着站起,等看清眼前的形势,不由惊道:“我,我们这是怎么了?”

    “魔尊者和三老打起来,然后就这样了!”

    “啊,他们这是灵力的决斗!”

    泽儿道:“灵力决斗,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立即离开?”

    “大哥说过,遇到修炼者比拼灵力,斗到油尽灯枯时,就算是一个凡人也可以轻易杀掉他们,而且还不用担心元神逃逸来报复,因为斗到最后,元神都无法蠕动!”

    魔尊者知道凤娅琪说的不假,他脸上直冒绿气。

    泽儿道:“哦,为什么我现在不能动手,要等他们油尽灯枯?”

    凤娅琪见他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道:“你现在过去,两边的灵力都加在你身上,以你现在的修为,顷刻就化作飞灰!”

    泽儿暗忖:“那等下我要不要帮雪国三老杀那魔尊?”

    “拿不定主意了?”

    忽然一个声音钻进泽儿的耳中。

    “谁,什么主意?”

    泽儿骇然,自己心里想什么,那声音的主人好像知道一样,这声音先前出现过,他被魔尊者抓住要杀,正是这声音阻止。

    那声音怪笑道:“想不到本君找了六十年,终于找到真正的传人了!”泽儿没有开口,心里惊道:“你是什么本君,什么传人?”

    那声音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苍凉,片刻后道:“能这样和你心灵沟通的,除了血脉相通之人,其他没有可能!”

    泽儿奇道:“我们血脉相通么,你,你到底是谁?”

    那声音道:“我就是曾经的正道之王,魔神殿主人,那些神道的人,称我为魔君!”

    魔君两字一进入泽儿的耳朵,他差点从湖中跳了起来,凤娅琪见他一副惊愕的样子,问道:“你在干吗呢?”泽儿勉强定住心神,道:“没,没什么。”

    那魔君的声音接着道:“其实,刚才没有魔尊替你们消去冲击,你们早死了,你以为你们正好滚下来有巨石拦着么?”

    泽儿在心中想道:“那刚才魔尊者还想杀我?”

    魔君道:“不错,他救你是无意,杀你是有心,但你杀了他,三老能给你什么,无非是一些奖励,大不了是一门至上的功法,但你做本君的传人就不同了,我要教你最强的修炼,魔神殿的主人算什么,日后你要成为这片大陆上的最强者!”

    泽儿大吃一惊,道:“什么最强者?”

    魔君责怪地道:“你别叫出声来,心里想就可以了!”

    泽儿心里怦怦直跳,问道:“最强者是什么意思?”

    魔君带了得意之味,道:“先前我现,你的血脉让我有一股亲近感,而且,你的修炼才刚刚开始,可以转换,像你现在这样修炼下去,就算机缘巧合进入大门大派,能修到第五层以上的机会也非常渺茫,现在你成为本君的传人,前途会一片光明!”

    “我若不答应呢?”

    “你会么?”

    泽儿艰难地点点头。

    魔君大笑起来,道:“你真愿意拒绝?本君相信,没有人会这么傻!”

    凤娅琪见泽儿神色一会凝重,一会犹豫,不断变化,问道:“你怎么了?”

    泽儿摸摸心口,强自镇定道:“没,没有,你刚才说我,我是真的蠢,我们要杀掉谁啊?”

    凤娅琪没好气地道:“当然是魔尊者了,你分不清好坏么!”

    泽儿道:“可是,雪国三老说要抓我回去军法处置,我要是帮了他们,最后被军法处置了就不值,算了,我们还是走吧!”

    魔尊者听到他们的对话,脸色出现了戏谑的表情,雪国三老却是哭笑不得。

    凤娅琪问了先前生的事,道:“你又不是上嘉城的,我也不是你女人,还怕说不清?”

    泽儿道:“算了,我们还是走吧。”

    凤娅琪摸摸他额头,道:“你失心疯了吧,我们走了,三老必死无疑!”

    泽儿心想:“你哪里知道我的难处。”

    那魔君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你要走干吗,难道不想成为这世上最强、最有权力的人?”

    泽儿道:“我不想卷入这些是非,魔道、神道与我何干。”

    魔君诧异地道:“别人千方百计想入我门,你知道魔神殿有五个储君,人人都可以为我而死,你居然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