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战枯荣

    泽儿瞧见雪国三老在出这一击后,瞬间老去,那白童颜的老者面容灰白,活脱脱一个行将就木的重病垂死之人。

    “起——”

    三老口中出的叹息终于打破了平静,随之而来的是惊天动地的爆裂声!

    周围出现了奇异的景象,那些雪山一边雪崩一边迅地融化,滚下的雪团顷刻间化作一股浊流,泽儿和凤娅琪就觉得一阵酷热袭来,接着是天旋地转,两人不由自主地抱在一起向山下滚去。

    “喀、喀、喀——”

    碎石和雪水将两人冲得东倒西歪,两人所在的山峰好像坍塌一般,泽儿抱着凤娅琪,勉强用一口灵气护住心神,不至于在雪水中被岩石击伤,就算这样,两人也被碎裂的岩石划得满身是伤。

    也不知滑下去多远,好不容易两人才被一块巨石卡住,这块巨石有些突兀,居然像生根一样立在那里,连刚才呼啸而来的震荡冲击波也被那巨石阻挡住,泽儿心神稳定下来,往下看时,只见他们离山谷底下还不到一百尺。

    山谷中蓦然出现了一个百余丈宽阔的湖面,三老身形缓缓落下,白童颜的老者站在水面上,望着水底有些呆。

    凤娅琪双目紧闭,似已晕厥过去,泽儿刚才若不是紧紧抱着她,凤娅琪早已被那冲击波震荡而亡。

    那三个老者连在魔尊者头上的那根白线还隐隐约约闪现,有一端居然正朝向泽儿藏匿的这端,他这一惊非同小可。

    三老各自服下一枚药丸,一个老者终于开口道:“魔尊者呢?”

    “在我们这合力一击之下,应该连顶级的高手也尸骨无存了吧!”

    白童颜的老者忽然双眉一挑,道:“不对,魔尊者还没死!”

    这话一出,阻挡泽儿两人落下的那块巨石忽然动了一下。

    “三老六十年没出来,真是是越活越回去了,难道没有听说过换心石已经落到本尊手中么?”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巨石下了出来。

    “换心石,它真的存在?”

    三老闻言面色大变。

    白童颜老者惊道:“这么说来,我们三个使用生死引的时候,你就已经计划好了?”

    “对付光明正大的人,本尊一定是正大光明,三老围攻本尊,又不说明身份,还偷偷施展生死引,这样的行径,居然是自称神道之人做出来的!”

    那魔尊者懒洋洋的声音又道。

    “生死引只是我们和你决一死战的决心,算什么阴谋诡计了,很好,原来阁下使用了换心石,让我们以为你还在原地,再用假元神欺骗我们出手,魔尊者真是好手段!”

    白童颜老者苦笑道。

    巨石翻开,一条人影站起来,此人一袭黄衫,背后一个红色的背篓,不是魔尊者是谁!

    魔尊者望了泽儿和凤娅琪一眼,怪笑一声道:“想不到我们在这里打架,还有两个娃娃偷看!”

    泽儿觉得他的目光奇寒无比,牙关打颤地道:“前,前辈,我,我们不是故意要在这里偷看的!”

    魔尊者哼了一声,一只手拎起泽儿,泽儿觉得有一道无形的绳索捆绑住他,他使劲挣扎,偏偏挣不脱。

    泽儿身上满身伤痕,这时血水混着雪水,没人注意到有几滴滴落到魔尊者的红色背篓中。

    魔尊者一只手掌举起,对三老道:“故意又怎样,本尊现在先杀你们两个开开祭!”

    泽儿觉得一道冰冷的杀气即将透体而过,禁不住魂飞天外,就在此时,背篓中忽然有人咦了一声,一个声音道:“先别动手!”

    这声音仿佛来自天外,泽儿感受到有人说话,又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三老显然没有听到这个声音,怪眼一翻,白童颜的老者道:“好啊,我们刚才元气大伤,你慢慢动手好了,等我们恢复个两三成,你还有胜机么?”

    魔尊者好像听见了那个声音,他怔了一怔,伸出的手缓缓收了回来,看泽儿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

    但魔尊者随即又朝三老望去,道:“你们先前施展的是三花聚合功法,就算有丹药辅助,没有一两年时间怎么可能恢复,怕是你们现在连第五层的修为都不到了吧?”

    白童颜老者乃是三老中的老大,他望了其他两人一眼,点点头叹息一声,道:“不错,但我们不服,我们并非实力不如你,乃是中了你的阴谋诡计!”

    “哈哈,诡计,你们三个第九层的高手打我一个,确实很有实力!”

    三老中的老二咬牙喷出一口鲜血,道:“也好,我们今日作一个了断,我就不信阁下一点伤也没有!”

    魔尊者桀桀怪笑,他心里明白,自己施展的曲突法技,身体已经出极限,刚才服用了两枚极品的恢复丹药,也只堪堪提升到第六层的修为,对三老虽然占了优势,也不见得一定获胜。

    想到这里,魔尊者伸手抓起泽儿和凤娅琪,朝山谷下走去,泽儿觉得身上好像被一把大钳子卡住,完全不能动弹,连想张口都是不能。

    三老靠在一起,脸上神色十分平静,他们仿佛已经下了必死的决心。

    魔尊者举起凤娅琪道:“我先杀了这女娃娃开祭!”

    白童颜老者冷哼道:“魔道就是魔道,还自诩为正道,这个女娃娃只是个凡人!”

    魔尊者想了想,道:“有道理!”他放下凤娅琪,泽儿看见凤娅琪掉在水里,一下被雪水淹没,暗道:她这样子,就算不被杀死,也要淹死了,这可如何是好?魔尊者指着泽儿道:“这小子修炼还没入门,你们肯定不承认他是埋伏在这里的?”

    三老中的老二道:“你杀了他吧,这小子必然是上嘉城的逃兵,带了女人私自逃出来,被我们抓回去也是军法处置!”

    魔尊者摇头道:“没入门的小子也能算兵,嘿嘿,看来所谓神道真是无道,对一个孩子也这么苛刻!”他手上一道暗劲送出,泽儿觉得身上一松,立刻开口叫道:“我,我和这女人没关系,我不是上嘉城的士兵,我还根本不知道修炼是什么!”

    魔尊者手一松,泽儿扑通一声掉到水里,他连刨几下,现这雪水湖并不深,还没淹到自己胸口,站稳身形后,一把将凤娅琪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