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血龙之环

    泽儿震惊不已,道:“那这四人都称得上国主级别了?”

    凤娅琪道:“是啊!”

    泽儿心中暗惊,他已经预测到上嘉城之战的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最后要神魔两道的主将来决胜负,不知道这三人中谁是常春子长老。

    黄色人影以一敌三渐渐落在下风,他的紫红色保护罩承受了数道光芒冲击,像水波一样荡开一圈圈涟漪,他脚下的山峰不住崩裂,积雪之下是深褐色的山石。

    一条黑影忽然长啸一声,开口道:“魔尊者,老朽劝你回头是岸,要不然你这几百多年的修为毁于一旦!”

    那被称为魔尊者黄色的人影连连冷笑,道:“回头是岸,别做梦了!”

    一条黑影喝道:“生死引已经触,你能跑哪里去?”

    魔尊者从怀中取出一个透明的水晶圆环,迎风一晃,道:“干吗要跑,本尊就在这里解决你们!”他手一抖,四周的光芒骤然阴暗下来,片刻之后,水晶圆环好像吸足了血的血吸虫,光芒骤闪,颜色也从透明变成了血红色!

    三道黑影一起吸了口冷气,道:“血龙之环!”

    泽儿问道:“血龙之环是什么东西?”

    凤娅琪皱眉道:“那是魔道十大凶器之一,魔尊者就是靠它在魔道奠定的地位!”

    泽儿点头,暗道:“这是最后的胜负手么?”

    血龙之环的颜色变幻,渐渐由血红又变成了赤红。

    三条黑影刚刚还是分散合围,这一瞬间聚在一起,各撑起一柄一人多高的光形巨伞。

    魔尊者皱眉道:“大地之盾,好!”他血龙之环一晃,数百道极细的光芒照射而出,那些光芒射在大地之盾上,出尖锐的金属撞击声。

    泽儿和凤娅琪只见光芒一闪,听到身后有异声,回头看时,只见他们刚才扎帐篷避风的那块崖石上,被洞穿了一个脸盆般大的圆洞,这块崖石至少有丈余的厚度,那圆洞周围极其平整,没有别的痕迹,仿佛刀削一般,两人不由相顾骇然,刚刚那魔尊者出那么多道光芒,其中的一道就有这么大的威力,要是加在一起,不知有多惊人。

    “哇——”

    三个黑衣老者承受了这一击,居然各自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各自摸出一枚药丸服下。

    凤娅琪道:“老天,这个魔尊者,名叫成吟,是魔君的贴身护法,这次攻打雪国,看来是他亲自带队!”

    泽儿问道:“这魔尊者很厉害么?”

    凤娅琪道:“是啊,他是魔君麾下最厉害的两个高手之一!”

    泽儿道:“那跟他对战的也一定是很厉害的人了!”

    “是啊,但我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轰隆!”

    又是一记爆裂的声音响起,三个黑衣老者险险被水晶环上的光芒伤到,抵御住魔尊者的反击后,三人聚在一起,联手出一道淡金色的光芒。

    魔尊者的防护罩在这一击下支离破碎,他身子从空中跌落在山谷中,溅起一团雪雾。

    这山谷就在两人脚下。

    “魔尊者不行了么?”

    “啊,我听说这位魔尊者,可以同时对战两个第九层的顶级高手,那三个老者难道都是第九层的高手,他们是长老会的哪个长老?”

    只见魔尊者掉在山谷中,竟深深没入积雪,他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

    三个老者缓缓落下,呈品字形将他围住,白童颜的老者道:“魔尊者,你不必装死,你若愿意撤军并十年内不再犯我们神道,便答应放你元神离开,如何?”

    “原来你们是雪国三老,六十年前居然没有死,很好,本尊先前失敬了!”隔了片刻,魔尊者的声音仿佛从地下传来。

    凤娅琪脸上惊喜的神色一闪,道:“雪国三老还没死?”

    泽儿问道:“雪国三老是什么人?”

    凤娅琪道:“他们已经六十年没有出现了,六十年前的神魔大战也是在雪国进行,都说三老已经战死,所以我们雪国才沦为弱国,想不到他们一直活着!”

    “三老是什么境界的高手?”

    “六十年前,好像三老中有一个是第九层,两个是第八层的,现在应该都达到第九层了吧。”

    好像一阵微风吹过,地上的积雪慢慢流动、盘旋,先是一个雪点,慢慢变成一个雪球,接着耸立起来,变成一座转动的雪峰。

    三老脸上吃惊之色闪现,各自缓缓后退,之前常春子长老和这位魔尊者动手,被他打得吐血而败,雪国三老这才现身,他们厮杀了大半日,各种法术几乎都已用尽,想不到魔尊者还有这样能力。

    白童颜的老者惊道:“这,这是曲突,魔道最强的攻击术!”

    地下传来魔尊者得意的笑声:“最强还谈不上,但我们正道的攻击,都是光明正大,不像你们邪道,喜欢偷袭、暗算,要不本尊也不会中你们的生死引!”

    泽儿暗道:“他自称正道,神道却称他们魔道,也不知到底谁正,谁邪?”

    周围雪山上的雪在向下倾泄,汇向那转动的雪峰,泽儿两人觉得脚下似有一股吸力,将积雪抽走。

    雪峰向上挺立着,一百尺,二百尺,越来越高。

    “魔尊者,这是你最后的招术么,好,那我们就成全你!”

    话音一落,三老身形顿时消失,泽儿瞧见离峰顶七八十尺的高空,三老再次出现,三人六只手拉在一起,身下凝聚出一团数丈大的炽热烈焰。

    地面上雪峰还在不断隆起,雪花围着雪峰盘旋飞舞,情形诡异到了极点,三老的烈焰刚开始是有数丈大,但经过蓄势后,却在慢慢缩小,最后压缩到仅仅巴掌大的一点。

    泽儿的一颗心也提到嗓子眼,心中暗想:“这是最后一击么?”

    凤娅琪忽然伸过一只小手和他握住,两人都感觉到对方掌心的汗水。

    山谷中寂静下来,那突起的雪峰还在慢慢升高,几乎与泽儿他们的山峰齐平,白童颜的老者向另外两个老者递出一个询问的眼神,两人点点头,白童颜的老者暴喝一声道:“去——”他手向下一指,那巴掌般的烈焰变作一道红芒向雪峰的中心射去。

    “嗖——”

    雪峰被穿透,顿时停止了生长,这一刻,万物都好像都被催眠,泽儿觉得自己连手指都不能伸展,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被终止!

    雪峰在沉寂中猛地爆裂,犹如气化一般,原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坑,泽儿和凤娅琪两人觉得周身一阵摇动,仿佛山崩地裂,诡异的是,两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耳中仍是深深的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