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互锁元神

    仙字石在顾晓燕身上,两败俱伤下,顾晓燕把仙字石和大平心法秘录给了吴非。

    凤娅琪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个吴非偷了你家的东西,但周老师既然那么有本事,干吗不抢回来?”

    泽儿道:“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周老师说,那个东西我师兄不死,我是无法使用的。”

    凤娅琪若有所思,道:“原来他已经滴血认主了。”

    泽儿道:“那可不可以跟我师兄商量一下,让他还给我?”

    凤娅琪忙道:“千万别商量,而且你以后不可以对任何人提起,你师兄若知道,或许会先杀了你!”

    泽儿吃惊道:“是这样么?”他想起烈爷对自己传送来的那块传送石也是讳莫如深,要向什么常春子长老禀告,还叮嘱所有人不得外传,现在自己提到师兄手里的仙字石,凤娅琪反应也是一样。

    凤娅琪点头道:“你不知道修炼界的争斗有多残酷,同门残杀都经常生,要是那仙字石很重要,你最好是先下手!”

    泽儿道:“我,我还没杀过人。”他想起烈爷,不由心中又是一阵自责。

    凤娅琪举起一只手掌道:“修炼者迟早要杀人的,这样吧,如果找到你师兄,你觉得不好对付,我就帮你一起杀了他!”她这话说得毫不拖泥带水,泽儿想起凤娅琪之前还说过她们堤湖村的人决不滥杀无辜,怎么一转眼就可以帮他杀人。

    “好,那我先多谢了,可是你要怎么帮我?”

    凤娅琪妩媚地一笑,指着脑袋道:“凡人杀修炼者,自然是要靠计谋的,直接动手,一百个凡人都打不过一个初级修炼者!”泽儿吐了吐舌头,道:“你不是打算色诱我师兄吧?”

    “啪——”

    凤娅琪一拳砸在泽儿胸口,啐道:“我没那么下作!”

    泽儿呵呵一笑,心中却有些感动:“她是为我而打算杀人。”

    两人闲聊了一阵,聊着聊着居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有轰轰的爆裂声传来,山顶好像也在晃动,泽儿先惊醒,接着凤娅琪也醒转过来,雪山上月光明亮,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吃惊,因为那爆裂声离开他们似乎并不远。

    凤娅琪先开口。

    “神魔大战还没结束?”

    “我也不知道!”

    泽儿回道。

    两人爬出帐篷,只见上嘉城方向一片阴沉,大战好像已经停止,但轰轰声却来自远处的另一座雪山。

    两人凝目望去,只见那座山峰上,数条人影正在激斗,他们忽而飞到高空,忽而落在山顶,一道道黄白光芒交互撞击,出轰轰爆裂的声响。

    周围的雪山受到声音震荡,不住地往下滚落雪团,泽儿指着周围数座雪山,惊道:“不好,要雪崩了。”

    两人所处位置就在山顶,凤娅琪全没注意雪崩,她只惊叫出声道:“这,这是传说中顶级修炼者的战斗!”

    泽儿看向那座山峰,只见一条黄色人影纵横开阖,虽然手中好像什么都没拿,却一掌挥出,就激起一道光芒,而另外有三条黑影则各自拿着刀剑围攻黄色人影,他们的刀剑挥出,也如波涛般涌起惊天的光浪,泽儿并不知道自己的目力比凤娅琪要强许多,凤娅琪只看见隐隐的光影和人影翻飞,泽儿却是能分辨出他们每一招过后,或有山峰被削平,或有雪地塌陷成坑。

    “轰隆!”

    三条黑影合力出一个巨大光球,那黄色人影足下的山峰顿时崩裂,黄色人影失去立足点,一飞冲天,跃向另一座山峰,后面三人如附骨之蛆,紧追而来。

    这时泽儿两人与那四人仅一山之隔,黄色人影悬在空中已能看个分明,只见他身高九尺,周身泛着一圈紫红色的涟漪,身上是一袭黄袍,背后却背着一个红色的背篓,十分怪异,他头戴一顶紫金冠,数缕小辫在金冠两旁翘起,虬髯如针,鼻孔朝天翻着,活脱脱的金刚再生。

    泽儿看见围攻黄色人影的是三个黑衣人,他们似乎十分苍老,有一人须皆白,但面目却像婴儿般稚嫩,不由暗暗称奇,另外两个老者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小,却身形高大挺拔,气度十分不凡。

    泽儿惊奇地现,黄色人影虽是来去潇洒,但他头上似被一道白线牵着,无论他如何劈斩腾挪变幻身法,那道白线的束缚始终不能摆脱。

    白线的另一端分成三缕,各自从黑衣人身上出。

    泽儿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把白线牵引的怪相一说,凤娅琪惊道:“你,你能看见他们头上牵引的白线?”

    泽儿点头道:“不错,怎么了?”

    凤娅琪望着泽儿道:“你,你能看见那白线,说明你不是一般的修炼者!”泽儿指着自己鼻子道:“不是一般,那,那很特别么?”

    凤娅琪不是修炼者,所知也是有限,但她知道,拥有泽儿这样的目力,如果是半神根的修炼者,应该还做不到。

    “轰,轰轰——”

    又是数道光芒撞击爆裂,凤娅琪双拳紧握,道:“我也不知道,都是听说的,毕竟我只是个凡人,你说他们之间被白线牵引缠斗不休,这可能是第八层以上的修炼者用自己元神出的生死引,不但锁死了自己的元神,也锁死对方的元神!”

    “元神是什么东西?”

    “元神是修炼到第七层后的分身,如果修炼者战死,元神逃逸后,可再去夺舍重生!”

    听这么一说,泽儿也心惊道:“互相锁住元神,那他们这是不死不休的战斗了?”

    凤娅琪点头道:“是啊,不然以这几人的修为,施展飞行术,倏忽间就能在几百里之外,何必停在这里死磕!”

    “那这四人都是第七层以上的高手吧?”

    “能使用生死引,我听说好像是第八层的高手才是,如果那三条黑影是第八层的高手,那这黄衣人绝对是顶级飞天境的修炼者!”

    泽儿道:“飞天境是不是第九层,这里修炼到第九层的高手多不多?”

    凤娅琪白了他一眼,道:“我听说我们雪国的国主才修到第七层,放眼整个大陆,我数得出名字的只有一二十个,加上隐藏起来没有出世的,决不过三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