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原来你这么好看

    凤娅琪神色有些复杂,想了一会,有些无奈地耸耸肩,指了指自己心口作了个摆手的手势,泽儿奇道:“你心里并不喜欢子林哥?”

    凤娅琪点点头,却又立即摇头。她身子从泽儿怀里移开,坐在雪地上,从腰间解下一条丝巾,沾着积雪在脸上擦拭起来。

    片刻之后,凤娅琪脸上黝黑的肤色渐渐变得白皙,她不但五官精致,肌肤更是赛雪欺霜,活脱脱的一个绝世小美女。

    凤娅琪擦干净脸上的黑色,又在手上擦了起来,泽儿由衷道:“原来,原来姑娘你生得这么好看,我长这么大,认识的女子中,你是最漂亮的一个!”

    凤娅琪微微一笑,忽然拿出个瓶子倒出点粉末朝脸上一抹,顷刻间她又恢复成黝黑的模样。

    泽儿点头,她这是保护自己,女孩子太漂亮,走在外面确实危险,于是道:“我若是子林哥,就知道自己万万配不上姑娘。”

    凤娅琪连连摇头,泽儿道:“这是什么意思呢,他配得上你,你干嘛还要犹豫,对了,他跟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你们是青梅竹马?”

    凤娅琪指了指泽儿,又向心口指了指,泽儿道:“你想嫁一个修炼者,改变堤湖村没有修炼者的境况?”凤娅琪点点头,忽然走过来抱住泽儿的胳膊,轻轻靠在他身上。

    泽儿叹息道:“我明白了,你不是不喜欢子林哥,只是因为他并非修炼者。”凤娅琪点点头,沉默下来,心里不知想着什么,脸上的黝黑又加深了一层。

    泽儿想道:“如果你要嫁给我,心里却喜欢那个厉子林,我是绝不会娶你的。”他想到厉子林对自己再三羞辱,心中有些愤愤然。

    上嘉城的战斗似乎更加激烈,黑烟已将整座城池覆盖,上嘉湖的颜色也由褐红变成了深深的赤红,空中一道道光影盘旋,不时有小黑点飞溅坠落。

    凤娅琪垂下眼睑,仿佛对这场战事并不关心,泽儿一直被她倚靠着,开始还以为她对自己依赖,慢慢才现她身子瑟瑟抖,浑身冰凉,这才醒悟过来,原来她靠着自己是因为雪山顶上寒冷,她穿得又少,并不是投怀送抱对他有什么想法。

    泽儿忙从皮囊中找出一件大衣替她披上,又找了个皮垫子给她垫好,心里却很奇怪,我好像不怎么怕冷?泽儿不知道的是,他来到天行大陆,灵气运行过一次,已经自然运转护体,虽然是刚刚起步,比起凡人来还是强了数倍。

    烈爷的这件大衣乃是用五十年冰甲狼的狼皮缝合而成,算得上珍贵,凤娅琪默默摩挲着大衣,低头不语。

    两人就这么坐在山头,天色慢慢黑了下来,下面的战斗依旧激烈,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大片云烟飘过,将他们视线阻挡住。

    “你,还冷不冷?”泽儿问。

    凤娅琪裹着大衣,闻言好像从梦中惊醒,摇了摇头,泽儿看见,她脸上的泪痕一直未干,于是拍拍她肩膀,道:“不要伤心,你的族人一定会安全的,他们传送的距离应该比我们更远才是。”凤娅琪喉咙咕噜咕噜响,她张口说了两声,却含糊不清。

    泽儿明白,凤娅琪并不是只担心她的族人,也伤心父亲的离开,于是安慰道:“他老人家做出的牺牲,并不是要我们伤心难过,而是要大家好好活下去!”

    凤娅琪点点头,起身擦干眼泪,活动了一下手脚,比划着道:“我,好多了!”泽儿知道那种药丸有用,在烈爷的皮囊里,装了满满一瓶,看来自己以后受伤,只要不是当场毙命,都可以用这个来治疗,他却不知道,这种叫回复丹的药丸,治疗外伤那是极强,但对肺腑的内伤没有多大作用。

    凤娅琪忽闪着大眼睛,忽然露出一个微笑,用干涩的声音问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我?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家里只有一个亲人,他就是周老师,从我有记忆开始,周围就围了许多人,他们有的教我读书,有的教我拳脚,他们都听周爷爷的话,周爷爷是个很有学问的人,没人的时候,我叫他老祖,还跟他学一门内功心法,周爷爷很忙,他在朝廷做大官,每天见他的时间很短,除了周爷爷自己,别人都不能把我带出家去,所以我小时候大部分时间,每天只能在家读书和练功。”

    凤娅琪点点头,顿时生出一股同情来,原来这是个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问道:“你一个人,关在家里?”

    泽儿道:“也不是全关在家里,这两年我长大了,周爷爷常常带我出去游历,还把我送到书院去跟别的孩子一起读书、到寺庙修行。”

    凤娅琪奇道:“那你,独处惯了,是不是很安静内向?”她说了几句话,已经流畅多了。

    “不是,我特别顽皮,我有个师兄叫吴非,他就特别用功。”

    “你不像。”

    泽儿双眉一挑来了兴趣,笑道:“关在家里有人管着,去书院和寺庙反而自由,反正上课时,我就喜欢捉弄同学,往他们衣领里丢蚂蚁、臭虫,修行时,耐不住素食,就跑出去偷鸡摸狗,有次我做的绳套没套好,还被狗咬伤了。”

    凤娅琪掩嘴一笑,道:“我也想做这些!”

    泽儿来了精神,卷起袖子道:“庙里有个死秃驴,他自己跑出去偷吃荤腥,却不准我套狗,我就在他晚上睡觉时,把绳套挂在他床头!”

    凤娅琪啊了一声,道:“那他,没有被勒死?”

    “没那么容易死的,那秃驴半夜小解起来,把脖子套进去,因为身子太胖,绳子断了,吐了一地酒啊肉的,臭死人了。”

    “后来怎样?”

    “没后来,那秃驴吃了酒肉,我要去告诉方丈,他就跪下来求我,哈哈从此以后再也不敢管我,不过,就算周爷爷知道,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最多打板子、挨骂、罚跪罢了!”

    凤娅琪笑得花枝乱颤,道:“打板子、罚跪还不算什么?”

    泽儿靠近她耳朵,轻声道:“你不知道,我那时修炼的内功别的用没有,打板子、罚跪却一点都不痛,也不累,我最怕的反而是挨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