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香魂去复来

    那汉子气道:“你又不是修炼者,你要是,自然知道!”

    另外一个青年道:“就是灵气运转注入她的身体,最初级的修炼者都可以做到,可是我们堤湖村连最初级的修炼者都没有!”

    泽儿问道:“如果有疗伤的药,没有灵气化开会怎样?”

    那青年也翻了个白眼,道:“那不但没效果,而且死得更痛苦!”

    白圈里黄光流动,越来越快,而杂树林周围的沉闷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接近。众人手拉手紧紧握在一起,神色都非常坚毅。

    泽儿心中不住犹豫,眼见杂树林里人影憧憧,忽然甩开握住他手的少年,一把将凤娅琪抱起,厉子林双眼一翻,怒道:“你干什么!”他这时想要夺回来已经晚了,黄光闪烁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厉子林的话声即被淹没。

    倏忽间,泽儿就觉得周身一寒,一阵晕迷后,两人出现在一座雪山山顶上,这次的传送比上次从麓风书院传送过来要好受多了,稍一喘息就恢复过来,低头看时,只见凤娅琪躺在自己怀里,面色还有些泛黑,但脖颈处一片鲜红,伤口还在往外流血,此刻她微睁双眼望着自己,神情带着几分迷茫。

    泽儿有些惊异,怎么这个山头就他和凤娅琪两人,其他人不知去了哪里?他不知道传送阵开启的时候,没有和其他人手拉手在一起,这种没有目的地的传送,自然被抛到不知名的地方。

    但此时不是想这些无关紧要事情的时候,泽儿从烈爷的皮囊里捏出一颗药丸,想起那日烈爷给自己服药后,他扣住自己脉门传来的暖流,应该就是灵气,于是对凤娅琪道:“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修炼过,但这是一颗货真价实的疗伤药,我或许可以救你一命,你愿不愿试试?”

    凤娅琪有些呆滞,接着露出震惊之色,她张了张口,却不出声音。

    泽儿道:“我听说没有灵气化开,服药后会死得很难受,你若敢试试,就眨一下眼睛,要是不,就眨两下!”

    凤娅琪呆了呆,终于明白过来,她眼神坚定,毫不犹豫地眨了一下眼。

    泽儿将药丸塞进凤娅琪口中,她含着药丸嘴巴蠕动,却是无法吞咽,泽儿有些着急,他从烈爷的皮囊中摸出一个大杯子,挖了一杯雪兜在怀里想要快点化开,但越着急,雪水却越没化开。

    凤娅琪在雪地上微微翘起二根手指,泽儿一拍脑袋,抓起一小团雪塞进她嘴里,但是弄了半天,药丸还是塞在口中没有咽下。

    泽儿拿出烈爷的皮囊,一顿乱倒,想要找找有没有火炉之类生火的东西,好快点将积雪化开,这一折腾,还真让他倒出一个瓶子,拔开瓶塞,闻到一股清甜的酒香,泽儿不由大喜,这老酒送药一定可以,于是把酒瓶对着凤娅琪的小口咚咚灌了两口。

    这一下终于替凤娅琪将药丸弄下去,泽儿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道:“现在我要给你渡灵气了,如果我以前学的那些叫作修炼,那你可是命大福大!”

    凤娅琪看见泽儿丢了一地的东西,眼神中不禁露出几分惊喜和戏谑,一个随身携带宝囊,还能从里面掏出大把东西的人,居然说自己不是修炼者!她头一偏,靠在泽儿身上,双目慢慢合上,显是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了眼前这个俊秀的少年。

    泽儿扣住凤娅琪的脉门盘膝坐好,想着自己修炼的大平心法,慢慢将灵气汇聚在丹田,隔了一刻,他身上气流涌动,四肢百骸无比舒服,于是索性运转起灵气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觉得身子在不住抖,睁眼一看,原来凤娅琪在他怀里颤动,心里顿时一震,暗叫:“糟糕,我灵气渡过头了么?”他一把松开凤娅琪,问道:“你,你怎么样了?”

    凤娅琪一阵咳嗽,伸手指了指自己伤口。

    泽儿见她喉咙处已不再流血,伤口仿佛已经愈合,不由喜道:“哈哈,想不到我欧阳济泽瞎猫碰到死耗子,居然救了你一命!”他放下凤娅琪,高兴地在雪地上连翻二个跟斗,自从无意间害死烈爷,泽儿内心一直备感内疚,此时救了一条性命回来,心里的积郁消了不少。

    凤娅琪嗔怪地望着他,伸手比划了一颗药丸的形状,然后双掌一压,作了个碾压的手势,泽儿顿时明白,原来她先前伸出二根手指,是要自己把药丸捏碎再服,自己居然往她嘴里塞雪团,真是糊涂到家。

    远处隐隐传来轰轰的响声,两人对望一眼,都有些惊惧,凤娅琪想起这次传送,爹爹牺牲了性命,不由泪水又夺眶而出。

    泽儿跑到崖边,朝响声传来处望去,只见云烟和群山之外,有一座巴掌般大小的城池,正有黑烟弥漫,中间还不住有光亮闪现。他吸了口冷气,叫道:“上嘉城,魔军正在进攻上嘉城!”

    扶着凤娅琪走到崖边,泽儿计算了一下距离,隔了几座山,他们还能看清战场的情况,看来自己和凤娅琪并没有被传送出一百里之外,最多也就传送了六七十里,不知呆在此处,有没有危险?

    那边的战况十分激烈,原本蓝色的上嘉湖像一块晶莹的琥珀镶嵌在上嘉城前,此时已变成了淡淡的褐红,一道道黑烟从城里冒出,那广袤的杂树林也四处亮起火光点,不知有多少人在战斗。

    泽儿对凤娅琪道:“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不然,谁知道那些溃散出来的魔神兵,会不会来这里!”

    凤娅琪摇摇头,身子靠在泽儿身上不肯动,她刚才失血过多,身子本已虚弱,加上泽儿不知轻重渡过来的灵气太多,体内正十分难受。

    见到凤娅琪的神色,泽儿叹口气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没用,特别怕死、胆小?”

    凤娅琪点点头,却是朝他眨了两下眼。

    泽儿被逗笑了,明明是不的意思,却还要点头,想起刚才她对厉子林说的话,道:“你的子林哥很爱你呢,你也爱他吧,可是之前为什么要故意气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