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玄鹰战士

    那人分明是个魔道战士,他挣扎着,勉强从怀中掏出一颗药丸,就要往嘴里送,凤宏琪手中的长矛忽然投出,嚓的一声,穿过那人举起的手掌,还把药丸钉住!那人惨呼一声,回过头狠狠望向众人。

    凤宏琪喝道:“杀了他!”

    厉子林和另外一个青年立刻冲过去,一人长矛直刺那人喉头,一人刺那人心脏。

    那人冷笑道:“区区两个凡人也想杀了我这样的玄鹰战士,做梦!”说话的同时,他受伤的独臂挥出,钉在手掌上的长矛横扫而过,厉子林和那青年竟被一起扫飞出去。

    凤宏琪挥手道:“放箭!”他身后十几个少年跨上一步,手里挽弓拉箭向那玄鹰战士齐射而去。

    那玄鹰战士一声嘶吼,将长矛上的药丸吞下,然后横臂阻挡在双眼之上。

    “嚓嚓嚓——”

    一排箭矢射出,那玄鹰战士身上插了一排箭,好像并不是射在他身上一样,居然神情一振,单腿跳了起来,骂道:“要死,我也拿你们来垫背!”这人站起来身高足有八尺。

    凤宏琪拔出腰剑,叫道:“跟我冲,杀了他!”说罢带头冲过去,厉子林两人爬起来,也跟着一起冲。

    泽儿没想到一个身负重伤的玄鹰战士还这么厉害,见他长矛来回横扫,将冲过去的十几个人打散,心里不由暗惊。

    眼看父亲施法即将完成,而围住那玄鹰战士的众人却久攻不下,凤娅琪抹了一把眼泪,忽然捡起一把长矛,叫道:“我跟你拼了!”

    那玄鹰战士呼呼喘着气,骂道:“你们这些无知的凡人,等下老子将你们全都剥皮抽筋!”

    凤宏琪生怕妹妹进来添乱,喝道:“退后,快退后!”

    凤娅琪却没听见兄长喝止,口里骂道:“魔道之人果然凶残!”上前一矛向他胸口插去。

    那玄鹰战士独臂不能拔下手掌上的长矛,忽然反手一搂,竟将凤娅琪勾到身边,矛头一转,抵在她咽喉上,狞笑道:“谁再过来,我就杀了她!”他早已是强弩之末,连从宝囊中取个药丸都十分艰难,众人若再围攻,必死无疑,想不到对方竟然冒出个傻丫头来,活生生送给自己当人质。

    凤娅琪想要挣扎,却被紧紧箍住,她尖声叫道:“哥,不要管我,快杀了他,我们没时间了。”

    厉子林吼道:“娅琪妹子,不要!”他一个急冲,来到泽儿面前,质问道:“我们都在对付玄鹰战士,你干嘛不拦住她!”

    泽儿呐呐道:“我,我——”他根本没想过要去阻拦凤娅琪。

    凤宏琪回望一眼,咬咬牙,忽然点头道:“听我命令,杀了这魔战士!”

    厉子林闻言又冲过去拦在前面,叫道:“不行,娅琪妹子不可以死!”

    凤宏琪大怒,道:“我的命令,你敢违抗?”

    厉子林双膝一软,突然跪下道:“队长,我求你了,不要她死!”

    凤宏琪大怒,一矛向厉子林胸口刺去,道:“胆敢违命,我杀了你!”

    厉子林不躲不闪,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凤宏琪叹息一声,矛头一收,矛杆横扫,重重敲在他肩上,厉子林身子一晃,痛得栽倒在一边,双目望向凤娅琪满是绝望。

    众人再次冲上前,那玄鹰战士哼道:“还管我们叫魔道,连自己族人的性命都不顾!”随手一甩,矛尖划破凤娅琪喉头,同时将她身子朝前甩出,然后长矛横扫,将冲上来几个青年打翻在地。

    厉子林悲呼一声,抢上去抱住凤娅琪身子两个翻滚回来,就见凤娅琪喉咙边上多出一个血洞,正在汨汨往外流血,他手忙脚乱去帮她止血,却怎么也止不住。

    这时那玄鹰战士忽然狂叫一声。

    “气、气死我也!”

    凤宏琪叫道:“快退,不好!”

    话音未落,轰地一声,那玄鹰战士身子犹如炸弹般爆裂开来,冲在前面数人虽然听到了凤宏琪的喝止,却来不及收住脚步,被一阵血雨气浪冲得东倒西歪,有两人伤得不轻,跌在地上半天没爬起。

    凤宏琪下令道:“大家回到圈里去!”

    众人抬着伤者回到白圈里,厉子林却兀自抱着凤娅琪软软的身子呆,凤宏琪喝道:“厉子林,你快回来!”

    厉子林好像听不见一样,喃喃道:“娅琪妹子死了,我也不想活。”

    凤宏琪跑过去将两人拎了回来,厉子林本来失去了生气,一瞧见泽儿呆呆站在那里,突然跳起来,一把卡住泽儿喉咙道:“都是你害死了我娅琪妹子,你赔我,你赔我!”

    泽儿被卡得脸色泛红说不出话,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死,急忙中,一脚朝厉子林蹬去。

    “嘭——”

    附近又有一声落地声传来,凤宏琪抬头望天,只见天上的玄鹰和云鸟之战已基本结束,那些玄鹰战士倚仗数量的优势歼灭了云鸟,正在上嘉城上空盘旋,城里的箭矢和火炮不住朝天射,形势颇为壮观。

    杂树林外树枝摇动,大地出轰轰的声音,仿佛有大群人马正在靠近。

    凤宏琪额头冷汗直冒,魔军已经杀到上嘉城了么,为什么传送这么慢,难道堤湖村这次要遭受灭顶之灾?他正焦急,只见白圈周围陡然亮起一圈黄光,心中大喜,叫道:“大家靠在一起双手抓紧,我们马上要传送出去了!”

    泽儿一脚蹬开了厉子林,怒道:“凭什么都赖我,我也不想她死!”他想起烈爷上次给自己用的药丸,那么重的伤他都在顷刻间复原了,不知凤娅琪服了有没有用?正想悄悄去皮囊找药,厉子林双眼血红,握住腰刀就想再次冲上,却听见几声艰难的咳嗽,凤娅琪躺在地上,微微抬起了一条胳膊。

    厉子林大喜,丢掉腰刀俯身下去抱起凤娅琪道:“琪儿,你还没死!”

    凤娅琪艰难地睁开眼,嘴巴张了张,喷出一口血,却是说不出话来。

    凤宏琪摇摇头,心中满是绝望,一个年长的汉子在边上低低叹息了一声,道:“若是有个修炼者,给她一颗疗伤药,并用灵气帮她化开,或许有救,不然,只能等死了!”

    泽儿心中一动,问那汉子道:“灵气化开要怎么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