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策马上嘉湖

    凤娅琪见泽儿不作声,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

    “嗯,我在想,那魔道抓了神道的人,是不是都要杀掉呢?”

    “我们抓了魔道的人自然杀掉,魔道抓了我们,肯定也不会留活口!”

    泽儿那日在康将军阵中,曾亲耳听到魔军劝他们投降,便问道:“为什么是肯定呢,你见过么?”

    凤娅琪摇头道:“没有,但我好像听人说,魔军中也有修炼神道的高手,至于是不是投降过去的就不知道了!”

    泽儿道:“那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杀掉魔道的俘虏?”

    凤娅琪奇道:“那些修炼魔道的人可坏了,杀一个就少一个!”

    泽儿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么杀下去,永远没有尽头,那魔道,到底是谁在统领?”

    凤娅琪摇头道:“魔道的最高指挥是魔神殿,魔神殿的主人我们称他为魔君,这位魔君大人十分神秘,像我们神道第一长老名叫叶大千,魔君却没有姓名,据说近几十年,魔神殿的长老都很难见到他,但是魔道的一切命令都是魔君的旨意,神魔两道之战已历数百年,基本是魔道进攻,神道防御,最倒霉的是我们这些无辜的凡人。”

    说话间,凤娅琪回头瞧见子林哥跟在后面,好象偷听他们说话,没好气地哼了声,一抖缰绳,放马奔出队伍,一直跑到前面去了。

    泽儿瞧见凤娅琪拉缰绳时,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不由一愣,这丫头莫非是故意将脸上涂黑来丑化自己?

    凤娅琪纵马奔驰一阵,早将队伍抛到远处,很快俩人便跑出了杂树林。

    杂树林外,忽然出现了一个极其宽阔的湖泊,湖水清蓝透澈,站在湖边便觉得心情豁然开朗。

    对岸的雪山之下,出现了一座挺拔的高城,凤娅琪遥遥一指道:“上嘉湖对面,就是我们雪国最美丽的上嘉城!”

    泽儿早已被眼前的美景惊得呆了,他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震撼,那上嘉城上插着各色的旗帜,城里隐隐可见许多白色的高塔,建筑很是奇异,但最令他吃惊的是,在上嘉湖中,有二条长长的白色浮桥直通对岸。

    这两座浮桥好似天生就该出现在这样的画面中,没有突兀,没有多余,安谧而宁静。桥面宽阔,底下是用一根根整齐的圆木,上面铺着灰白色的木板,每一座宽约有丈余,两边还有草绳围栏,纵使放马过去也没问题,但从这里到对岸,足有百丈的距离,修二条这样的桥要怎样天马行空的想像和创意?

    这美丽的上嘉湖,湖里竟没有一条船,桥上也没有一个人,这份出奇的宁静,让人又生出一种强烈的不安。

    策马上嘉湖畔,两人忽然都沉默下来,凤娅琪想的是这美丽的上嘉城即将遭到战火的洗礼,泽儿没有心情观看美景,他想的是要尽快离开此地。

    “啾、啾啾——”

    空中数声凄厉的鸟鸣划破了这如诗如梦般的宁静。

    泽儿抬头看时,就见三只灰黑的大鸟划破蓝天,直入上嘉城。

    与此同时,奇异的一幕突然出现了,湖中那二条浮桥竟开始移动,慢慢向上嘉城方向收去。

    凤娅琪面色大变,指着湖中的浮桥道:“不好,出事了!”

    “什么事?”

    “你瞧!”

    泽儿已经注意到浮桥的移动,道:“上嘉城不是有神道大军么,天上云鸟应该是回来报信的。”

    凤娅琪有些奇怪,道:“你认识云鸟?”

    泽儿道:“云鸟很奇怪吗?”

    身后远远的传来一阵沉闷的号角声,那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凤娅琪惊呼道:“不好,魔军到了!”她拨转马头打算向回奔去,泽儿一把拉住她手臂,道:“你干嘛?”

    凤娅琪道:“我的乡亲们还在路上,大哥他们一定会找我的,我去跟他们会合!”

    泽儿摇头道:“来不及了,你现在回去,不是送死么!”

    凤娅琪急得脸色煞白,道:“谁说回去就是送死,我们有办法对付的!”

    泽儿心想:开什么玩笑,凡人能对付修炼者?他向后望了一眼,道:“他们现在也应该感知到了,一定会想办法躲起来,你现在绝对不能回去!”

    凤娅琪咬牙道:“不行,我就算死,也要跟大家死在一起,你若害怕,就赶快下马,我一个人回去!”

    泽儿急了,道:“我不是害怕,娅琪姑娘,你傻呀,你死了一点用都没有!”

    凤娅琪倔道:“你快下马!”泽儿忽然一把从后面搂住她腰,双腿一夹马蹬,又用力一拉缰绳,那坐下的胭脂马一声暴叫,在原地转了几个圈,扬蹄便沿着湖岸的道路急奔起来,泽儿云鸟不会骑,马还是会骑的。

    凤娅琪被泽儿束缚住,脸涨得通红,叫道:“你干嘛,快放开我!”

    泽儿道:“这儿马上要变成战场,再不离开只有死!”

    凤娅琪哭道:“我要找我的家人,还有子林哥,他们不会死!”

    泽儿心里暗忖:“魔道大军压境,你以为那么多人,能一下全跑掉么,真是天真,那什么子林哥,你不是讨厌他么,竟还念念不忘!”

    两人在马上狂奔,却听见上嘉城也响起沉闷的号角声,泽儿转头向城上望去,只见城头旌旗招展,鼓声也咚咚地敲了起来。“

    呜——”

    空中有奇异的鸣声,扭头看去,只见西边的天空中仿佛有一道黑线正渐迅移来。

    泽儿奇道:“那是什么东西?”

    凤娅琪这时暂忘了要去和乡亲们汇合,惊恐的道:“那,那是魔军的玄鹰战队么,玄鹰战队会从天上攻击,专破地面的防守!”

    没过多久,那道黑线渐渐放大,变成了一队黑色的大鸟,数量约莫有上千只。凤娅琪辨别了一下方向,叫道:“你朝哪里跑,别沿着湖边走,快点进杂树林,不然就成为天上的靶子!”

    泽儿一惊,向前遥望,只见他们离雪山还有一大半的路程,而空中那些黑色的大鸟正呼啸而来,自己两人怕是还没跑进雪山躲起,就被击杀,当下一拨马头冲进杂树林,只觉得树枝划在身上,霎那间就划出数十道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