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带你一程

    泽儿道:“我叫欧阳济泽,大哥你叫我泽儿吧,我正是要往上嘉城去。”

    方脸青年笑道:“好,泽儿你跟我们一起走吧,上嘉城已经不远,离这里大概四五十里!”

    这时队伍里纵马跑出一个少女,她十七八岁的年纪,头扎成马尾,虽是瓜子脸,遗憾的是脸上肤色黝黑,她五官精致耐看,尤其是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十分灵动。

    这少女上身是一袭红装,腰间扎着一条豹裙,腰肢纤细,下身是一条深黄色的马裤,在马上显得英姿飒爽。

    那红衣女子手里拿了一支长矛,见了泽儿,双眉一挑,用矛点指道:“大哥,什么人就带过来,万一他是魔军的奸细怎么办?”

    泽儿吓了一跳,忙道:“在下可不是奸细,我,我什么都不会,怎可能是奸细?”

    方脸青年道:“娅琪妹妹,这小哥连修炼者都不是,必然不会是奸细。”

    泽儿暗道:“原来她是叫娅琪,可惜了,要是肌肤白一点,简直就是一个绝世美人。”

    那叫娅琪的少女道:“大哥,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方脸青年一指泽儿身上,道:“你瞧他这身衣服,至少自己在草甸里洗过二次,这股味道我们最熟悉,若是修炼者,还用自己用手洗么?”

    泽儿一愣,他是个比较爱干净之人,确实在路上遇到几个清水坑,他不但洗了衣服,还跳进去洗了澡,忽然想到烈爷皮袋里什么都有,自己只记得找吃的,却没想过要找穿的。

    娅琪皱眉道:“奸细很狡猾,大哥你怎知他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方脸青年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依你的意思该如何处置?”

    娅琪撇撇嘴道:“这还用问,你赶他走,他若是奸细,就会带人来报复我们,他若不是,就会恨我们,所以,最妥贴的办法就是现在一枪把他刺死!”她话音一落,手里长矛一矛刺到。

    这一下出手完全没有先兆,泽儿顿时一呆,等反应过来,长矛已到胸前,他身子急忙后仰,想使出一招金刚铁板桥,但反应还是慢了,只觉右胸一痛,长矛的枪尖已刺入胸口。

    泽儿手脚冰凉,觉得右胸一寒,一股疼痛感迅蔓延,铁板桥使出一半,身子直挺挺摔在地上,暗道:“这丫头也太狠毒,我就这么死了?”

    娅琪见泽儿摔得难看,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好似真的中枪而亡,不禁扑哧一笑,摇晃着长矛道:“喂,小子,别装了,我这长矛乃是木片削的,扎不死人!”

    泽儿一看,果然那枪尖已经折脱,就剩一个光秃秃棍头,于是急忙翻身而起,叫道:“哎呀姑娘,你吓死我了!”

    娅琪道:“我不试探一下,怎知你不是奸细呀。”她伸出一只手给泽儿,道:“大哥,把他交给我吧,来,小子,上马,我带你一程!”

    泽儿惊魂稍定,道:“我叫泽儿,原来你不是真的要杀我?”

    娅琪嘻嘻笑道:“我们堤湖村的人最善良了,绝不滥杀无辜!”

    泽儿点头道:“那是,那是!”他拉着娅琪的小手上了马,方脸青年边上那矮壮青年一脸嫉恨之色,说道:“娅琪妹子,你是看上这小子了么,刚刚认识,竟跟他同骑一马!”

    娅琪瞪了矮壮青年一眼,道:“是啊,子林哥,我看上他了,谁叫你没他生得俊哩!”说完咯咯一笑,拨转马头,打马而去。

    方脸青年笑道:“小林子,我妹妹那是故意拿别人来气你,她越是气你,说明越在乎!”

    那叫子林的青年拳头紧握,道:“我觉得这小子不像好人,”

    泽儿骑在娅琪身后,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手不知往哪里放,娅琪笑道:“泽儿是吧,你不抓紧,我怎么奔跑呢?”

    泽儿呆呆道:“要,要抓哪里?”

    娅琪扑哧一笑,道:“你是哪里人呀,从来没跟女孩子同骑过马吧?”

    泽儿怎么也不敢去搂娅琪的腰,他双手往后一撑,现马鞍后有个突起,正好可以抓住,原来这里的马鞍就是做成两人同骑。

    娅琪打马而行,两人闲聊起来,泽儿这才知道,原来娅琪姑娘姓凤,他来的这个地方被称为雪国,雪国面积虽然不小,但国力却是式微,因为这里有一半地方地处极南,常年被冰雪覆盖,所以人口也不是很多。

    这堤湖村其实只是个地名,凤娅琪的族人称为鄂雅族,他们在雪国和之力国等周边几个国家迁徙,走到哪里便以哪里命名,除了他们外,周围还有些小部族等,都算是凡人的部落,人口多则几百,少则数十,部族内要是有一两个低级修炼者,像眀克苏仑族那样的,就可以傲视其他凡人部族。

    说道明克苏仑族,凤娅琪的神情有些愤愤然,显然她的族人经常受到这个部族的欺负。

    在这块大陆上,雪国与佛国、之力国、阿布崖国、可雷国交接,因为雪国没有顶尖的修炼者,所以国力并不强大。

    泽儿忍不住问道:“这神道、魔道都是什么功法,怎么魔道就那么厉害?”

    凤娅琪道:“魔道的修炼就是起步和入门快,但在修炼到第五层之后就不如神道,一直到第九层,神道和魔道才彼此旗鼓相当,可以说是殊途同归,我觉得吧,人心才有神和魔,魔道的人一样称呼练神道的人为邪道!”

    听了这些,泽儿才渐渐明白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他又问道:“那么,我们这些没办法修炼的凡人,是不是只能成为神道、魔道之争的牺牲品?”

    凤娅琪点头叹息道:“是啊,谁叫我们没有灵根呢,像我们这样的凡人,只能做他们的神奴或者魔童,老天,你说这有多不公平!”她很奇怪这些常识为什么这个叫泽儿的少年一点都不知道,难道他一直与世隔绝?

    这时泽儿脑中突然冒出一个疑问:“我学的大平心法是什么功法,若是魔道,它起步和入门快,至少可以把那些有潜质的对手在成材前都灭掉,这么说来,魔道和神道的大战,最后胜利的或许是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