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堤湖村的族人

    也不知飞了多久,云鸟终于累了,慢慢向下落去,泽儿再不敢轻易拉动鸟套,等到云鸟落在一片湿滑的草地上,他这才松开束缚滑了下来。

    站在草地上,极目四周都荒无人烟,仿佛到了塞外的草原一样,泽儿四肢酸麻,好像已经不能动弹,心中想道:“难道我已经逃出雪国,离开了魔军的战场?”

    这片草原十分宽广,有些奇怪的是,那些草大部分都是蓝色的。

    泽儿缓过劲来,四下都没望到边,心底不由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他暗暗皱眉,心道:“我虽离开战场,却到了这种地方,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走出去,要是走个十天半月,不累死也饿死了!”

    想起自己刚才受到那么严重的箭伤,一抬手便去抚摸伤口,只觉伤口已经结了硬痂,泽儿不由暗赞道:“真是神奇,这么严重的伤,也能在片刻之间恢复!”他伸展了一下手脚,这下动作大了点,伤口被牵动撕裂,又流出不少血来,泽儿吓了一跳,赶紧收回动作,暗道:“烈爷给我的药,只能治标不治本,内伤还是没有痊愈。”

    泽儿拿起烈爷腰带上的皮囊,这皮囊是空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他有些奇怪,刚才烈爷从里面拿药是怎么拿出来的?

    正疑惑间,泽儿肩膀伤口的鲜血滴在皮囊上,他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伸手再次往皮囊一探,猛地吓了一跳,这里面竟有一片新天地,足足有一间屋子那么大!

    泽儿不知道,此刻烈爷已死,他的血滴入袋子,自然就把皮囊收为己有。

    这皮袋中的储物十分丰富,各种东西都有,泽儿现里面藏的食物,居然足够他吃两三个月,难怪康将军的士卒身上能带那么多的硫晶,原来是有这样的好东西存在!

    这下泽儿知道自己不会饿死在草原,大喜之下,又是一阵摸索,现皮囊中最方便取出东西的一个隔断中,放着一块玉牌,掏出一瞧,这块玉牌正是先前烈爷告诉他向队长他们已死的那块,但之前顶端的那一抹白色,此时也变成了灰色!泽儿隐隐猜到烈爷已经摔死,不由又是一阵神伤。

    三天之后,泽儿终于走出这片草原,这三天里,他学了不少东西,草原上有狼,还有各种奇怪的野兽,有些是他从未见过,奇的是,那些妖兽并没主动向他袭击,反而远远地避开,仿佛泽儿身上有什么可怕的气息,倒是有一条独狼,跟踪了他许久,最后泽儿用隐匿气息的方法,那条独狼也终于没有继续跟踪。

    其实,泽儿应该感到幸运,他所遇到的都是些低级妖兽,那条独狼稍微厉害一点,但闻到泽儿身上修炼者的气息,尽管他修为极低,那独狼也怕泽儿拿出什么厉害的法器,所以纠结之后还是放弃。

    现在,泽儿已经看到草原的尽头是一片杂树林,再远处是黄白相间的雪山,看似不高,却是一座连一座,绵绵不绝。

    走进杂树林,先前在草原上的不安之感渐渐消去,树林里面大部分还是蓝色的草地,杂树并不太多,地形倒是很开阔,让泽儿惊喜的是,他走入杂树林,竟然现地上有车痕脚印,说明附近有人经过。

    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这声音如歌如诉。

    泽儿心中狂喜,他快步向前奔去,很快便看见前面一队车马正在行进。

    这队人马中男女老少都有,人数约莫百余人,以青壮年居多,他们车上装着不少行李包裹,像要迁徙去远方。

    泽儿心中奇道:“他们怎么不用那种装东西的皮囊,一个皮囊就可以装一屋子的东西,何必这么辛苦?”他可不知,在天行大陆上,大多数是无法修炼的凡人,凡人自然不能使用宝囊和法器。

    那队人马现了泽儿,立刻有四个劲装的年轻人拿着长矛打马过来,一个脸型方正的青年打量了泽儿两眼,道:“请问阁下从哪里来,跟着我们有何企图?”

    泽儿见他们骑的马个头十分高大,好像比自己以前见过的蒙古马还要高一头,不由暗暗吃惊,他笑着抱拳道:“大哥您误会了,在下在草原上迷了路,今天刚刚走出来,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决没有跟着你们的企图!”

    那方脸青年客气地问道:“你一个人从草原走出来,请问阁下是否为修炼者?”

    泽儿还不清楚修炼者是指哪些人,摇头道:“什么是修炼者,修炼者是干嘛的?”四个青年面面相觑,在这片大陆上,不知修炼者是干吗的,怕是绝无仅有,此人如果要装,也不至于装得如此无知。

    一个矮壮魁梧的青年道:“修炼者就是练气入道后,可以施展法术的那些人!”这青年长相朴实,腰间别着一把黄色的风琴,那风琴的形状有些怪异,像个开满孔的木匣。

    泽儿点点头,心中暗忖:“这么说来,烈爷他们都是修炼者,康将军的那些士兵也是修炼者。”

    方脸青年见泽儿若有所思,又问道:“阁下是否生过病,失去过记忆?”

    泽儿连连摇头,道:“没有,我不知道什么是法术,应该不是修炼者吧!”

    那四个青年听说他不是修炼者,都松了口气,只是奇怪,为什么他要说自己应该不是,难道还有应该是不成?

    方脸青年收起长矛,招手几人向回走去,口中道:“你是哪个村子的,怎么一个人到处乱跑,不怕被魔军现给杀了?”

    泽儿吃了一惊,自己被云鸟带着飞了那么远,难道还在雪国?当下道:“我们那不叫村子,大哥,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要去哪里?”

    方脸青年道:“我们是蓝草甸西南的堤湖村,你来的那方向,就是蓝草甸,我们这是要去上嘉城的后方,听说魔军马上就杀来了,留在村里危险!”

    泽儿心头一沉,自己走了三天,以为已经绕开了上嘉城,想不到又绕回来。方脸青年道:“这位小哥怎么称呼,你是否也要去上嘉城躲避战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