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丢下烈爷

    那些黑甲兵动作神,就在烈爷两人骑上大鸟的同时,他们已经安装好了抛石机,一排硕大的雪团射而至,长尾营的士兵用硫晶炮反击,但是雪团即使被打中,爆裂开来还是落到了防御圈里,顿时阵型散乱起来。

    “冲——”

    烈爷大喝一声,大鸟展翅而起,竟然迎着劈头的雪团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山坡顶上站着一人,这人的穿戴特别,他是一身金黄色的铠甲,身高过丈,康将军已是身高,跟他一比竟还要矮半头,不单身高,此人身材更是魁梧,一般人的大腿都没他胳膊粗,最特别的是他手中的一张弓,这张弓足有他七尺,弓胎呈紫金色,此时他张弓搭箭,那支箭比平常的箭要长一半,箭尖就指着防御圈的中央。

    烈爷一飞冲天,那些雪团竟没有一个打到他们,泽儿见到地面在一瞬间放大,悬着的心刚要落下,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啸声向他们迫近,烈爷瞧见一道紫金的光芒朝他们射来,叫了一声。

    “不好,是穿云紫金箭!”

    一面黑色的盾牌突然出现在泽儿身后,同时烈爷双脚猛夹大鸟,大鸟双翼一展,在空中竟然来了个笔直的转身。

    “嚓——”

    盾牌在瞬间被穿透,那紫金的光芒犹如长了眼睛,就在大鸟转身的瞬间,从泽儿的后背贯入又穿透烈爷的后心,然后透体而出!

    泽儿就觉得右肩一阵钻心的疼痛,仿佛半边身子已经不属于自己一般,烈爷却是闷哼一声,一拍大鸟,大鸟冲入云端,直飞而去。

    金甲魔将猛一跺脚,骂道:“那老头居然能抛出一块盾牌来,只差一点点,他们两人全都会死!”他身后一个护卫的魔兵道:“将军英武,一箭穿透两人,如此伤重,他们飞不远的!”

    另一个虎头虎脑的魔兵奇道:“将军,为什么不射杀那只云鸟,他们没了坐骑,还不掉下来摔死呀!”

    金甲魔将一巴掌将那魔兵拍进雪地,骂道:“你比老子聪明么!”

    风声呼啸。

    泽儿此时痛得几乎无法承受,烈爷嘶哑的声音问道:“伤到肺腑没有?”

    “伤,伤在右肩下两寸的位置!”

    “没,没有伤到肺腑,好,那你服下这个药!”

    泽儿不知烈爷要给自己什么药,忽然口中一凉,已经塞进一枚药丸。

    “吞下!”

    烈爷的声音十分艰涩。

    泽儿依言一口咽下,同时烈爷的手扣住他的脉门,一股暖流涌了过来,他就觉得腹中慢慢升起一团热气,片刻之后,肩上的疼痛感竟然不那么深刻,他向伤口看了一眼,只见刚才还在喷血的伤口正在迅凝固结疤。

    烈爷喘息道:“幸亏老子飞起来的时候就把盾牌取出,不然这次可是死定了!”泽儿见烈爷后心的伤口偏离心脏仅仅寸许,此时出血已止住,不由暗叫幸运。

    “我的伤比你重,你没有伤到肺腑,回复丹可以治疗一半的伤,老朽等下怕是支撑不到上嘉城了!”

    泽儿一惊,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先飞低一点?”

    “飞低一点,魔军随时可能追上来截杀我们!”

    “那您支撑不到上嘉城怎么办?”

    烈爷痛哼一声,道:“这云鸟,只认一个主人,我等下若是昏死过去,没有我的灵气驾驭,它会慢慢落下,不过那时,魔军已经追不上我们了,你要做的就是落地后替我守护!”

    泽儿道:“是,烈爷,您放心,我一切听您吩咐!”

    大鸟朝东方飞去,此刻天空的飞雪越来越大,一朵朵砸在两人身上,泽儿趴在烈爷背后,依然有被飞雪砸痛的感觉。

    地上的山川河流苍茫茫一片,还有数个村庄冒出炊烟,这样的景象本来十分美丽,但看在泽儿眼中,却是带着恐怖的气息,他知道自己所看不到的那个山谷中,长尾营此时正被魔军杀戮。

    烈爷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终于趴在云鸟背上晕了过去。

    云鸟失去烈爷驾驭,一声嘶鸣,向地面缓缓飞去。

    泽儿见烈爷的伤口虽没再流血,但脸色苍白如纸,他探了一下烈爷的鼻息,竟然没感觉到呼吸,不由暗道:“烈爷伤得倒底多重我可不知,万一他就此死去,我是否还要守在他身边?”

    地面慢慢放大,一片松林出现在眼前,泽儿忽又想道:“烈爷说我无法驾驭这云鸟,不知是真是假,要不要试试?”想起周老师曾对他说过,在艰难的环境中,生存是第一位,只要能生存下去,一切都可以尝试。

    泽儿开始慢慢挪动到前面,眼看离地面只有数丈的距离,云鸟双翼张开开始减,泽儿拍拍云鸟后背,道:“云鸟乖,带我去上嘉城,在这种地方停下来,没有东西吃!”说完拉住驾鸟的绳套猛地一拉。

    云鸟出一声尖锐的啸叫,仿佛暴怒般直飞冲天,泽儿吓得紧紧抱住鸟脖,但烈爷的身子在他移动时挪到后面,两人之间的绑绳并不牢靠,这云鸟一飞之下,烈爷的身子便滑了下去,吊在泽儿的腰间,将他往边上拉。

    泽儿使劲抱住云鸟的脖子,他大声呼喊烈爷,但烈爷仿佛真的死了一般,一动不动,泽儿大急,这烈爷看上去并不胖,此时吊在腰上好像千斤重石一样,将他直往下拉。

    云鸟越飞越高,身边白云缭绕,前面一片迷茫,也不知到底飞到了什么高度,泽儿抱着鸟脖,双手渐渐酸麻,几乎要支撑不住,他心中暗惊,这么飞下去,自己和烈爷非死不可,他回头望了一眼烈爷,终于咬牙一扯腰带,那腰带一端系在烈爷的腰上,一扯之下,烈爷的身子就那么直直坠落下去,一下没入在白云间。

    泽儿用烈爷身上那根腰带绑在自己和云鸟身上,他现腰带上还吊着一个皮囊,不知道装了什么,但现在他顾不得这些,只道:“烈爷,我不好,你刚刚帮我开启了灵识,我却将你丢下,但我不丢下你,我们都要死!”他有些自责,那云鸟却是没有目的,只顾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