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飞剑是那么好玩的!

    泽儿心里想着斥候不是只有骑兵和步兵,这里居然还有一飞冲天的鸟兵,真是稀奇,他听到烈爷要参与战斗,开口道:“烈爷,你们不是斥候么,为什不回去通报,却要冒险参加战斗?”

    向队长晃着手中一样东西,他的声音远远传来:“在这里,一切以战局为重,我们若是死了,上嘉城的人自会知道战局进展!”说话间,已带了一人向左俯冲下去。

    泽儿见他刚才朝自己晃的一样东西,不知那是什么,只听烈爷道:“小子,你不会连传讯玉片也不知道吧?”泽儿心里苦笑,暗道:“我还真不知道什么是传讯玉片!”

    此时一声尖利的啸叫出,右边的两人也俯冲而下,泽儿觉得身子一轻,一股强烈的失重感传来,就见地面迅放大,地上的人和物飞快地映入眼帘。

    烟雾的山谷中,一队白衣人马缩紧围成圆圈,他们向外射着火炮,因为他们的战服是白色,所以在这冰雪之地,并不显眼,而围着他们的数千士卒却是穿着黑色铠甲和土黄色战服,向中间冲锋的是铠甲兵,而在后面射箭的是土黄色战服的兵卒,铠甲兵手里都拿着盾牌,一波一波向上冲。

    泽儿现,被围的那些人若非是有火炮抵御,怕早已全军覆灭,因为一旦有黑色人影冲进白色的战圈,立刻有数个白衣战士倒下,就算那黑色人影最后被歼,也是在里面寡不敌众,并非战力不足。

    奇怪的是,被围的战士圈子很小,炮弹却一一往外面射,也看不见他们带的炮弹,却弹药十分充足。

    “抓紧了!”

    烈爷叫了一声。

    泽儿觉得身子急坠,急忙死死抓紧。

    烈爷一个俯冲下去,同时手里出现了一团赤红色火焰,他看准人群最密集处向下砸去,轰隆声中,底下魔军的黄色弓箭手纷纷避让,火焰团落在地上爆裂,不少魔军战士闪避不开,被击伤一片,出哀嚎惨叫。

    没受伤的魔军立刻对着空中出一排箭矢,泽儿只觉身边不住有嗖嗖的风声掠过,有一支箭还几乎贴着脖颈飞过,令他心惊不已。

    烈爷扭头朝侧面一望,哼道:“这些魔道的家伙还真是难斗!”

    泽儿顺他目光看去,只见低空处出现了数道黄光,他们尾随而来,却是企图对烈爷他们进行攻击。

    黄光闪烁间,泽儿看见黄光上面竟然站着数个士兵,他们手里搭着箭向自己这边施射,泽儿心头直跳,这是传说中的御剑飞行吗,为什么连这些魔军的士兵都能施展这样的飞天手段?

    但随即那些追击的魔军忽然调转身子,一起向下抛出爆炎弹之类的暗器。

    下面的长尾营的兵卒顿时叫苦不迭,本来那些飞在空中的魔军度不快,不如鸟兵那么难射,但现在天上有自己人在,向空中攻击就有了折扣,反而被魔军狡计偷袭,防守的圈子差点被攻破。

    烈爷气得直吹胡子,他一声唿哨,大鸟身子忽然直飞冲天,泽儿就觉得身子垂直吊起,若不是他死死抓住烈爷的腰带,这一下就能直接掉下去。

    向队长两人也是跟着一飞而起,下面数道黄光显然没有大鸟灵活,他们跟着烈爷一加,反而从黄光上摔下去,那黄光随即变成一把飞剑,无头苍蝇般追着主人而去。

    烈爷哈哈大笑,骂道:“魔道的龟孙子,修为还不够,就玩飞剑,飞剑是那么好玩的!”

    泽儿脸色苍白,他这一通飞行早已耗尽体力,一声尖叫后,双手再也抓不牢,竟然一松手直直地向下摔去。

    烈爷一惊,大鸟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追着泽儿而去,片刻后从下面将泽儿兜住,他一把抓住泽儿放在背后,喝道:“叫你不要松手,你还松手!”泽儿嘴唇哆嗦,道:“我,我没松手,我,我是抓不住!”

    这一耽搁,立刻有数道黄光围堵而来,几支飞箭带着尖锐的唿哨声向他们射到。

    烈爷手一挥,手里突然多出一面黑色的盾牌,他一边向斜侧飞去,一边把盾牌横在身前,只听铛铛几声,那飞箭竟然钉在盾牌上,泽儿从里面看去,看到数个箭尖穿透了盾牌,心中大惊,这要是射在身上,岂不是直接射穿!

    烈爷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一只手本是抓着盾牌,倏忽间就变成握住一团火焰,手一挥,那火焰在两人身后爆裂,化作一篷流星,与此同时,数声惨叫从身后传来,后面的几道黄光本就追得甚急,这下等于直接撞上流星,一下被洞穿了数十个窟窿,一道道血痕在身后坠落。

    泽儿看得眼花缭乱,如此惨烈的战斗,别说他以前没有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过。

    烈爷刚才这记烈焰流星杀了追自己的数人,但他灵气消耗颇大,此时趴在大鸟背上,刚喘了一口气,就听得右边一声惨叫,扭头看时,只见花副队两人被前后数道黄光围住,他只来得及将目光转过去,就看到空中爆开两团血雾,花副队两人和他们的大鸟一起被什么东西炸得粉碎。烈爷气得牙呲欲裂,吼道:“这帮坏人,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布下了海蚕网!”

    泽儿不知道海蚕网是什么东西,但听名字也知道,花副队两人是自己撞上去被击杀,以他们的飞行度,撞到那密集的蚕丝网上是什么后果,想想都不寒而栗。

    烈爷掏出一枚丹药服下,同时一拍大鸟,道:“你搂住我的腰,不要抓腰带!”泽儿闻言,从后面一把箍住烈爷腰身,就觉身子一轻,大鸟双翼急展,一头向下直栽下去。

    这次飞行的转向太快,那些追击的黄光没反应过来,略一迟钝,就有二人撞到一起,只听嘭地一声,泽儿抬头看见相撞的二人竟互相撞裂,残肢伴着鲜血在空中绽放。

    大鸟一路急坠,丝毫没有停顿。

    泽儿看见地面迅放大,地上战斗的士兵已清晰可见,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

    烈爷双手张开,两团靓蓝色火焰在手中凝结成团,就在两人坠到离地不足一丈的距离,大鸟双翼一展,身子几乎贴着地面滑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