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算命之言

    这一路,因为林兮涵的身体不适,一天行走只有六七十里,到了晚上,吴非只好施展定向传送符,带着几人遁移赶路。

    不过传送符一次也只能向前三四十里,以吴非现在的修为,每天除了替林兮涵治疗,只能施展三次,过三次就灵气不足。

    最吃惊的是昊子,他本来知道吴非本事大,没想到大到这个程度,心中想道:“哪天我学了这样的本事,要做些什么呢?”

    如此赶路,到第四天早上几人才赶到昌沙洲的地界。

    “主人,那个跟踪我们的人是不是落到我们后面了?”

    思思问。

    “我现在还只第一层的修为,感受不到,谁知他跑前还是跑后,也许我那天感觉错了吧!”

    “是啊老大,谁敢跟踪你,现在那个铣天门连屁都不敢放,估计是吓傻了,他要是再有什么动作,想想清帮的下场,就知道该干吗了!”

    晏畅吹捧的功夫一流。

    思思瞪了晏畅一眼,道:“小心提防才是,这铣天门一日不浮出水面,我们就一日不能掉以轻心。”

    “掉以轻心是不必,但也不用太过小心戒备。”

    晏畅不以为然。

    一路行来,关于新任昌沙王朱恺孝的消息倒是很少,原来朝廷已颁下诏书,确认他为继任王爷,但这位新王爷整日闭门不出,有人说他是读书做学问,有人说他是性格内向不喜抛头露面,反正流传出来的消息极少,吴非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朱恺孝谦和恭让,他继任昌沙王,应该是昌沙洲百姓之福。

    麓风古渡口,晨雾依旧氤氲。

    吴非思绪万千,上一次他随老师在这里遇到意外,命运也完全改变,这次故地重游,想起周重生和顾晓燕,暗生一片伤感。

    渡船未到,但渡口已等了一人,这人穿一身八卦衣,是个算命先生的打扮,年纪在三十开外,相貌平淡无奇,吴非想起前次乘船,在这里遇到铣天门的杀手唐爷,他也是算命的打扮,不由眉头皱了皱。

    晏畅无聊,凑过去道:“先生,你算命不准不要钱吧?”

    那算命先生竹杖点地,转过身笑道:“这位小哥说笑了,不知你是否要算一卦,若是说准了,如何打赏,还请随意。”

    反正渡船未到,晏畅便将手伸过去,道:“先生瞧瞧我是什么命相呀。”

    那算命先生抓住晏畅的手一顿摸索,又在他脸上观摩一番,惊疑地抽了口冷气,道:“这位小哥,我看了这么久的面相,你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晏畅道:“我怎么样啊?”

    算命先生道:“我观小哥的面色和血气,都极其旺盛,按理血气过旺会有疾病在身,但小哥脉象却中正平和,大异常人,说明阁下乃是非凡之体!”

    晏畅得意地朝昊子笑道:“哈哈,听见没有,我是非凡之体。”

    昊子吐了吐舌头,道:“什么非凡之体,我瞧是小鬼附体。”

    晏畅怒道:“胡说,小心我打烂你屁股!”

    这时算命先生又道:“你的面相本来尚好,但这对反骨耳,反得有些过分了!

    “反骨耳是什么,怎么个过分,是三国魏延那种么?”

    “魏延将军乃是脑后反骨,小哥你的反骨耳,乃是说你做事不喜欢按常理去做,凡事有违法度,不知是也不是?”

    “不错,说准了,我就是不喜欢受人指使,做那些无聊的事情。”

    “但小哥怕是会反得很彻底,所以你做事还要三思而行,免得最后众叛亲离。”

    晏畅想到自己要跟吴非去天行大陆闯荡,以后还不知前途如何,家人知道必是要反对的,但留在这里庸庸碌碌一生,又有何意义?他一摆手道:“男儿志在四方,三思而行,往往是三思而不行。”

    算命先生拱手道:“小哥决心坚定,也未必是坏事,不过前路虽然坎坷,你命里还是将有贵人提携相助,实乃大幸也。”

    晏畅点头,一指吴非道:“不错,先生还有些门道,你帮我老大看看!”

    吴非急忙摆手道:“我不看,我不看,我不信这些个!”

    算命先生望了吴非一眼,笑道:“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晏畅抓出一把铜钱,递给算命先生道:“你帮他看看吧,反正也看不坏。”

    算命先生接过铜钱,打量吴非几眼,惊道:“这位小哥眼正心正,乃是良善之人,但其眉宇间郁气成结,这怕是,前方有一道坎不好过呀!”他这一说,晏畅道:“有什么不好过的,你但说无妨,说得准了,我多给你钱!”

    算命先生掐着手指,似乎很难算,过了一会,他摇头道:“不好说,不好说!”

    晏畅哼道:“你这算命,全是骗人,哪有不好说的!”

    吴非作了一揖,道:“先生所言有些道理,在下确实遇到一些纠结之事,不知先生所言的坎,来自何方?”

    算命先生望了一眼不远处的思思和林兮涵,笑道:“那在下就斗胆直言了,公子为人坦荡,按理该一路顺畅才是,但这道坎来得奇特,不但改变了公子的命理,连你的前途也变得扑朔迷离。”他贴近吴非的耳朵,又低低道:“公子要小心身边之人,哪怕是亲近之人,千万千万。”

    吴非拱手道:“多谢先生指点,在下身边都是知已相交,何必有疑,正如先生之前所言,命学之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说完他掏出一块银子递了过去。

    算命先生点头道:“不错,公子这道坎,在下也瞧不准,或许是坎,或许是救命的稻草。”他推开吴非的银子,晃了下晏畅给的铜钱,道:“算命钱这位小哥已给,公子以后若有机缘,路过麻阳县通府乡滥泥坪,可来找我,你只消问一下铁口满住在什么地方,没有不知道的。”

    吴非拱手道:“好,在下记住了,多谢满先生指教。”心中闪过严小福死前的血誓,但只是一闪念,没有放在心上,他对思思几人扫了一眼,这些人他绝对放心,除了身世凄凉的昊子,其余几人都一起经历过生死,虽说晏畅有些不靠谱,但也没什么可值得怀疑,而昊子本性淳朴,视自己为救命恩人,若说会背叛自己,他不能相信。

    铁口满见了吴非的眼神,知道他并不相信。

    这时渡船摆渡过来,几人上船过江,吴非告辞铁口满,带着众人直奔麓风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