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这四个人才是骗子

    那妇人脸上露出恨意,道:“朋友,适可而止,一万两也太过了吧,两千如何?”

    “再问一遍,一万两有没有?”

    吴非并不松口,继续问道。

    那妇人泄气一般,道:“好,好,我们认栽,有。”

    吴非点点头,道:“好,我来问你,你们都有一万两银子了,还看得上我身上这区区的几百两现银?”

    那妇人张口结舌,不知吴非说这话的意思。

    “好吧,我刚才那么问,其实是想告诉你,就算你有一万两银子给我,我也不要!”

    那妇人脸上露出浓浓的恨意,道:“山不转水转,大家都是混江湖的,朋友敢留下个万儿么!”万儿就是江湖上的黑话,她是在问吴非的名号。

    吴非不屑地道:“谁跟你混江湖,我才懒得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他抬头看见自己订儒生装的成衣店老板正好走过,忙招手道:“喂,裁缝老板,你过来!”

    那老板正在各家店铺替吴非联系儒生装,他本无心看热闹,被吴非一喊,这才现叫他的正是自己的主顾,忙屁颠屁颠跑过来道:“哎呀,客官,您怎么在这里?”他看到地上跪着、躺着四人,顿时明白过来,卷起袖子怒道:“是这四个家伙啊,他们刚开始在我店里就探头探脑的,原来是想要算计客官呀!”

    吴非道:“老板你来得正好,等下衙门来人,你做个见证!”他是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万一录完口供,还有别的事务,他就想让这位店铺的老板替自己挡着,毕竟林兮涵每过两个时辰就要替她补充一回灵气。

    那老板为难地道:“客官您的儒生装我还没有凑齐,只凑了三十几套!”

    吴非取出三块二十两的银子塞进那老板的衣袖,道:“你留在这里,三十套也可以了,明天一早凑多少算多少,银子我一文钱都不少你的!”

    那老板正焦头烂额,让他一晚上凑一百套大小相等的儒生装,还真有点为难,接到吴非的银子,又听他这么说,顿时欢喜道:“是,是,那小的留在这里,留在这里!”

    片刻之后,先前去衙门的刘三带着一班衙役冲了过来,他们看见地上四人,不由分说双手扳到背后绑了起来。

    那妇人大叫道:“绑错了,绑错了,那小子才是!”

    有两个衙役又过来绑吴非,吴非闻到他们身上一身的酒气,就知道这几人准是在衙门当差的时候喝酒,他双手一推,道:“我不是,这四个人才是骗子!”

    围观有人叫道:“是的,是的,就是这四个,他们还虐待孩子,可杀!”

    那妇人对一个过来押她的衙役低声道:“我怀里有银票,大爷您拿一张去买酒喝!”

    那衙役一怔,探手入怀,从那妇人怀中掏出两张纸,低头一看,不由吓了一跳,酒意醒了三分,叫道:“一,一千两!”

    这是两张五百两的银票,若是一百两以下,那衙役说不定就敢收下,这一千两实在数字太大,他可不敢轻易收下。

    其他几个衙役也清醒过来,他们从那妇人身上搜出一叠银票,都是五百两一张,合在一起总共有一万两之多。

    那成衣店老板猛地想起什么,上前拿过一张银票仔细打量,惊叫道:“我知道他们是谁了,他们都骗了谁,这些银票全部是假的,假的!”

    几个衙役顿时醒悟,为的一人叫道:“他们就是最近在扬州城用假银票诈骗的那伙骗子!”

    这一下围观的人群也有些,有人骂道:“这四个骗子真恶心,老子差点上当了!”

    “我说了,那少年清清秀秀的,怎么可能是个无赖吧,要说是花花公子我还相信!”

    “人家哪里花花公子吧?”

    “那小子闻药味那么厉害,一定是用过蒙汗药,他年纪轻轻,肯定是对良家用过蒙汗药,才这么有经验!”

    吴非听得一头冷汗,但此时那几个衙役办了一件大案,喜不自胜,为一人叫道:“喂,你们谁跟我去衙门录口供?”

    吴非一推那老板,道:“你熟悉情况,你去,把这孩子也抱去,这是罪证!”

    此时那婴孩已被吴非用灵气催眠,那老板抱过孩子,道:“是,这里全交给我了,客官您放心。”

    那四人一脸愤愤然,对吴非投来仇恨的目光。

    吴非对几个衙役道:“几位公爷,这四个骗子并不一般啊,他们都是走江湖练功夫的,要小心不能让他们跑了!”

    为的那衙役笑道:“小哥你放心,他们闹的案子这么大,扬州城哪个不知,我们回去就穿了他们琵琶骨,有天大的功夫也跑不了!”

    吴非点点头,他知道自己对凡人灵气封锁的时间是两个时辰,这时间足够废了他们修为,自己倒是不必再出手。

    那四人眼中露出绝望之色,那妇人恨恨问道:“这位爷,你敢留个万儿么!”

    吴非嘿嘿一笑,道:“万儿没有,你们越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那妇人恨得牙痒痒,下狠话道:“好,这位朋友敢暗算我们清帮,就算我们死了,一样有人会替我们报仇!”

    吴非一怔,问道:“你们是嵩江府清帮的人?”

    那妇人得意地道:“不错,怕了吧?”

    吴非摇摇头,自语地道:“我以为严家兄弟死了,清帮便没有了,想不到还有余孽!”

    那妇人一呆,道:“你,你怎么知道大爷他们死了?”

    这妇人和三个同伴正是嵩江府清帮的余孽,清帮被灭,他们在嵩江府待不下去,只好跑来扬州避难,至于扬州店面被骗,却不是他们四个动手,而是由他们提供假银票的分舵同伙,谁想到惹上吴非,就算刚才不自投罗网,吴非晚上也会找他们算账。

    吴非冷冷一笑,暗道:“严小福都死在我手上,你们几个还不够看的!”

    此间事了,吴非拍拍衣袖,潇洒而去,他觉得这两天给海大人做事,实在郁闷,若不是海大人在他心中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吴非早就上去将他打翻。

    经历了清帮之事,吴非悟出一个道理,该出手时要出手,以前的书生意气,根本不适合修炼者的身份。

    第二天一早,吴非一行继续赶路,那成衣店老板倒是守信,一早拼凑了六十余套儒生装送来,虽然不足百套,吴非还是依照诺言付了两百两银子,反正他的银子带到天行大陆上也没用,不如用掉。

    那老板开始并不肯收,因为他在衙门已经得到承诺,抓到造假银票的元凶,官府的悬赏也是很丰厚,但吴非坚持一码归一码,那老板最终还是收下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