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一万两有没有

    吴非想了想,又掏出十两银子拍在桌上,还故意拍得出一声大响。

    “我今晚住在芳悦客栈,我不管你是买也好,做也好,明天一早凑齐一百套送过来,款式也无所谓,做工好点就行,来晚了我不要!”

    那老板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他自然知道如何去凑齐一百套,吴非这二十两订金,至少抵得上三个月收成,他立刻吩咐伙计帮吴非包好三套服饰,然后亲自恭送吴非出门。

    出了店铺,吴非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神识一扫,心中连连冷笑。

    “站住——”

    刚走到一个街角,就有人猛地喝道。

    吴非停住脚步,负手而立,身子并没有回转。

    “你白天耽误我们治疗孩子,这个账要怎么算?”

    这是短须汉子的声音。

    “是啊,你看我们孩子现在还烧呢!”

    这是那妇人的声音。

    吴非呵呵一笑,转身道:“那几位的意思呢,是不是要在下赔偿?”

    那妇人眉毛立起,恨恨道:“好啊,但你赔得起么!”

    “哦?”

    吴非有些惊异,道:“赔不起是怎么说?”

    那妇人鄙夷地道:“就算把你双腿打断,也解不了我心中之恨!”

    这边争执一起,立刻围拢来不少看热闹的人。

    “那你们要如何?”

    那妇人忽然冲到吴非面前瘫坐下来,对着围观的众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了起来。

    “各位乡亲,各位父老,你们不要看这小子穿得一本正经,其实他是个无赖,白天挡住我们娘俩的路,阻止我们去看郎中,耽误了时间,害得我孩子病重难治!”

    那妇人这么一闹,怀中的孩子惊醒过来,大声哭喊。

    围观众人并不知情,见到这妇人样子可怜,一时起了怜悯之心,纷纷指责吴非。

    “呼——”

    蓦地身后一道劲风扫到,吴非不用回头也知道,这是刚才那个小个子,捡了一根棍子悄悄掩到他身后朝他双腿扫来。

    吴非并没躲闪,只听扑地一声,那一棍结结实实打在吴非腿弯。

    那小个子这才怒道:“像你这种欺负人的无赖,不好好教训一顿,以为我们扬州人都好欺负!”他说话的口音并不是地道的扬州腔,但这话一出,立刻有看热闹的叫好。

    叫好的自然是躲在人群中的高大汉子和短须汉子,两人刚一出声,忽然觉得喉咙一紧,被人掐住脖子拎了出来,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的是,虽然他们是被拎出来的,可是根本看不到抓自己的手。

    小个子一棍子扫中吴非,见他好像没事一样,心中一惊,他提起棍子又是一棍朝吴非后脑砸去,吴非伸手一抓,劈手将棍子夺到手中,他抓住木棍用力一捏,那木棍像腐朽的烂木一样,变成木屑从他手中碎落。

    短须汉子和高个汉子这时已经丢在地上,两人口中嗬嗬地说不出话来,小个子见势不对,正要逃跑,吴非一只手已经搭在他肩上。

    那妇人愕然道:“你们怎么了?”

    吴非戏谑地道:“辣块妈妈,你说扬州人好欺负,吾来问你,你是扬州哪块的?”他的扬州话比那妇人要地道得多,毕竟嵩江离扬州近,嵩江府很多盆堂请的修脚师傅也是从扬州来,吴非小时候又经常听扬州话,加上他开过灵识,所以说起来完全不费劲。

    那妇人几个以为吴非坐马车来扬州,是外乡人,刚才在店铺又见他掏出不少银子,若是抓住吴非将他暴打一顿,再狠狠敲上一笔,岂不是要一笔横财,谁想到碰到的是块难啃的骨头。

    吴非从妇人手中抱过哭闹的孩子,那妇人想要挣扎,却现身子不能动,吴非哄着小孩,忽然间面色微变,他朝周围围观众人扫视一圈,叫道:“谁去报官,我怀疑这四个家伙是骗子,坑蒙拐骗,这小孩是他们偷来的!”

    人群中大部分将信将疑,有人问道:“喂,小子,你凭什么这么说?”

    吴非将孩子的襁褓打开,只见那婴孩又干又瘦,身上到处是青紫块,显然不是被人揪就是被人打的,他动容地道:“请问谁家亲娘会将自己孩子虐待成这样?”

    人头接耳,纷纷点头,有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站出来叫道:“小八辣子,我叫刘三,我哥就是衙门里的,信你一回,你等着!”说完掉头朝衙门跑去。

    地上四人脸色大变,那妇人叫道:“冤枉啊,冤枉啊,我家宝贝是生病,看郎中用的针灸,根本不是打的!”

    吴非伸手在婴孩背上一拍,那婴孩哇地一声吐了起来,他吐出来的之物带着浓浓的药味,吴非闻了闻,脸上再次变色,怒道:“这味道我分得出,是黄杜鹃花等药物熬制的,你为了让孩子安睡,竟然给他用蒙汗药!”

    人群再次动容,议论纷纷。

    地上的妇人还十分强硬。

    “这小子是无赖,他血口喷人,我家宝贝生病,郎中开什么药我就给他吃什么,我还没有听说过,这天下有人能闻一下就可以分辨出蒙汗药的,你才是骗子!”

    人群开始争议起来,支持吴非的一半,也有一半相信妇人所言,有人道:“天下奇人多了,有些人就是能分辨味道,我相信!”

    有人道:“那你分辨一下我身上有什么味道!”

    吴非冷冷看着那妇人,道:“等会衙门的人来了,自有分晓!”

    那妇人咬着嘴唇,忽然用只有吴非能听见的声音求饶道:“这位大爷,是我们四个瞎了眼,都是混江湖的,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们四个一马,我们做牛做马,不忘您的恩情!”

    吴非微微一惊,这妇人被封印了,居然还可以用内功将声音凝成一线。他摇摇头,道:“晚了,白天你们横车挡路的时候,蛮横无礼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个下场!”

    “我们拿钱来赎罪如何,我出一千两银子?”

    那妇人再次凝声哀求。

    吴非打量那妇人几眼,道:“你有一千两?”

    那妇人以为有转机,忙道:“有,有,我给您银票!”

    吴非道:“银票呀,一万两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