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付现钱还是付银票

    晏畅大怒,他本来就是火暴脾气,刚才是没反应过来,现在明白了缘由,哪里肯吃这个亏,身子一挺就要下车,吴非一把将他拉住,朝那四人抱拳拱手道:“对不起了四位,我们不知缘由,还请多多原谅!”

    小个子大怒,吼道:“你道歉,连车也不下的么!”

    戳马眼的那汉子用棍子朝吴非点着,嚣张道:“我数一二三,你不下来,我让你的马车变成一堆碎片!”

    晏畅和昊子一听,肺都要气炸,多大点事,何至于这么闹,都忍不住要跳下车来,吴非双手将两人按住,低低道:“不许动!”他跳下车,朝四人再次行礼,道:“对不起了诸位,请你们原谅!”

    小个子用棍子指着吴非鼻子,道:“看你装束,是个读书人吧?”

    吴非点点头,那妇人在边上冷笑道:“什么读书人,他读书都读到胯眼去了!”吴非笑了笑。

    “诸位还是给小孩治病要紧,赶快上路罢!”

    “我们走,今天真是碰到阿三了!”

    那戳马眼的汉子在车辕上又狠狠敲了一击,骂道:“不知是哪个老师教出来的,真是不讲道德!”

    妇人骂骂咧咧,道:“我的孩子以后要找个好点的老师,可不能瞎了眼!”她上了车,骂声还从车上传来。

    见到红篷马车离去,吴非眼中光芒一闪,晏畅叫屈道:“老大,我们得罪谁了,这种事你也忍得下去?”

    吴非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道:“他们去扬州,我们还会碰上的。”

    有个骑马赶路的人上前笑道:“这位公子哥,你们是没经验啊,别人见到那种刷过几道漆,光亮的马车,早就避让了,你们还傻傻地赶路,他们今天没把你们推到河里算是客气了!”

    晏畅撞天叫起冤来,道:“刷几道漆就要我们让路,有这王法吗?”

    那行人笑道:“你刮坏他一块漆,至少赔五十两银子,他把你车推到河里,最多也只赔五十两,谁叫你没他有钱啊!”

    晏畅大怒,道:“谁说我没钱!”

    那行人奇道:“你也有钱?”

    晏畅摸出一把铜钱,道:“这不是钱么!”那行人见状差点从马上栽下去。

    吴非推了一把晏畅,低低道:“别耍宝了,快赶路!”

    待重新上了路,再见到那些刷得亮堂堂油漆的马车,晏畅和昊子就让在一边。

    回到车厢,思思道:“主人,您真是好脾气,我见过的修炼者,谦恭、谦和的人不少,谦卑的却几乎没有。”

    “这有区别么?”

    “有,谦恭、谦和都可以做出来,谦卑却是由内而的。”

    “我只是不想生事,哪里谦卑了。”

    其实吴非已经在那几人身上做了记号,他只是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出手。

    马车走得并不快,到了傍晚时分,一行人才进了扬州府。

    扬州自古繁华,由于近年闹倭乱,此地已经比不得嵩江府。

    吴非一行在车马行附近找了一间客栈住下,他的马车是租来的,到了扬州府交给车马行即可,他这次学乖了,雇了第二天的马车和车夫,若是让晏畅和昊子这两个半吊子来驾车,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

    想到不久之后要去天行大陆,吴非又抽空去店铺买了不少东西,天行大陆上的服饰他不喜欢,吴非又找了家成衣店去买儒生服。

    这家成衣店的儒生服款式只有两种,吴非试穿了一套,问老板道:“这两套衣服多少钱?”

    那老板五十开外,花白胡子,脖子上挂着条皮尺,像个裁缝,他打量了吴非一眼,客气地道:“客官,这两套儒生装各需一两银子。”

    “你有多少套,我全要了!”

    吴非不假思索地道。

    那老板一怔,他开价是个虚数,如果对方还价,两套一两银子他也卖,但眼前这少年不但不还价,还要他店里全部的儒生装,莫非这人是个骗子?他想到最近扬州城多家店铺被骗,语气不由有些冷淡起来,道:“赶巧了,我这里有一百零八套,您若全要,就两百两整,请问客官您是付现钱呢,还是付银票?”

    扬州城最近有两家店铺被人用假银票骗了,拿去兑换才觉是假,眼前这少年怎么看也不像做生意的,既然不做生意,买这么多套儒生装干吗,所以这成衣店的老板态度有些不善。

    吴非以为对方小看自己拿不出银子,于是呵呵一笑,伸手从宝囊中取出十锭银子放在柜上,道:“这是二十两一锭的官银,请老板您点点!”

    这些银子都是吴非从严小福的道院中拿来,他昨日不单拿了药材,还把严小福的银子也全卷走了。

    那老板顿时傻眼,吴非要是取出银票,他一定仔细勘察,若是假的就喊人揪住他去见官,可是这少年居然实打实地掏出白银,显然这是诚心跟他做生意。

    “咦——”

    一声妇人的惊诧从身后传来,吴非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带着三个汉子走进店铺,他们看见吴非掏出这么多银子放在柜上,眼中顿时露出贪婪之色。

    这四人吴非认识,正是白天在道上拦路要他道歉的一行人,吴非心中冷笑,暗道:“我还没有去找你们,自己却送上门来。”他心中想着要如何教训这几个讲霸道的家伙。

    那老板忙向吴非作揖道:“对不住客官,小店不知道您是大主顾,儒生装没有那么多现货,若是您不着急,小店可以给您定做。”

    吴非皱了皱眉,也不去理会身后几人,问道:“那你有几套现成的?”

    那老板道:“不同尺码的,加起来一共十八套,请问您要订做多少尺码的?”

    “就是这个尺码的。”

    吴非指着身上试穿的这套。

    那老板面露难色,道:“这个尺码只有四套。”

    吴非叹息一声,道:“四套就四套吧,剩下三套给我包了。”他长袖一拂,桌上的十锭大银只留了一块。

    那老板小心地问道:“本店订做很快的,最多半个月,或者客官您留个地址,小店可以送货上门,就算嵩江府、苏州府都没问题。”他前倨后恭,变脸非常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