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不会驾车就别上路

    第189章不会驾车就别上路

    吴非脸上一红,忽然间他心头一跳,一把掀开车帘向后望去,只见身后空空,好像并无什么异象,又向前面望去,但见远远的有两骑绝尘而去,只留下两道淡淡的烟尘。

    “怎么了?”

    思思问道。

    “好像有人跟着我们!但我居然无法确定。”

    “这个地方,也有修炼者?”

    “我说不上,总是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好像我们被人跟踪着。”

    思思望了一眼外面,道:“这条路上有不少车马经过,你知道是哪辆一直跟着我们?”

    “我开始是觉得有人跟着我们,可是他们好像赶路到我们前面去了,而且赶得很快!”

    思思奇道:“主人的意思是说,他们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所以先到前面去等我们了?”

    吴非道:“有这个可能。”

    思思更是奇怪,道:“除了我们几个,谁还知道我们要去麓风书院,难道说我们几个里面有人不小心泄露了消息?”

    要说他们几个会泄露消息,可能性几乎为零,除非谁无意中说漏嘴,吴非眉头紧皱,道:“我觉得,假如真有这个跟踪者的存在,他一定是个深知我底细的人!”

    “是铣天门?”

    “有可能,只有他们一直在跟踪此事,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对仙字石的来历也是了如指掌,但奇怪的是,此前他们追杀过我,现在却莫名地消失。”

    “这说明了什么?”

    “我感觉现在铣天门好像换了个人在指挥这件事,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绝杀,莫非之前铣天老祖并未亲自出马?”

    思思皱眉道:“主人您说的有道理,但铣天老祖到底要对您做什么?”

    吴非微微一笑,道:“自然是夺回仙字石,他们追杀晓燕姐,也是为了得到它。”

    “我觉得主人没必要担心,他们不是修炼者,就算严小福,不也是被您杀了?”

    “在天行大陆上我有个感受,那就是无论你的对手多强,他也一定有破绽,你抓住这个破绽,就能战胜他!”

    思思一惊,道:“主人,您的破绽是您的家人?”

    吴非点点头,道:“他们当然是,其实你们也是,我想以铣天老祖的智慧,只要抓住任蹇和那小道士问问,一切都知道了。”

    “那他会不会抓住您这个破绽来要挟您?”

    “一定会,但是时机很重要,他如果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我看不会再轻举妄动!”

    “嗯,主人,我劝您此事了结后,还是将仙字石毁去!”

    吴非奇道:“这是为何?”

    思思道:“假如天行大陆上的神魔两道知道有这片世外之地没被开,说不定会带人杀来,那时,这里就会受到灭顶之灾!”

    吴非霍然一惊,这个问题他之前倒是没深刻考虑过,当下不由陷入深思中。

    “怎样,我的驾车水平比你强吧?”

    只听昊子的声音从车厢外传来。

    “强,你驾这么慢,平稳是平稳了,但什么时候能到昌沙洲呢,还是我来吧,若耽误了行程,可是会出大事的。”

    晏畅的声音道。

    马车颠簸起来,吴非看到他们走上一段狭长的小路,这条小路一边是条小河,一边是泥沟,十分狭窄,这时一阵马蹄声响起,一辆红篷的马车从后面疾驰而来,到了吴非他们车后,有人在后面叫道:“喂,让一让,前面的让一让!”

    昊子正赶着车前进,他见到这段路太过狭窄,而后面的车十分宽敞,自己若是让他,非得将车赶到路下去不可,那河边十分湿滑,万一滑到河里可是麻烦,再说,即使不滑到河里,下了路,这么大的马车再重新上路也是麻烦,于是昊子加快了度前行,但他毕竟是新手,度再快也只比先前快一点点,后面的马车不住咒骂,却是没有办法,只好慢慢跟着。

    晏畅笑道:“后面那辆马车度挺快呀,不如抓了那马夫替我们赶车。”

    昊子道:“非哥才不会同意这么做,你这是强盗行径。”

    “我做强盗怎么啦,正好跟你一对,你还做过小偷呢!”

    “谁跟你一对。”

    “哈哈,我知道,你想跟思思姐一对,你没事就拿眼偷偷瞄她,是不是?”

    “才没有,你胡说八道!”

    过了这段狭窄的道路,后面的马车猛地加,一溜烟地冲到了吴非他们前面,稀溜溜一声,竟然横在路中间,马车上先跳下三个汉子,他们竟然拎着棍棒吼叫着冲来,一个中年妇人抱着个小孩从车上下来,一脸鄙视地望着他们。

    昊子手忙脚乱拉住缰绳,他和晏畅都是一呆,这马车怎么看也不像打劫的,何况还有抱孩子的妇人,可是他们拿着家伙冲过来,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一个短须汉子冲到吴非的马车前,用手里的木棒敲着车辕,吼道:“小牌位,晓得驾车不,跑得跟蜗牛一样慢,还不肯给我们让道,一点德性都没有!”

    另一个小个子用木棍指着晏畅骂道:“你们当驾车是玩么,不晓得驾车就不要上路!”

    第三个汉子高大威猛,他更是火暴,拿着棍子去戳吴非马车两匹马的眼睛,口中道:“你们都瞎了眼么!”

    两匹马本能地低头躲闪,虽没戳中眼睛,但也被戳伤,一声嘶鸣,爆叫着人立而起,昊子拉着缰绳,只觉得身子被拉得离座而起,眼看要被甩下马去,忽然一道身影一闪,吴非已出现在两人中间,他一手拉住缰绳,一手揽在昊子的腰间,将他稳稳托住。

    那抱孩子的妇人走上前,气急败坏跺着脚,道:“原来都是一群小王八蛋,你们这样驾车真是缺德,我家孩子病了,还被你们拦路,我要跟你们拼了!”

    吴非几人一时摸不清状况,有些傻眼。

    这一闹,妇人怀中的孩子本是睡着,现在却醒了,哇哇大哭。

    吴非暗道:“这几人分明是赶路的,却还有时间在这里不讲理。”

    晏畅嘀咕着问昊子道:“他们这是要找茬?”

    昊子苦笑道:“好像是的!”

    说话间,后面有车马从停在路上,有人瞧见了先前的经过,对那三男一女指指点点,那小个子见有人停下来看热闹,用棍子指着吴非,道:“你是车主么,赶快向我们道歉,若不道歉,就将你们的马车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