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要不要下手?

    周重生点头道:“不错,你现在练的内功,叫做大平心法,如果我没猜错,你非儿师兄机缘巧合,从顾家丫头身上应该是得到了这部心法的抄本,不过,你的修炼比他早,而且正宗,应该比他强!”

    泽儿摇头道:“可是我现在只有气感,却无法使用这股气。  ”

    周重生道:“我的小主人,以老朽的推测,那是因为你缺了一样关键的东西,或者说,是缺了一个适合的环境,只要得到那样东西,或者适合了环境,你就可以达到你从未想像的境界!”

    这话说得泽儿有些不敢相信,他道:“是,老祖,那为什么你们都不修炼?”

    “唉,不是不想修炼,而是老师根本没法修炼,按照大平心法的记载,修炼这个功法,需要一种灵根,你吴非师兄或许就有这个灵根!”

    “老祖,您现在揭开学生的身世之谜,难道我可以回到另一个地方去了?”

    周重生望着远处,只见嵩江府的半边天空被火光映红,有喊杀声阵阵传来,他握紧了拳头,道:“不错!”

    “老祖,假如吴非师兄不肯交还我的传家仙字石,我要如何对付?”

    “当然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如果他已经知道了仙字石的秘密,不肯交还怎么办,我是否要杀了他?”

    周重生叹息一声,道:“吴非这孩子聪明、机智,懂礼法,对老师我也是十分尊敬,希望他识大体,归还大平教的传承仙字石,不然——”他话没有说尽,但言下之意显然不会客气。

    “哦,所以老祖您才下令,门内不得再轻举妄动,包括对吴家家人的出手?”周重生点点头,道:“是啊,老朽不希望铣天门和非儿结下不解的仇恨,那帮家伙做事太不动脑子,这么重大的决定,居然不禀告我!”

    泽儿有些糊涂,问:“老祖,那我们到底要不要对非儿师兄下手?”

    周重生还是没有回答,他看着泽儿,目光慈祥地道:“上次我带吴非去麓风书院,没带你去,你有没有不高兴?”

    “有啊,学生当时还以为老祖偏心。”

    周重生道:“我是希望你专心修炼,没想到路上出了意外。”

    泽儿道:“老祖您不在门内露面,下面之人都不认识您。”

    “是啊,老朽公开的身份乃是前任吏部文选司郎中,门内知道我这身份的人自然越少越好,那天我一上船,就现了门中的两个家伙,我拼命给他们暗示,但姓唐的两人完全没注意,他们的目标只是顾家丫头,后来我不提防中了毒,只能龟息装死!”

    周重生说道。

    泽儿忽然吐了吐舌头,道:“还算好,要是非儿师兄将您丢入昌沙江,那老祖您就危险了!”

    周重生点点头,道:“本来我以为只要让非儿交出仙字石即可,可是我在船上听到了顾家丫头的诉说,原来,三百年来还有一些事情是我们并不知道的,这也算是有得有失,等我逃出来,已经是两天之后。”

    “什么事情您不知道?”

    “仙字石的秘密,或许能在麓风书院找到答案。”

    “那吴非师兄以为您死了,不会想到您就是铣天门的老祖吧?”

    “不错,他在麓风书院当着王爷的面,对外宣布老朽病死,现在天下人都以为我死了!”

    泽儿道:“老祖,前因后果现在我都知道了,可是泽儿刚才问您,该如何对待吴非师兄,您还是没有讲。”

    周重生叹了口气,道:“你修炼的是正宗的大平心法,那仙字石十分奇怪,只认一个主,如果顾家丫头不死,非儿得到它也是没用,现在非儿不死,你也不可能成为它的主人,这是我们大平教的留下的最终秘密!”

    泽儿心中一凛,犹豫了片刻,道:“是,老祖,泽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周重生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道:“泽儿,你知道老朽的名字为什么叫重生?”

    “是死而复生?”

    “不仅是这样,老朽的命运系在大平教传承上,重生为蝶还是幻灭,都未知!”

    泽儿点点头,忽然间觉得自己肩头压上一副重担,如何对付吴非,周重生最后也没有给他一个定论,他有些迷惘。

    远处的杀伐声已经平静,周重生淡淡道:“小东门大码头我们不用去看结果了,海大人应该能掌控全局,那三百名倭贼,被五千多明军埋伏,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会把他们淹死!”

    泽儿没有听进周重生这句话,他心里想的还是要不要对吴非下杀手。

    这个夜晚,一切在灿烂之后,都慢慢归于沉寂。

    第二日,晨。

    在嵩江通往苏州的官道上,出现了一辆马车,这辆马车有些奇怪,跑得一会快一会慢,一会又东倒西歪,车上两女三男,正是吴非一行,驾车的是晏畅,他刚学驾车,并不熟练。

    思思服用了一枚解药,此时半躺在马车上,脸色还十分苍白,林兮涵看上去已经睡着,虽然是梦中,但神态依然虚弱。

    昊子叫道:“畅哥,你不会驾车驾慢点,别把我们都带到沟里了!”

    晏畅在前面叫道:“说得轻巧,你来试试,一定还不如我!”

    “我来就我来,我就不信不如你!”昊子一边说道,一边爬到马车外去拿晏畅手里的缰绳。

    吴非的脸色并不好看,思思忽然开口道:“主人不必太担心,兮涵姐吉人天相,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

    吴非叹了声,道:“思思,你总替别人着想,怎不替自己担心?”

    思思勉强笑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兮涵姐的办法一定有用,等服完两枚解药,麻烦主人给思思用灵气传感,我再运功解毒,以修炼者的功力,解这点毒应该不是难事,就算不行,思思死了,遇到过您这样的主人,也不算白来这世上一遭!”

    吴非有些感动,道:“你心愿已了,还跟我受苦受罪,若是死了,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思思流泪坐起,她轻轻依偎在吴非肩上,道:“主人千万别这么说,您是我的主人,让思思做什么都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