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铣天老祖

    吴非随即想道:“血誓是什么诅咒,对我这样的修炼者有用吗?”他觉得秋道子的诅咒太过恶毒,自己爱的人如果没有好下场,他不是更凄惨?想到这里,又是几道白光劈出,将秋道子的尸体劈成数段。

    道院外面的呼号声阵阵传来,看来外面的人还没有退,吴非四下一望,推开门朝外走去,任蹇三人就等在门外,见他出来,任蹇脸上带了喜色,阿大和小道士对望一眼,脸色迅阴暗。

    吴非并不说话,抬腿向外走去,任蹇快步跟上,道:“吴少爷,您说过饶我一命的!”吴非回头一瞥,道:“我没对你下手,你可以走了。”

    任蹇拉住他衣袖道:“可是您这么离开,外面的人迟早冲进来,我一样会死。”吴非冷冷道:“我没拿到解药,现在放过你,已是宽恕,你还想要求什么?”

    任蹇依旧哀求道:“吴少爷,求您带我走,我若死了,海大人那里不是少了一个证人,严家兄弟的那些恶行,谁来揭呢?”这话一出,吴非心中一动,道:“你敢揭严家兄弟?”

    任蹇还未作答,阿大身边的小道士忽然上前道:“我也敢,哥哥你带我出去吧?”

    吴非望望两人,回头又朝阿大看去,阿大已经看到秋道子尸身躺在太上老君像下,被剁成数段,他摇头冷笑道:“很好,你们都背叛了清帮,背叛了大爷,会不得好死的!”

    外面的喧闹声有些,看来俞汝为道长在门口已经拦不住,吴非点头道:“好,我就带你们出去,但是任蹇,我要废了你的修为,你可答应?”

    任蹇一呆,自己若成了废人,就等于待宰羔羊,但清帮已灭,不知有多少人会找他报仇,即使仍有功夫,也不见得安全多少,还不如找个乡下地方隐姓埋名,了却一生,想到这里,他点点头道:“好,只要保得性命,任某听凭吴少爷处置!”

    吴非道一声好,拉着任蹇和那小道士向外奔去,两个起落间,已站上了道院外墙。

    道院外乱哄哄一片,黑暗中,见到有人突然出现,那些人捡起石块就丢,更有人跟着往墙上爬,吴非嘿嘿一笑,他施展林兮涵教他的音遁术,身形一晃,已失去了踪迹。

    任蹇和那小道士只觉得腾云驾雾一般,倏忽间就消失在当地。

    离蓬莱道院不远的一座小楼高台上,此刻正坐着一老一少,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吴非的老师周老夫子周重生和他的泽儿师弟。

    两人坐在高台上已经很久,眼看众人最后终于冲入道院,泽儿开口道:“老祖,您说这边会比海大人指挥斗倭贼还精彩么?”

    周重生点头道:“这里很精彩啊,你没有看出来?”

    泽儿摇摇头,道:“学生愚昧,实在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周重生道:“你看到没,有三个人从道院里忽然消失?”

    泽儿道:“不错,好像是有人从道院出来,他还带着两个人,但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看来海大人果然有高人相助,这么说来,那严小福已经死了?”周重生捋着胡须道:“不错,你有长进了,不过,严小福就算没死,也离死不远。”

    泽儿道:“老祖,以您的判断,那三个消失的是什么人?”

    周重生道:“你还记得我们傍晚来到嵩江府,这才得到最近门内的消息,这一个月来,生了很多事。”

    泽儿一惊,道:“老祖说的是,您这段云游的时间里,昌沙洲生了一系列大事,都跟非儿师兄有关?”

    “嗯,如果我没猜错,你非儿师兄的际遇,只怕很是奇特,哼,门内那些废物,就知道杀杀杀,连老祖我都不认识,害得我在船上差点被毒死,幸亏我闭住呼吸装死,我在考虑,要不要换一个主事的了!”

    吴非做梦也不会想到,他的老师周重生,前吏部员外郎的另一个身份,竟是铣天门的铣天老祖。

    泽儿道:“这么说来,刚才出现在墙头的三人中,有一个就是非师兄?”

    周重生眼中浮起赞许之色,道:“不错,你知道你修炼的内功叫什么名字?”泽儿道:“我只知道自己修炼的是大平心法。”

    周重生面容一正,道:“泽儿,你知道大平心法的来由么?”

    泽儿有些奇怪,问道:“老祖,您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周重生满脸凝重之色,道:“本来我打算你满了十八岁就告诉你一切,但现在形势有变,必须让你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了!”

    泽儿跪拜下来,道:“多谢老祖告知。”

    周重生道:“我们铣天门的前身,就是三百年前的大平教!”

    “大平教是什么教?”

    “大平教,是一个宗教组织,当时被人误以为邪教,你的先祖就是大平教的创教教主岑大平,大平心法就是他留下的修炼之法!”

    泽儿十分吃惊,道:“我的家谱上,第一代记载的先人不是欧阳炎吗,岑教主是我的先祖,那,那为什么我的名字叫欧阳济泽,而不叫岑济泽?”

    周重生道:“那是因为你的先祖岑大平有一个妻子,名叫欧阳君香,欧阳炎是岑教主和君香夫人的孩子,大平教主思念夫人,终生没有再娶,而且他下令,岑家一代都姓欧阳。”

    泽儿哦了一声,道:“顾家那个丫头不但偷了我家的仙字石,还偷了我家的大平心法,如果非儿师兄得到这两件东西,他就有可能修炼得道?”

    周重生缓缓点头,道:“不错,因为我们都是来自另一个地方。”

    “啊——”

    泽儿低呼一声。

    “另一个地方是哪里?”

    周重生摇摇头,道:“大平教当作邪教被灭,许多东西都没有保存,我们来自哪里,已找不到记载,老朽只知道,家祖是随着大平教主一起来的这里。”

    周家家谱上第一代先祖名叫周大夏,身份地位无从考证,周重生只知道周家人要尽心竭力辅佐岑大平的后人,无论艰难险阻,一定要让他到修炼之地去。

    泽儿惊道:“老祖,您是说我们家传的那块仙字石,可以带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