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血誓诅咒

    “什么!”

    秋道子身子一震,他突然看见眼前圆盘转动,意念一阵模糊,心里知道不好,急忙断刃一挥,迅疾地朝吴非划去,可惜他动作再快,也比不过吴非,蓦地手腕一痛,那柄断刃就停在空中,再也划不下去。

    吴非拿着圆盘,戏谑地道:“秋真人,现在轮到我来问你了!”

    秋道子控制别人心神失败,立刻被反噬,此时脑海中一片模糊,讷讷道:“你问我什么?”

    吴非道:“毒镖上的解药在哪里?”

    秋道子道:“在我怀里有两颗药丸,就是解药。”

    吴非从他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摇了一下,问道:“是不是这个?”

    “是,是的。”

    “此药怎么用?”

    “内服,每日一枚,连服三日,不可间断。”

    “但你这里只有两枚?”

    “要彻底治好,必须服用三枚药丸才行。”

    吴非问道:“那解药的方子呢?”

    秋道子怪异地一笑,道:“在燕长老的脑子里,不过她死了,这世上已经没有人能炼出解药!”

    吴非心头一紧,问道:“只服两枚会怎样?”

    “一个月后还会毒,如果到时有解药,需连服四枚解药才能好,如果只有三枚,再过一个月就要服用五枚,不过,三个月后,即使有一堆解药也治不好了,此毒只能拖延三次,三次后侵入心肺,神仙难救!”

    吴非怒气上涌,问道:“为什么你身上只有两枚?”

    秋道子怪异地笑道:“因为,多等一个月效果会更好,这一个月里,我让中毒的人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绝对不敢违抗!”

    吴非拳头握得咔咔爆响,他真想一拳砸在秋道子脸上,将他打个满脸开花,清帮里不知有多少人被药物控制过。

    “那你本想让我做什么?”

    吴非问道。

    秋道子思绪并不混乱,道:“若是你和那中毒之人关系密切,嘿嘿,我要你束手就擒,然后用尽世上最残忍的法子来折磨你,好替我兄弟报仇!”

    吴非哼了一声,又问道:“严小寿和严小禄私通倭贼,你可知道?”

    秋道子摇头道:“生意上的事,贫道从不过问。”

    “这么说来,你很受用别人在你面前被折磨?”

    “不错,贫道就是喜欢听人的痛苦呻吟,这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秋道子怪笑起来。

    吴非有些奇怪,道:“你是不是有病?”

    秋道子道:“是的,我有心痛的毛病,但只要看到人家比我更痛苦,我就不觉得痛了!”

    “垃圾阿三!”

    吴非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他站了起来,手里的断刃往角落一抛,想了想,又问道:“我若现在走了,外面那些人杀进来怎么办?”

    秋道子有些迷离的道:“那把断刃不要丟掉,它是一把钥匙,将它插入老君像背后的口子上,可以开启机关通道,这里有条秘道通到前街的老虎灶,我可以带着心腹离开。”

    吴非四下转了一圈,现神像背后不但有个口子,还有个大柜子,打开一瞧,全是药丸和丹药,其中不乏人参、鹿茸等名贵药材,但也有藿香正气丸等寻常药物,心里暗道:“秋道子这家伙是有心病吧,怎么买了这么多药材,就算开个药店都够了?”

    吴非并不知道清帮在外面也开药店,不过,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秋道子有怪病,每晚必须闻着药味才能安睡。吴非觉得这些药放在这里浪费,于是一股脑收入宝囊,暗道:“放在你这里糟蹋了,不如我拿着,哪天可以用来救济大众!”他却不知道自己拿了这些药物,回到天行大陆后,另有重大用途,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老虎灶是嵩江府卖热水的店子,遍地都是,极不引人注目,秋道子把秘道的出口放在那里,倒是个好想法。

    吴非收完药材,走过去捡起那柄断刃,道:“原来燕萍萍还不是你的心腹,你情愿让她上吊而死,也不肯带她逃出这里!”他手一震,这柄断刃和圆盘一起片片碎裂,以吴非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从秘道逃走,所以那把断刃毁去也罢。

    离开了圆盘的束缚,秋道子缓缓醒悟过来,他记得刚才吴非的问话,低嚎道:“你,你是什么人,学的是妖术么?”

    吴非正色道:“在我眼中,术没有人术、妖术之分,但人却有人有妖。”他觉得秋道子用这个圆盘控制人心神的方法才是妖术,其实秋道子这个圆盘是一种催眠术,它来自古波斯,几乎已经失传,严小福是极其偶然才得到。

    秋道子道:“你,你胡说,你用的就是妖术!你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吴非想起刚才还少问一事,道:“你听说过铣天门没?”

    秋道子身上的镖毒此时已经作,他面色黑,哆嗦道:“原,原来你是铣天老祖的弟子,老二、老三是看走了眼!”

    吴非故意道:“知道铣天老祖是什么人,还敢惹我?”

    秋道子恨恨道:“好,很好,二弟三弟不知道内由才吃了亏,若是知道,以清帮的实力,要掀翻铣天门,也未必是难事。”

    吴非淡淡道:“在下就要走了,你还有什么要说?”

    秋道子叹息一声,他被吴非加快了血气运行,毒得极快,比思思快了数倍,此时身上已片片黑,摇晃着就要跌倒,他强撑着道:“无,无量佛,可惜我没有时间了,这世上说不清的事太多,说不清的人也太多,你不要得意,不管你多厉害,总有一个是你克星,但愿你早日遇到!”言毕,他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

    吴非嘲讽地道:“你还是好好反省吧,自己造孽,却要别人小心遭报应!”

    秋道子嘶哑地最后道:“我,我用血誓诅咒,凡是你爱上的女子都没有好下场!”说完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四肢一伸,再也不动。

    听到秋道子临终立下这样的恶毒诅咒,吴非不禁大怒,骂道:“你可以诅咒我,诅咒我爱的人干吗!”他手一挥,一道白光闪过,秋道子的身子被劈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