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道子无道

    吴非被这道目光扫过,心底居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好像他在天行大陆遇到修为比自己高的修炼者一样,心里暗忖道:“这家伙练的什么功法,自己若是普通人,被他这一看,说不得就会心神失守。”他收摄住心神,凌然不惧与秋道子对视。

    “原来严家兄弟都是赖账的主,做过什么决不承认!”

    “无量天尊,没有做过,何来承认?”

    吴非嘴角上翘,冷冷一笑,暗道:“我不是来跟你打哑谜的!”他将思思身上取下的那两支毒镖取出,问道:“你可认得这个?”

    秋道子不徐不疾地道:“认得如何,不认得又如何?”他显然是在看对方的反应,试探吴非有多深的城府,有没有弱点。

    吴非淡淡一笑,道:“你不认得,那我就让你认得。”他双手一翻,两支飞镖朝秋道子肩头刺去,他出手极慢,秋道子目不转睛瞪着吴非,居然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

    “噗——噗——”

    两支飞镖插进秋道子双肩,他瞳孔微微一缩,双肩一颤,随即又恢复如初,吴非插入对方身体的力道用得极大,飞镖几乎一半的镖身没入肉中,看见秋道子这个样子,吴非暗道:“这家伙忍耐力极强,要他从实拿出解药只怕并不简单,只可惜刚才匆忙,没有问兮涵师姐再要一枚蛛实片。”

    吴非的想法是让严小福中毒镖,他自己中了毒,总不会不拿出解药吧?

    秋道子忽然咧嘴一笑,因为肩上插了两支毒镖,他双手移动有些困难,吴非看见秋道子艰难地拿起那块圆盘状物体,道:“要解药也不难,你先瞧瞧这是什么?”

    吴非见到那圆盘有些奇异,这东西上画满圆圈,看了叫人有些头晕。

    秋道子道:“看到了吧,吴三少?”

    吴非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忽然心中一动,问道:“这就是解药?”

    秋道子道:“我听说吴三少是我们嵩江府第一才子,不妨猜猜这是什么。”

    吴非道:“什么第一才子,都是虚名,假如不是周老夫子收我为门生,嵩江府谁知道在下是谁?”

    秋道子叹息一声道:“名声啊,有些人没有名声想要名声,有些人有了名声,却说不如没有名声。”

    吴非有些不耐烦,他一只手搭在秋道子肩上,一道灵力催动过去,道:“我从来就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名声,更不会为了名声而放任别人在眼前胡作非为,现在我已经加快了你的气血运行,就算你刚刚中毒,与在下的朋友相比,也作得更早更快!”

    秋道子脸色慢慢泛青,眼神却依旧明亮,吴非知道他还在测试自己耐性,寻找他的弱点,可是他并没办法逼秋道子马上交出解药。

    “作得快点也好,这俗世,贫道也是无可留恋。”

    秋道子叹气道。

    吴非心头一震,这道士莫非死了兄弟,抱了必死之心,不惜死也要拖思思下水?

    昏黄的烛火下,秋道子的样子有些狰狞,吴非稳了稳心神,道:“你交出解药,我放你一马,不然,外面那些人冲进来是什么后果,你自己知道。”

    秋道子五官怪异地扭曲,这是毒镖毒性作的兆头,吴非知道秋道子现在身无牵挂,而自己既要担心家人,又要担心思思,如果他没有好的办法,只怕接下来会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

    秋道子好像有些得意,他看出吴非十分在意中镖之人的生死。

    “后果,你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手上就没有血腥吗?”

    秋道子说完忽然桀桀怪笑起来,声音刺耳尖锐,他手上那块圆盘好似突然飞快地旋转起来。

    吴非猛地想到,那和老师在去麓风书院的船上,遇到身怀仙字石和大平心法秘录的顾晓燕,两败俱伤下,他杀了唐爷和苗人汉子,心里叫道:“我,我没有杀人!”忽然又想到自己杀了牛三斤和韩七爷,尽管他是为了自保,可是也杀了生,后来解决朱王爷叛乱,又杀过人。

    两人目光相对,秋道子见吴非目光似乎有些犹疑散乱,得意地冷笑道:“你所做过的那些龌蹉事,都是你的心魔!”

    吴非摇摇头,道:“我没有做过龌蹉事,至少到现在为止,除了一些小顽皮,还没有一次违背自己的良心过!”

    “一次都没有?”

    秋道子凝视着吴非,一字一顿地问道。

    吴非望着那块圆盘有些迷糊,但是口中依然道:“没有!”

    秋道子道:“那你为什么要杀了小寿、小禄?”

    “严小寿威胁我的家人,不是我想杀他,而是——”

    吴非说到这里心里一顿,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这时他舌底微微一凉,先前含住的那枚醒脑丸已将他惊醒。

    这一惊非同小可,吴非醒悟道:“此贼道分明是修炼过读心、催眠之类的法术,难怪自己先前感觉到一份浓浓的杀机,原来出自此处,若非我含着醒脑丸,非迷失了心神不可。”

    秋道子起身,踱到太上老君像旁,从容地取出那柄断刃,走回到吴非身旁。

    “无量佛,不是你想杀他,而是你想保护你的家人,对不对?”

    “那是自然。”

    “你杀我二弟、三弟,那你说我杀了你,是不是过错呢?”

    “不是。”

    秋道子笑道:“很好,那我便成全你!”他断刃一横,正要动手,吴非悠悠问道:“你杀了我之后呢,会不会还去对付我的家人?”

    秋道子一呆,他没遇到过这样的人,被控制心神后还问出这样的问题,于是道:“你的家人没有过错,贫道自然不能去害他们!”

    吴非点点头,似乎放下了什么,喃喃道:“那就好!”

    秋道子忽然咧开嘴,露出一口森森黄牙,阴森森地道:“我不杀他们,只把女的卖进窑子,男的挑断手筋脚筋,丢到街上去做叫花子!”

    吴非叹了一声,瞟了一眼秋道子背后的老君神像,道:“在下听说老君五戒,第一便是戒杀,第四是戒妄语,看来,秋真人这些年白修道了!”